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早晨,美國最高法院駁回了2020年大選遺留下來的一系列訴訟。這些訴訟對幾個州的選舉程序和選舉結果提出挑戰。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對高院不受理賓夕凡尼亞州訴訟案發表了反對意見。

最高法院駁回的其中一項訴訟,是由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眾議員邁克·凱利(Mike Kelly)提出的。他對總統拜登的勝選提出了挑戰。凱利此前曾要求最高法院考慮他的訴訟,該訴訟對他的家鄉賓夕凡尼亞州的郵寄投票政策提出了質疑。

凱利辯稱,賓夕凡尼亞州州長2019年簽署的第77號法案違反了憲法。該法案准許進行普遍的無故郵寄投票。

最高法院還駁回了一份請願書。該請願書尋求法院複審賓夕凡尼亞州共和黨起訴代理州務卿德格拉芬雷德(Veronica Degraffenreid)一案。

另一起被駁回的訴訟,是律師林伍德(Lin Wood)針對佐治亞州州務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提起的。該訴訟對喬州的大選結果和政策提出了挑戰。

亞利桑那州的「沃德訴傑克遜案」(Ward v.Jackson)也被駁回。該訴訟對拜登在該州的勝選提出了挑戰。

特朗普針對威斯康辛州大選結果提出的上訴,也被駁回。該案被稱為「特朗普訴拜登案」。

另一起與威斯康辛州有關的上訴,即「金訴惠特默案」(King v.Whitmer),也被駁回。

對於最高法院不受理挑戰賓夕凡尼亞州大選結果的訴訟,大法官托馬斯當天在反對意見書中寫道,「這並不是解決信心問題的良方」,「在競選中改變規則已經夠糟糕了」。他認為,最高法院本應對該案予以複審。

「修改規則的決定,似乎影響太少選票而無法改變任何聯邦選舉的結果。但將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托馬斯寫道,「這些案件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理想的機會,可以討論非立法官員擁有甚麼權力來制定選舉規則……拒絕這樣做,令人費解。」

托馬斯被很多人認為是最保守的大法官。

除托馬斯外,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和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也不同意最高法院的決定。

托馬斯還寫道:「如果州官員擁有他們所聲稱的權力,那麼我們就需要弄清楚(具體有哪些權力)。如果不是這樣,我們現在就需要在後果變得災難性之前結束這種做法。」

托馬斯似乎也提到了2020年大選舞弊和違規的指控。

「幸運的是,我們看到的許多案件僅僅指稱規則變更不適當,而不是舞弊。」托馬斯寫道,「但這種看法只能給人以小小的安慰。一場選舉,缺乏系統性舞弊的有力證據,也不足以讓人們對選舉抱有信心。保證舞弊會被發現,也很重要。」

邁克·凱利的律師格雷格·特費爾(Greg Teufel)上周對《匹茲堡郵報》(Pittsburgh Post-Gazette)表示:「重要的是,(最高)法院應關注賓夕凡尼亞州的選舉法是否是按照憲法、按照賓夕凡尼亞州憲法和聯邦憲法執行的。」

特費爾指出,在22日法院作出裁決之前,大法官們受理案件的可能性很小。

特朗普仍有一項請求正在最高法院審理中。該請求涉及他對威州選舉委員會去年下令進行的變更提出的挑戰。#

(英文大紀元記者MATTHEW VADUM和JACK PHILLIPS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