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人周二(12月15日)再次敦促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複審他們挑戰賓夕凡尼亞州2020年選舉結果的訴訟,目前該請願已得到法院立案。

此前,該團體曾向最高法院提出請求,要求法院立即下令,阻止賓夕凡尼亞州認證2020年選舉結果,但遭到法院拒絕。

當時,該團體的律師格雷戈里·特福爾(Gregory Teufel)表示,本案尚未結束,共和黨議員正準備正式提出申請,要求法院複審該訴訟。

律師在12月11日提交了一份移審令(writ of certiorari)請願書,12月15日得到法院立案,該請願書認為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駁回他們的案件是錯誤的,因為法官認為原告提交案件時,有不合理的拖延。

請願書(pdf)稱:「本法院不應該像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那樣,對允許大規模稀釋選票並對選舉結果產生重大影響的違憲選舉法視而不見。」

本案被稱為「凱利訴賓夕凡尼亞州案」(Kelly v. Pennsylvania)。該案認為,第77號法案違反了賓夕凡尼亞州《憲法》,試圖非法推翻對缺席投票所設的限制。原告認為,該州《憲法》禁止在賓夕凡尼亞州進行缺席投票,僅有四種有限的情況除外。

訴訟稱,該州法律是「又一次試圖非法推翻賓夕凡尼亞州《憲法》對缺席投票所設的限制,沒有先遵循必要的程序修改《憲法》,以允許擴大投票範圍。」

這場訴訟是由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邁克·凱利(Mike Kelly)和幾名共和黨國會候選人提出的。

共和黨人認為,賓夕凡尼亞州《憲法》已對缺席投票做出限制,須有上下議會提出憲法修正案、選民公投背書,才能擴大缺席投票的使用範圍,且賓夕凡尼亞州自1839年軍人缺席投票法立案以後,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的立場,始終是要求必須有憲法修正案授權,才能擴大缺席投票的使用範圍。

第77號法案,是由時任賓夕凡尼亞州民主黨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於2019年10月31號簽署成為法律,依據此法,賓夕凡尼亞州全民皆可無條件使用郵寄投票。然而,第77號法案在制定時,並未經過適當的立法程序。

11月底,賓夕凡尼亞州聯邦法官佩翠西亞·麥卡洛(Patricia McCullough)發佈了一項臨時禁令,該禁令將阻止賓夕凡尼亞州採取進一步措施,完成總統大選的認證工作。

她認為,「請願人似乎已確立了在案情上成功的可能性,因為請願人宣稱,憲法沒有為立法機構提供一種機制,允許在不修改憲法的情況下,擴大缺席投票的範圍。」

她還認為,請願人似乎有可行的主張,即第77號法案規定的郵寄投票程序。違反了賓夕凡尼亞州《憲法》中,關於缺席投票的明文規定。

然而,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裁定,原告太遲提起訴訟,如今縣選舉委員會已被要求認證選舉結果,這可能「導致數百萬名通過郵寄投票的賓夕凡尼亞州選民,被剝奪選舉權」。

律師在請願書中認為,對於想依法提起訴訟的當事人來說,面臨了一個沒有贏家的局面。

「賓夕凡尼亞州不允許選民和候選人,對規範聯邦選舉行為的法律提出實質性的憲法挑戰。在選舉之前,選民或候選人因不符合當事人資格,可能無法提出挑戰。」他寫道。

「要克服這種投機性的傷害,需要等到選舉發生之後。但如今傷害已經發生,不再是推測性的,卻已經太遲了。」他補充道。

該團體已要求法院宣佈77號法案違憲,以防止未來因該法造成的傷害。它還要求法院給予禁令救濟,以減輕該州法律當前已造成的傷害。

他們認為,當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駁回此案時,他們讓立法「避開了任何挑戰」,並間接「修改」了賓夕凡尼亞州《憲法》,然而他們無權這樣做。

他們認為,「這種實質上的修憲企圖,本身就是違憲的」。#

(本案被稱為為「凱利訴賓夕凡尼亞州案」(20-810),英文大紀元記者Janita Kan對此報道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