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德薩斯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12月7日深夜向聯邦最高法院提起訴訟,指控4大搖擺州違憲。截至12月11日,獲得20個州加入起訴行列。此前12月9日,特朗普總統亦加入訴訟,向最高法院提出一項介入動議。

專家表示,德州提起的訴訟案至關重要,20年前的「布殊訴戈爾案」是獲勝先例。分析認為,21個州形成戰團,有如「神來之筆」,是大選態勢的重大轉折。有學者表示,德州投下「震撼彈」,21州提起訴訟,令特朗普總統選戰現逆轉曙光。

德州向最高院提訴4大搖擺州 20個州加入

德薩斯州總檢察長帕克斯頓( Ken Paxton )12月7日深夜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指控4大搖擺州——賓夕凡尼亞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在大選期間對其本州競選法規的改變未經立法機構批准,未保證州里每個縣均平等對待選票,因此違憲。

起訴書說:這4個州對本州大選法律與章程的修改違反相應州的選舉法,在實施和執行這些章程與法律的過程中又違反美國憲法,導致美國各州的選民受到不一致的對待。

起訴書還指控4個州在大選過程中,由於放鬆對本州大選選舉完整性的監控,出現嚴重違規違法現象。

起訴書請求最高法院裁決4個州在大選中的行為違憲;阻止計讀4個州的選舉人團票;對於已任命本州選舉人團代表的州,下令州議會任命新的選舉人團代表。

德州認為,自己按照憲法規定的選舉程序,而上述4個州改變了選舉方式,不僅是違憲問題,對德州來說亦不公平,因此提起訴訟。

上述案件迅速得到極大反響,截至12月11日,有20個州加入德州起訴案,目前總共有21個州支持起訴「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選舉舞弊」。

加入德州起訴案的20個州是:阿拉巴馬州、內布拉斯加州、阿肯色州、北達科他州、南達科他州、佛羅里達州、俄克拉荷馬州、印第安納州、堪薩斯州、路易斯安那州、田納西州、密蘇里州、密西西比州、猶他州、蒙大拿州、南卡羅來納州、西維珍尼亞州、亞利桑那州、懷俄明州、俄亥俄州。

根據美國法律,若一個州起訴別州,必須到聯邦最高法院解決。

「神來之筆」2020年大選態勢重大轉折

希望之聲12月11日報道,其直播團隊時評人士藍述認為,21個州形成戰團訴諸最高法院是「神來之筆」。他分析,德州總檢察長起訴4個關鍵搖擺州,令特朗普團隊面臨的所有法律問題,關鍵程序、關鍵部位全部得以解決。

藍述說:「可說是渾然一體,幾乎鋪平了特朗普通向總統的這條路。所以說,我把它稱作『神來之筆』,有若神助。」他分析,該訴訟案具備七個關鍵環節:

1、守住戰線(Hold the Line)是血裏火裏拼的冷兵器時代打仗時的要素。目前已「守住了」;

2、州總檢察長是民選官員,所以起訴案代表的是民意,是21個州的民意支持查出選舉舞弊的真相,亦代表特朗普團隊不再是孤軍奮戰;

3、最高法院最害怕的就是介入黨派之爭。而政府職能是非黨派的,所以上述官司超越黨派的概念與侷限;被起訴的4個州,有3個州是民主黨州長與州務卿,還有1個佐治亞州是共和黨州長與州務卿。因此這是一個超越黨派之爭,最終尋找的就是選舉舞弊的真相;

4、特朗普總統凝聚了佐治亞州共和黨人的團結,千里之外飛到佐治亞州近距離地向州長、州務卿喊話。台上有男人、女人、黑人、白人,有共和黨人(鮑威爾大律師)、民主黨人(威爾農·瓊斯)、非黨派人士(林伍德律師),所以特朗普在佐治亞州已建立一個跨黨派、跨族群的陣線,做了最大的努力去確保兩個參議員席位能拿下來(1月5日將再次舉行參議員投票);

5、21個州民情洶湧、民意授權形成公訴。州總檢察長辦公室與司法部辦公室之間是平行職能關係,調用或協調調用中情局繳獲的Dominion硬碟就好辦多了;

6、大選舞弊出現公平性問題,作為最高院法官不能不去考慮。只要案件上達最高法院,12月8號、12月14號的截止期統統廢掉,這為特朗普團隊贏得大量的時間;

7、起訴4個搖擺州有「打4看2」效果,另外2個州是內華達州與亞利桑那州。且亞利桑那州總檢察長亦加入支持德州的起訴。下一步,可補充至鮑威爾律師針對亞利桑那州提交給法院的證詞證據中去(原先法院宣稱證據不足不受理)。

特朗普加入德州訴訟 向最高院提交動議

另一方面,當地時間12月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個人身份,作為總統候選人與美國總統亦正式加入上述訴訟案,他發推說:「這起對抗選舉舞弊的訴訟,是美國歷史上的非凡訴訟,謝謝你們。」

新唐人12月10日報道,特朗普總統向最高法院提出一項介入動議。文件中說:「我們國家出現自1860年大選以來,可說從未出現過的深深的分歧。在剛舉行的選舉中,搖擺州沒有按照州選舉法進行州選舉,這直接違反了美國憲法第二條賦予各州立法機關的全權選舉權。」

特朗普團隊律師Jordan Sekulow說:「這是對結果有決定性影響的案件,攸關62張選舉人票,足以改變選舉結果。」

最高法院要求4個州必須在美東時間10日下午3點前,對訴訟作出回應。

要讓最高法院對此案展開聆訊,至少需要4位大法官同意。專家預計,他們可能在本周末前作出決定。

德州向最高法提訴至關重要  20年前有獲勝先例

此外,堪薩斯州原州務卿克里斯·科巴赫(Kris W. Kobach)12月7日在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發表標題為《德薩斯州訴訟案直接在最高法院挑戰大選結果》(Texas Case Challenges Election Directly at Supreme Court)署名文章。

克里斯·科巴赫是移民法與選舉欺詐方面的專家。

科巴赫在文章中開篇即說,德州直接向最高法院提起的訴訟案較此前至11月3日之間的其它所有的訴訟都重要得多。

科巴赫表示,德州提出的訴訟純粹是法律問題,只需證明4個州違反憲法即足以勝訴。且高等法院有責任受理此案。

科巴赫在文章中說,4個州均違反《憲法》第二條的選舉人條款,州行政官員或司法官員未經州議會通過,即改變選舉規則。另外,4個州均有一些縣更改接收、評估或處理選票的方式。

文章舉例說,20年前在「布殊訴戈爾案」中,佛羅里達州的2個縣,由於處理選票的方式不同,被最高法院裁定違反《第十四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選民具有憲法權利,各個縣的選票需要得到同樣的處理。

在德州提起訴訟案中,密歇根州韋恩縣的選舉官員無視州法律的規定,拒絕監票員參與點票。但密歇根州的其它縣均遵守了州法律。這種情況就屬於違反《平等保護條款》。

另外,威斯康辛州密爾沃基市選舉委員會行政長官,無視州法律的要求,指示選舉工作人員,在裝有郵寄選票的信封上寫上證人的地址,成為有效選票,但這在威州其它縣是無效票,這亦導致威州各縣對選票處理方式不同的問題。亦即違反平等保護條款。

21州訴諸最高院 特朗普選戰可望逆轉

曾經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12月11日撰寫題為《21州訴諸最高院 特朗普選戰可望逆轉》文章。文章中說,特朗普總統近日突然得到21個州強有力的支持,共同向聯邦最高法院發起決定性的訴訟,希望的曙光已初現。

文章認為,德州總檢察長提起的訴訟案,給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投下一枚「震撼彈」,震驚世界。

20個州的立即響應,也不是一時興起,而是在賓夕凡尼亞州、密歇根州、佐治亞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等就大選舞弊舉辦聽證會之後,在大量不可辯駁的舞弊事實展現在美國人民面前之後,在50個州的美國民眾持續不斷發起「反竊選」活動之後,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了誓言捍衛憲法的「最重要演講」之後,為維護憲法尊嚴、選舉誠信,共同發出的正義之聲。

文章指,21州訴訟案,涉及聯邦最高層級的選舉——選舉美利堅合眾國總統與三軍統帥,涉及對過去選舉中暴露的問題進行一次大清理、對未來各層級選舉的誠信與公正確定一個大方向;涉及美國是沿著美國國父確立的立國原則向前邁進,還是像委內瑞拉那樣由極少數人操縱選舉帶領整個國家向下墮落。

因此,21州訴訟案意義重大,影響深遠,很可能成為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乃至美國憲政史上一個極其重要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