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趙培。今天我們要分析拜登和特朗普兩條線來說明美國大選的最新情況。

目前,七州加入德州訴訟四搖擺州,最高法接受!勢成南北戰爭!拜登求「就職儀式」被拒!習近平替中共再揹黑鍋!

我們先來說拜登。上個影片我們說了,拜登集團的做法就是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穿著不存在的「當選」的新衣光身遊街。2020年12月8號,拜登遊街遊到了總統就職典禮聯合委員會(JCCIC)。

這個委員會是負責準備總統就職典禮儀式的,民主黨急著要為拜登準備就職典禮,可是這個委員會裏不光有民主黨議員還有共和黨議員,最後雙方投票3:3打平,拜登追求的總統就職儀式就這樣被擱置了。

賓夕凡尼亞州政府應對共和黨議員起訴郵寄選票違法的答辯狀也在12月8號送到了最高法院,推特網友在這個答辯狀中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邏輯,賓州民主黨竟然稱,共和黨的訴狀會引發社會的動盪、暴動,所以要求最高法院維護社會穩定,不要接受訴狀。

賓州民主黨的邏輯就跟中共的維穩邏輯一樣,中共和賓州政府不管怎麼作惡,正常人類不能反抗,「穩定壓倒一切」。

美國全球化社會主義和中共的革命社會主義背後的邏輯出奇的一致,美國人現在可以加入中國人反抗社會主義的行列了。

下面說一下特朗普這邊的進展,賓州民主黨還在幻想著最高法院幫它們維穩的時候,最高法院在12月8日接受了德州起訴賓州、佐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選舉違憲的案子。

德州起訴的罪名是這幾個搖擺州的郵寄選票違背了憲法。因為憲法規定州立法機構才能更改選舉程序,而這4個州更改選舉程序是州政府或者法庭下的命令,這四個州的官員無視本州立法,大量發放郵寄選票,同一個州的不同縣選舉規則也不同,違反了「平等保護條款」(Equal Protection Clause)。德州訴訟其它4個搖擺州這個案子肯定就要最高法院管了,那麼德州的訴訟有沒有道理呢?有道理。

美國《憲法》的精神來源於《獨立宣言》,《獨立宣言》裏面就說明了,在造物主也就是創世主面前人人平等,創世主賦予了每個美國人平等的選舉權。搖擺州的舞弊就侵害了德州的選舉權,這種侵害人權的行為當然可以起訴。

12月8日同一天,佛羅里達、路易斯安那、南達科他、肯塔基、密西西比、南卡羅來納和阿肯色這七個州也加入了這場訴訟。這樣就形成了德州等8個州對4個搖擺州的法庭對陣。這個態勢就跟美國南北戰爭之前的形勢非常像了,只是當時是北方廢奴州與南方蓄奴州的對陣。

不過這次的形勢對搖擺州來說就非常不好,因為搖擺州的選票是舞弊得來的,當地大多數人可能不會支持本州政府的作為,所以預計這些搖擺州的政府會拉攏民主黨州當外援,造成美國兩大陣營在法庭上的對壘規模會越來越大。

德州訴訟案還有一個額外的影響,就是讓12月8日這個各州認證選票日作廢,因為有訴訟案在進行,所以選票的認證也不作數。12月14日之前如果沒有判決或者判決有利於德州,那麼議會也不應該讓非法的選舉人投票表決總統。

上一個微影片我們提到了,特朗普總統的決心很重要,12月7日,特朗普總統就表示未來幾天會「看到很多大事」。希望特朗普能有林肯那樣堅定的決心徹底清除舞弊系統,不怕事大,專治各種不服!

最後我們再說一下中共的問題。現在很多媒體都在傳中共對這場大選的干預。中共確實是參與了大選舞弊,但是中共黨內到底是哪一派會得到最大利益呢?我們在11月16日的《CNN逼迫中國外交部承認拜登》這期節目裏面已經分析了,勾結賄賂拜登兒子的是葉簡明,而葉簡明是被習近平下令抓捕的,這說明拜登家族與中共黨內反對習近平的勢力有勾結,這個勢力最大可能是江曾,習近平並不是拜登政變成功的最大受益者。

拜登上台是全球化社會主義的勝利,這些全球化社會主義者是共產黨中的議會民主鬥爭派,這個派別與中共的區別就是兩個不同的黑幫,既有利用又有爭鬥,它們不反對中共的體制,反的是習近平。所以如果美國的社會主義者上台,還可能勾結江曾勢力對習近平發動政變。

咱們早就勸習近平把中共對美國大選干擾的證據送給特朗普,但是他遲遲不做,現在替中共揹黑鍋了吧,各大媒體把矛頭指向了習近平。從現實來看,林伍德律師和鮑威爾律師確實找到了中共可能干擾美國大選的證據,但是這些都是間接證據,如果習近平直接賣掉江曾的特務而提供直接證據,這些絕對可以為美國政變集團定罪。

如果習近平不這麼做,那就會替中共揹黑鍋。對於特朗普和共和黨來說,解決中共是下一步的任務,現在的任務是解決本國社會主義奪權者,也就是說解決兩個黑幫是有先後次序的,現在沒有必要把兩個黑幫放在大選一塊兒解決,這會增加難度。當然如果有直接的證據證明中共干擾大選,特朗普就可以以外國勢力干擾大選直接下達「戒嚴令」了。

我們會持續為大家帶來美國大選的最新消息,謝謝大家!#

訂閱頻道:https://bit.ly/3jLx38F

觀看影片:https://bit.ly/3qJ7B7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