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三一一年,匈奴人攻入洛陽,晉懷帝被俘,史稱「永嘉之亂」。皇室和士族為躲避戰亂,在長江以南建立了東晉政權,而北方則陷入長期的戰亂之中。五個少數民族相繼崛起,佔據了中原地區,史稱「五胡亂華」。他們與東晉之間爆發過多次戰爭,其中影響最大的是公元三八三年的「淝水之戰」。

「五胡十六國」時期,北方戰爭無休無止。公元376年,大秦天王苻堅在漢人王猛的幫助下,統一了長江以北地區,同時開通了西域,這個時候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南方的東晉政權。

但是苻堅也面臨一些問題,他用武力削平了其它少數民族後,其中有些少數民族希望能夠恢復自己的國家,如前燕慕容家族的後人慕容垂和羌人姚萇。

為了解決民族問題,苻堅把很多少數民族都調到都城去,他覺得把他們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比較便於監視,他們也就不大可能作亂,但同時他又把自己本族的軍隊調到外地,但這樣一來,少數民族一旦在長安作亂,苻堅就沒有軍隊來支持他。

◎王猛臨終 遺言逆耳

第二個問題就是他的重要謀臣王猛於公元375年病逝。王猛是漢人,所以他對繼承中華文化正統的東晉皇室抱有一定的好感。臨死前,王猛曾經跟苻堅有過一段談話,他說,我們國家經過長期的戰爭,士卒非常疲憊,所以不再適合向南方繼續打仗。同時東晉的皇室,由於繼承了中華文化的正統,其君臣也沒有特別大的暴虐惡行,所以民心是歸屬於他們的。如果您肯聽我的話,就請不要去進攻東晉,而要注意您身邊的少數民族,特別是鮮卑慕容家族和羌人姚萇,這些人是我們的心腹大患。

苻堅把王猛當作是自己的諸葛亮,過去對他是言聽計從,但是卻沒有聽從王猛的遺言。王猛死後,苻堅就準備進攻東晉。他和身邊的大臣、愛妃、他的兒子以及他所尊重的僧人商量這件事,沒有一個人支持他。當時支持他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鮮卑人慕容垂,另一個是羌人姚萇。他們之所以支持苻堅南征,是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小算盤。

◎苻堅一意孤行攻東晉

當時反對苻堅進攻東晉者的理由,概括起來基本上是以下三點:第一,當時星宿的排列是偏向於東晉的,不利於北方苻堅的進攻,即沒有得天時;第二,東晉有長江天險,苻堅並無地利;第三,苻堅這邊士卒疲憊,軍隊已經有了厭戰情緒,而東晉那邊民心歸附,所以苻堅這邊缺了人和。一個叫道安的高僧也反對苻堅出兵。他說,如果您要出兵的話,自己不要親自到前線去作戰,最好是留在洛陽,但是苻堅也沒有聽。

苻堅進攻東晉只有一個理由。他當時說:「吾強兵百萬,資仗如山」,「今以吾之眾,投鞭於江,足斷其流」,意思是,我現在的軍事實力非常強大,我這百萬人馬(他進攻東晉時,實際是60萬步兵、27萬騎兵、8萬水軍,共95萬人),只要每個人把自己的馬鞭子扔到長江裏,就可以把長江的水截斷。他這番話留下了一個成語「投鞭斷流」。於是苻堅就一意孤行,發動了對東晉的進攻。

戰爭的消息傳到東晉都城的時候,東晉人都非常害怕。因為第一是敵人很強大;第二對方的人馬確實非常多,而東晉這邊真正迎戰的大概也不超過10萬人,所以雙方軍事實力的對比大概是10:1。

謝安
謝安

◎名士謝安  東山再起

在東晉君臣一片慌亂之中,有一個人保持了非常淡定從容的氣度,這個人名叫謝安。他正是以其氣度寬宏鎮定而聞名天下的。

東晉是士族政治,當時有王、謝、桓、庾四大家族,基本上把持了東晉的最高權力,所有重要的位置,都由這四大家族掌控。唐代詩人劉禹錫有一名句:「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這裏的「王謝」指的就是王氏家族和謝氏家族。

謝安年輕的時候名聲就很大,但他不喜歡做官。「魏晉風流」就是指那時候的人都很瀟灑,不太喜歡做官,而是經常和一些名僧,如:支道林,還有一些名士像王羲之,一起徜徉於青山綠水之間、茂林修竹之側,大家一起詩酒唱和。王羲之的《蘭亭序》中寫道「群賢畢至,少長咸集」,其中就有謝安。當時參加蘭亭會的謝安,因不喜歡出來管理國家大事而隱居在東山。但是老百姓像唱歌謠一樣說,謝安不出來做官,我們老百姓該怎麼辦?所以後來謝安就離開東山,出來做官,留下了一個成語「東山再起」。

謝安個性從容冷靜,泰山崩於前而面不變色。在東晉中後期時發生過一件事,當時荊州有一個大軍閥叫桓溫。此人想要北伐,恢復故土,結果失敗了。為了重新恢復自己的威望,他想了一個辦法就是廢立皇帝。他當時廢了晉廢帝司馬弈,立了晉簡文帝。簡文帝被立之後,八個月就病死了。簡文帝把自己的皇位傳給了他的兒子司馬曜。但是桓溫一直指望著簡文帝退位之後傳位於他,所以當他聽說皇帝傳位給太子時非常生氣,於是帶著重兵從荊州趕到都城建康(今南京)。

建康人紛紛傳言,桓溫要把王、謝兩個家族的人全部殺掉,以鞏固自己的權力,然後篡位。當時王姓家族的代表人物叫王坦之,他和謝安兩個人一塊兒去見桓溫。當時王坦之是汗流浹背,非常緊張,以致手中的手版都給拿倒了;謝安則非常從容。桓溫當時已經在會面的地方埋伏下了軍隊,甚至刀槍的聲音在大廳裏面都聽得到。謝安坐下來神色不變,慢慢地跟桓溫說,我聽說諸侯有道的話,應該把軍隊放在邊境上,將軍為甚麼把軍隊放在大廳後面呢?桓溫就說,哎呀!情勢所迫,不得不如此。隨即命令把士兵撤了,謝安和桓溫談笑良久。由於他的淡定使得桓溫沒敢動手,這樣,東晉的壽命又延續了一段時間。

當然戰爭並不能僅由性格來決定勝負,還需要運籌帷幄的軍事部署。

東晉領兵將領是謝安的侄兒謝玄,他在京口(今鎮江)招募了一支軍隊,並加以訓練。京口過去又稱為北府,所以這支軍隊又叫北府兵。就像唐太宗的玄甲軍一樣,北府兵也是中國古代一支非常著名的軍隊,它就像特種部隊,人數並不多,只有八萬人,但戰鬥力非常強。北府兵是淝水之戰中抵抗苻堅的主力部隊。

當時謝玄並沒有把握戰勝敵人,因為敵人人數實在是太多了,於是他就向叔叔謝安請教,希望能夠得到些指點。但謝安甚麼話都不說,僅僅是保持了一個淡定的心態。後來謝玄覺得不得要領,就請自己的好朋友張玄再去問問,結果張玄前去拜訪謝安,謝安卻不讓他說話,而是把他帶到自己的一棟宅子裏,領著他和一群賓客遊玩,從白天一直玩到晚上,然後跟他下棋,並說,你如果贏了,我把這棟房子送給你。平時謝安下棋是下不過張玄的,但是那天張玄心裏一直想著怎樣打仗,無法專心下棋,結果輸了。他們從白天玩到晚上,謝安始終沒有給出甚麼建議。當時有一位叫桓沖的將軍說,謝公的氣度實在是讓人佩服,但是打仗不能靠這個啊。我們現在領兵的人都比較年輕,加上我們的人馬又這麼少,我看東晉將來會遇到嚴重的威脅,這個國家很可能要滅亡了。

◎降將朱序 金牌臥底

苻堅的部隊進攻東晉,一開始打得很順利,很快就攻陷了重鎮壽陽(今安徽省壽陽縣)。苻堅聽說前面戰事比較順利,就親自帶兵來到了前線,同時派出先前投降的東晉將領朱序去勸降謝玄。

朱序雖然投降了前秦,但是他的心還向著東晉,就像徐庶身在曹營心在漢。他見到謝玄後,不但沒有勸謝玄投降,反而把苻堅的整個作戰計劃和兵力部署全部告訴了謝玄。他說,現在真正到達前線的人不到30萬,「你們必須在100萬大軍集結完成之前發動進攻,才有可能取勝」,否則沒有希望,並表示自己願意做內應。之後朱序又回到前秦。(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讀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