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11月美國大選日還有10天,2020年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郵寄投票和缺席投票數量空前,大選投票與計票過程是否存在欺詐,競選總統連任的特朗普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中的任何一方,對選舉結果提出異議,接下來會發生甚麼?

路透社報道,在這種情況下,誰當選總統,可以由法院、州級政治人物和國會的某種組合來決定。

法律訴訟

報道說,早期的投票數據顯示,民主黨人通過郵寄方式進行投票的人數遠多於共和黨人。專家說,在賓夕凡尼亞和威斯康星等州,直到選舉日才統計郵寄選票,初步結果可能會偏向特朗普。

專家們表示,他們預計較遲被計數的郵寄選票會偏向拜登。

民主黨人表示,他們擔憂特朗普將在選舉之夜宣佈勝利,然後聲稱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所計入的郵寄選票有欺詐之嫌。

一個得票數異常相近的選舉,可能導致輸方在搖擺州就投票和計票程序提起訴訟。各州提出的訴訟最終可能會送抵美國高等法院。像佛羅里達州的2000年大選那樣,當共和黨候選人喬治‧W‧布殊(George W. Bush)在佛羅里達以537票的優勢勝出民主黨人戈爾(Al Gore)時,高等法院叫停了重新計票。

特朗普已敦促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確認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為最高法院大法官,這將創造6:3的保守派多數席位,如果高等法院審理一個有爭議的選舉,結果可能會偏向特朗普總統。

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

美國總統不是以多數選票選出的。根據《憲法》,贏得538名選舉人票中多數(270票)的總統候選人,即成為下一任總統。2016年,特朗普在全國普選的得票數上輸給了民主黨人希拉莉‧克林頓,但他贏得304張選舉人票,希拉莉獲227票。

贏得各州民眾投票的候選人,通常會贏得該州的選舉人票。

在一些州份,選舉人可能投票給他們喜歡的任何候選人,而不用理會選民支持誰。不過在實際操作中,選舉人幾乎總是會將票投給在本州贏得最多選票的候選人。

如果某個選舉人投的票與該州選民投出的總統人選有衝突,選舉人就會被稱作「失信選舉人(faithless elector)」。2016年,有7張選舉人票是以這種方式抽出的(不計入統計結果),但是從來沒有選舉結果因為失信選舉人而發生改變。

今年,選舉人將於12月14日進行投票。國會兩院將於1月6日舉行會議,對票數進行統計並宣佈獲勝者。

通常,州長們會在各自州證明該州的選票結果,並與國會共享信息。

但是一些學者概述了一種情況:在競爭激烈的州,州長和州議會分別提交了兩個不同的選舉結果。在賓夕凡尼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北卡羅來納州,這幾個搖擺州的州長都是民主黨人,而州議會則由共和黨人控制。

法律專家說,在這種情況下,尚不清楚國會是否會接受州長的選舉人票結果,還是會排出(不計入)該州的選舉人票。

儘管大多數專家認為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但在美國大選史上已有先例。2000年,由共和黨人控制的佛羅里達州立法機構,曾考慮在最高法院結束小布殊與戈爾之爭前提交自己的選舉人任命決定。

2020年的選票紛爭中,即使最高法院作出裁定,國會也可能會介入。於1887年頒佈的《選舉計數法》(Electoral Count Act),旨在幫助國會處理這種情況。

截至目前,共和黨人控制參議院,民主黨控制眾議院,但選舉計數將由新國會進行,新國會將於1月3日宣誓就職。

但是如果參議院和眾議院對選舉結果持不同看法,這部《選舉計數法》(Electoral Count Act)就沒有對如何處理這種情況作出具體規定。目前還不清楚會發生甚麼。

專家分析顯示,一種不太可能的可能性是,如果參眾兩院無法達成一致,由於特朗普的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是參議院議長,他可能會試圖完全拋棄該州那些有爭議的選舉人票。

在這種情況下,《選舉人票法》(Electoral College Act)並未明確候選人是否仍需要270票(佔總數的多數),或可以其餘選舉人票的多數來獲勝。舉個例子,如果賓夕凡尼亞州的20張選舉人票被視為無效的話,在總數518張選舉人票中拿到260票,或者就可成為獲勝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