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大選因舞弊而選舉結果尚待法律裁決之際,中國、日本、南韓、紐西蘭及澳洲與東盟十國於15日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有專家表示,北京或以此協議為基礎,籌謀推動「亞元」概念,以對抗美元。亦有學者認為,RCEP的簽署並無實際經貿意義,是在中共當局治理的經濟頹勢之下,營造繁榮假象。

RCEP範圍及生效實施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國包括東盟十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泰國、新加坡、汶萊、柬埔寨、老撾、緬甸、越南)與中、日、韓、澳以及紐西蘭。

RCEP談判啟動於2012年11月,內容包括消減關稅及貿易壁壘,亦涉及投資、經濟技術合作、知識產權保護、競爭政策等多個領域。據貿易界人士指,談判及協議並未涵蓋人權條件。

雖然協議於15日已簽署,但距離其生效與實施尚待時日。

中共商務部副部長及首席談判代表王受文說,協定生效需15個成員中至少9個成員批准,其中要包括至少6個東盟成員國與中國、日本、南韓、澳洲及紐西蘭中至少3個國家。協定已簽署,RCEP成員國將履行各自的國內法律審批程序,以推動協定生效實施。

有投資界人士認為,從簽署協議,到最終生效實施,或需時兩年。

中共當局隱藏其角色?

BBC於14日的報道中指出,中國傳媒近來在報道RCEP時,一直強調RCEP是由東盟十國所發起,中國只是「應邀」參與。

就在中共總理李克強參與此次會議之前,中共商務部部長助理李成鋼稱,RCEP談判是在東盟的主導下,各方積極推進的結果。

然而在2019年,中共官媒還在表示,RCEP的談判與中共當局發揮的作用密不可分。

在RCEP簽署之際,日本共同社的一篇評論認為,由於中國不是美國曾經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一部份,所以中國在推動RCEP落實的過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

中共當局在RCEP簽署前後對其角色描述的轉變,引發外界關注。

對此,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博士表示,在2012年項目開始之初,中共當局對RCEP並無興趣,因為RCEP是一個區域性的協議,範圍僅覆蓋亞太各國,在商貿經濟層面對中共的意義和利益都不大。當時中共的目標是希望加入TPP,但TPP把中共排除了。

他分析指,經過30多輪談判,中共於2019年才決定加入RCEP,可以說中共做出了一些讓步,在中美貿易戰,失去美國市場和機會之後,中共當局希望轉向這些亞太國家來抗衡美國。

雖然中共現在加入RCEP並希望可以主導,但日、澳等國不會允許其佔據主導地位,並且目前中國沒有經濟實力及市場吸引這些國家,讓其在多邊貿易中佔據主導。

印度退出談判 台灣高關稅產業或受衝擊 

在亞太範圍內,有兩個重要地區,印度和台灣並未被囊括在協議之內。在RCEP談判啟動之初,印度原本也是談判方之一,但在2019年宣佈退出。

據中國大陸媒體指,印度擔憂在RCEP框架下,將被要求逐步削減對其它成員國的關稅,這將使中國低價的商品,澳洲與紐西蘭的農產品等,大量湧入印度,進而損害印度企業的利益。亦有分析認為,不僅可能有損印度的企業利益,其勞動力市場亦將受到衝擊。

有報道指,雖然15個成員或短期內不接受新成員,但對印度的加入,仍持開放態度。

對此,謝田博士表示,印度的擔憂並不是個案。東盟十國和中國在經濟上互補的關係很弱,而更多是直接競爭的關係。

他舉例說,東盟中的越南和泰國,尤其越南,和中國同為發展中國家,都擁有大量廉價勞動力。在中國經濟衰退之際,國際供應鏈企業及中國廠家均遷往越南,所以這是一個直接的競爭關係。

謝田並指出東盟的這些國家中沒有一個國家有足夠的市場,令中國可以通過出口累積足夠的貿易順差,賺取大量外匯。所以這些國家,並不會給中共當局帶來特別的收益或科技技術。

RCEP對中、澳洲的貿易也難以起到作用,他說,「中共當局一旦發現澳洲和美國在情報、軍事等領域合作,並聯合對抗中共當局的時候,從國際政治角度看,中共會防範和報復。所以即時簽署了RECP,兩國之間也不會有過為強大和牢固的頂層關係」。

他續指,已經可以看到,中共當局已經限制對澳洲多種產品的進口,在中國經濟衰退之際,鐵礦及其它原材料的需求都在降低,中、澳的貿易額在降低。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指,若RCEP生效,將衝擊台灣的高關稅產業,包括機械、石化、農產等。

報道引述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東盟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表示,RCEP中大部份成員國已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僅剩中國與日本、日本與南韓。RCEP生效後,三方將首次互降關稅,東北亞與東南亞經濟將面臨整合。例如,台灣和日本的產品進入南韓,而日韓互降關稅,這將讓維持原關稅的台灣產品失去競爭力。因此對台灣影響較大。

RCEP促中日韓三邊談判 日韓貿易戰解決平台改變

早前,日本早稻田大學研究生院亞太研究科教授浦田秀次郎在接受中國大陸財經媒體「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若RECP成功簽署,中、日、韓三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FTA)的障礙會小很多,因此在RECP框架下,中日韓三邊FTA是可行的。

中日韓三國中,中韓已達成協議,今次相當於只需兩國分別與日本進行談判,並達成自由貿易協定。

中國金融專家麥先生表示,在這些簽約的國家中,日本看了能是覺得最為遺憾的國家,因為日本一直希望美國可以重回TPP,但從美國的反應看,並不看重這個協議。此外,RCEP簽署之後,日本和南韓之間的貿易戰解決平台亦將發生改變。

對於中日韓的三邊貿易,謝田表示,中共現在無法從美國得到技術,從歐洲可以獲得的技術也有限,所以會寄希望於日本和南韓,希望成為它的技術進口來源地。但是日本和南韓並不傻,不會輕易讓中共得逞。尤其美國已經向他們提供了中共當局不法行為的證據,兩國應有所提防。並且,日韓均是美國重要的軍事和經貿夥伴,他們知道美國對中共的立場,所以一定會對中共有所戒備。

他續分析指,這兩個地方沒有足夠的市場供中國出口,如果中共賺不到錢,就沒有錢購買技術。

中共或籌謀「亞元」概念 美國不會坐視不管

中國金融專家麥先生認為,北京當局應該對亞洲的共同貨幣(亞元)有一定的籌劃。雖然這個概念最早由日本提出,日本希望通過亞元來整合東亞經濟,成為實現亞洲共同貨幣的第一步。

並且,自2001年開始,中、日、韓三國與東盟10國之間已簽署了16份雙邊貨幣互換協定。

2008年10月中旬,中、日、韓三國財政官員赴華盛頓出席會議,並協商設立800億美元的「亞洲共同基金」。通過建立東亞貨幣基金,進而建立類似歐元的「亞元」,希望以此來制衡美元、歐元,平衡全球經濟格局。

麥先生表示,中、日、韓三國的GDP已超過歐盟,可以複製歐盟的做法,但目前歐盟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仍存在很大問題。他並指,北京對「亞元」可能會有一定的籌劃,但未來是否成功,的確存在很大變數,相信美國不會坐視不管。

謝田亦表示,日本、南韓及澳洲的加入對整個RCEP只有象徵意義。而中共通過RCEP表示其還在積極活動,通過RCEP來展示其還具有國際影響力,並以此突破美國的亞太戰略包圍圈,但這個影響力已在衰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