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高法院周二(12月8日)駁回了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議員和議員候選人尋求的緊急禁令,即阻止認證該州選舉結果。

在裁決中,原告方尋求阻止該州政府對選舉結果的認證,聯邦最高法院駁回了他們所提出的這個上訴。

這宗訴訟圍繞著賓夕凡尼亞州一項法案展開,該法案廢除了「必須有不能親自投票的理由才能進行郵寄投票」的相關規定,大大地擴大了郵寄投票者的範圍。原告方稱,該法案的實施是非法的,並且與該州的憲法發生了衝突。

原告遞交緊急禁令申請,要求美國最高法院禁止賓夕凡尼亞州州長和州務卿「採取官方行動,對選舉結果進行製表、計算、投票、認證,或以其它方式完成最終的(結果)認證」。

最高法院駁回了緊急禁令申請。

上個月,賓夕凡尼亞州的一名法官說,原告很可能會勝訴,並阻止了該州政府官員對選舉結果的認證。但幾天後,賓夕凡尼亞州最高法院駁回了這一禁令,導致該案被上訴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周二早些時候,代表民主黨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政府的選舉律師敦促最高法院駁回訴訟。

這些律師補充說:「從來沒有哪個法庭發佈過命令,以取消州長對總統選舉結果的認證。」他們認為,這可能會為司法宣告總統選舉無效開創先例。

喬治‧W‧布殊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負責此案。法院的整個裁決指出:「向阿利托法官提出並由他提交給法院的禁令申訴被駁回。」

在賓夕凡尼亞州的這個上訴被駁回之前,德薩斯州也直接向最高法院提起了一項訴訟,指控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違憲地改變了選舉法,對選民不公平。並通過放鬆監督選票誠信的措施,導致了嚴重的選舉違規行為。

德薩斯州總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在一份聲明中說:「上述各州違反了正式選舉產生的立法機構所制定的法規,從而違反了憲法。這些州無視州和聯邦法律,不僅玷污了本州公民投票選舉的公正性,而且玷污了德薩斯州和所有其它進行了合法選舉的州。他們未能遵守法治,給整個選舉結果投下了令人質疑的陰影。我們現在要求最高法院介入,糾正這個嚴重的錯誤。」

被告州的官員對該訴訟中的主張提出異議。

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佐治亞州副檢察長喬丹‧富克斯(Jordan Fuchs)表示:「訴訟中的指控是虛假和不負責任的。德薩斯州聲稱在佐治亞州的缺席選票上有8萬個偽造簽名,但是他們沒有具體指出一個這樣的人。那是因為那根本沒有發生過。」

密歇根州總檢察長德納‧奈絲兒(Dana Nessel)稱,這個訴訟是一個宣傳噱頭,不是一個嚴肅的法律辯護。

美國資深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在周二晚間發推文表示:「我對最高法院決定不審理質疑賓夕凡尼亞州選舉結果的案件感到失望。這一上訴提出了重要和嚴重的法律問題,我認為法院有責任確保我們的選舉符合法律和憲法。」#

(Jack Phillips和Ivan Pentchoukov 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