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五七六年十月,北周大軍東征,僅僅不到四個月就滅了北齊,中國北方重新統一。此時,北周皇帝宇文邕三十五歲,以他的才幹和南方陳帝國的衰弱,也許他很快就可以完成全國的統一,但他本人卻在公元五七八年突然暴病身亡,國家政權陷入混亂。

◎來自北方的威脅

宇文邕滅掉北齊之後,就準備統一中國。當時中國的南方是陳帝國,北面則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少數民族突厥。中國很多朝代都被北方的少數民族滅掉,我們在這一部中講到的「八王之亂」之後所發生的「五胡亂華」,指的就是北方少數民族入侵;後來唐帝國時期的突厥對大唐形成很大的威脅;北宋的契丹、南宋的女真、滅亡南宋的蒙古等,都是從北方來的少數民族;明朝的滅亡也與北方民族有關。

那麼,最開始對漢民族形成威脅的就是匈奴。我們在講「秦皇漢武」時曾經談到過,漢武帝重用大將衛青、霍去病、李廣等,多次出塞遠征,把匈奴趕到了大漠以北。真正解決匈奴問題的,實際上是東漢時期的外戚竇憲,他當時把匈奴人趕得不知下落,一直追到了燕然山附近。燕然山就是現在蒙古境內的杭愛山,這個山幾乎把現在的外蒙古分成南北相等的兩半。竇憲命令《漢書》的作者班固在燕然山刻石記功。

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本寫過一本《羅馬帝國衰亡史》,說這批匈奴人離開了草原後向西走,和當時其它的野蠻民族混在一起,最後滅亡了羅馬帝國,所以竇憲對匈奴的攻擊,間接造成了古羅馬帝國的滅亡。

當匈奴離開草原之後,草原上就空下來了,當然就會有別的遊牧民族填補進來,繼之而起的就是鮮卑族。鮮卑族曾經一度統一了中國長江以北地區,隨後北魏孝文帝漢化,還有一部份鮮卑人留在了草原上,跟其它民族混和在一起,形成了一個新的民族叫柔然。

柔然這個民族也一度十分強大,但是維持的時間比較短。柔然最強大的時候,其地域東達大興安嶺,西抵新疆準噶爾盆地一帶,所以這也是一個幾乎橫跨中國東西國境的大民族。

東晉末年,在甘肅的張掖地區,出現了一個少數民族叫突厥,他們以嫻熟的打鐵技術得到了柔然的重用,突厥民族由此強大起來。

◎北周武帝戰前暴死

宇文邕想統一中國,先從哪裏下手呢?南方的陳帝國雖然這個時候很衰弱,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它雖然不具備足夠的進攻北周的能力,但是因為有長江天險,防守有餘,所以一旦開戰,戰爭可能曠日持久。如果這個時候突厥從北方進攻的話,北周的情況就比較危險,所以宇文邕就決定先滅突厥。這是我個人的分析。

公元578年六月,北周大軍集結,馬上就要出發時,北周武帝突然暴死。宇文邕死的時候年僅36歲。唐代僧人釋道宣寫了一本書叫《廣弘明集》,其中提到,宇文邕是癘氣內蒸、身瘡外發,也就是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遍體糜爛而死。此事在《周書》或《北史》中都沒有記載,但是有一個旁證,就是公元575年,宇文邕曾經要攻擊北齊,沒怎麼打就退兵了,《周書》中記載,宇文邕說自己是「去歲有疹疾」,所謂「疹疾」就是皮膚病。

宇文贇
宇文贇

◎扶不起的太子宇文贇

宇文邕暴死有可能是滅佛的報應,他繼位的兒子,即北周宣帝宇文贇,又是個非常不成器的人。儘管宇文邕自己很有才能,對兒子的管教也非常嚴厲,但是這個兒子就是怎麼也扶不起來。

有一次,宇文邕讓兒子宇文贇去攻打吐谷渾,只不過讓他做監軍,並非真正指揮戰鬥,指揮戰鬥的是兩個北周名將,一個叫王軌,一個叫宇文孝伯。宇文邕的目的其實就是讓這個兒子出去實踐一下。

吐谷渾是居住在今中國青海省附近的一個少數民族。戰爭結束後,宇文邕就問他這個兒子表現得怎麼樣,王軌和宇文孝伯就告了宇文贇的狀。宇文贇具體做了甚麼,在史書中沒有記載,想來做了一些很不恰當的事情,於是宇文邕也沒客氣,把宇文贇痛打了一頓。宇文邕怕太子將來不成器,就整天盯著太子的一舉一動。每次皇帝上朝的時候,不管嚴冬酷暑,要求太子必須跟百官一塊兒上朝,不能休息。太子喜歡喝酒,宇文邕就頒佈禁酒令,禁止任何人往太子的宮中送酒。太子每當有過錯的時候,他就拿棒子打太子,並經常嚇唬他說,古代太子被廢的不少,我又不是只有你這一個兒子,你給我小心點。宇文邕派人每天記錄太子的言行,每個月向皇帝彙報一次。太子在皇帝的嚴密監視和大棒子的威嚇下,裝出一副很懂事、很柔順的樣子。但太子秉性難移,他只是在裝而已。可是他這一裝呢,宇文邕也就很久沒有聽到太子有甚麼過失了。

但有三個人一眼就看出來太子是在裝,其中之一是賀若弼,他是後來隋帝國滅南陳、統一天下時的一個著名將軍;另外兩個就是曾經跟太子一塊去打吐谷渾的王軌和宇文孝伯。王軌對太子非常不放心,有一次就跟皇帝說,這個太子實在是太不成器了,我建議您把他換掉,不光是我這麼想,您不是經常誇賀若弼嗎,說他文武全才,他跟我的想法是一樣的,不信您問問他。當時賀若弼就在皇帝身邊,皇帝就問賀若弼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賀若弼說,好像太子挺好的,沒聽說有甚麼問題。王軌非常生氣,退朝後就質問賀若弼,你平時天天跟我說太子不行,怎麼現在皇帝問你,你卻說這麼一套話?賀若弼說,換儲這種事情對國家的影響實在太大,最好跟皇帝私下商量,你怎麼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就說換太子的事情呢?王軌趕緊向賀若弼道歉說,是我考慮不周。

賀若弼是鮮卑人,複姓賀若,單名一個弼字。他的父親叫賀若敦,也是北周名將,他當時有一個願望,就是統一中國,但是由於後來他參與了趙貴想除掉宇文護的那件事情,被宇文護強迫自殺。賀若敦臨死之前,把兒子賀若弼叫到床前對他說,我就是因為說話不注意,沒有能夠完成幫助國家統一的理想,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完成。但是你以後說話一定要特別注意。他臨死之前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找到一把錐子,將賀若弼的舌頭刺出血,以告誡他以後說話要小心。

還有一次王軌在吃飯的時候,假裝喝醉了,跑到皇帝的身邊,用手抓住了宇文邕的鬍子說,好可愛的一個好老頭啊,可惜兒子不成器。當時皇帝知道王軌實際上是在藉酒說真話,他就問另外一個大臣宇文孝伯說,你不是經常跟我說太子挺好的嘛,到底太子好還是不好?你要跟我說實話。宇文孝伯說,太子不好,但是如果我跟陛下說太子不好的話,難道陛下現在還能下決心換了他嗎?宇文邕默然良久說,我知道了,以後我就把太子託付給你吧。周武帝最終沒有更換太子,因為他看到自己另外幾個兒子也並不比太子好。

公元578年,周武帝在準備遠征突厥之際,突然暴斃,年僅19歲的太子宇文贇即位。宇文贇的表現讓人瞠目結舌。《資治通鑑》第173卷記載:「大行在殯,曾無戚容,捫其杖痕,大罵曰:死晚矣!閱視高祖宮人,逼為淫欲。」意思是宇文邕駕崩的時候,棺槨運回到都城,宇文贇聽說父親死了,竟然一點悲傷的表情都沒有,他在父親的棺槨前,摸著自己的腳,腳曾經被他父親打傷過,他用手摸著傷痕,然後幾乎是高興得要跳起來地說,你死得太晚了!並把他父親的宮女都叫出來,檢視她們,然後逼迫她們淫亂。

宇文贇一登基,就顯露出一副亡國之君的樣子,最關鍵的問題是,他開始大肆屠殺那些真正能夠幫助北周維護國家安全、能夠治理國家的大臣。(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將於2019年底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