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前香港資深娛樂記者潘小文:記者要做一些深入的調查,就一定要查冊,不只是車牌,其它類似的東西也在涉獵範圍。尤其當牽涉一些謊言或隱瞞的時候,就要用這一方法,從而深入了解整件事情。(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前香港資深娛樂記者潘小文:記者要做一些深入的調查,就一定要查冊,不只是車牌,其它類似的東西也在涉獵範圍。尤其當牽涉一些謊言或隱瞞的時候,就要用這一方法,從而深入了解整件事情。(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警方11月3日以查冊取得去年「7.21事件」車牌涉及虛假陳述,違反《道路交通條例》「只可用作與交通事宜有關用途」為由,上門拘捕了香港電台時事節目《鏗鏘集》編導蔡玉玲,引發各界強烈譴責,及對香港新聞自由前景的憂慮。

前香港資深娛樂記者潘小文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欄目採訪時表示,記者要做一些深入的調查,就一定要查冊,不只是車牌,其它類似的東西也在涉獵範圍。尤其當牽涉一些謊言或隱瞞的時候,就要用這一方法,從而深入了解整件事情。

「7.21事件」元朗地鐵站白衣人群無差別襲擊乘客,涉嫌警黑勾結,正是如此。

事實上,在香港,查冊及查車牌,都是記者調查真相的常用方法,記者因查冊被捕,在過去聞所未聞。不難看出,警方今日為了製造「寒蟬效應」打壓正常的採訪行為。不過潘小文認為,如果我們是在做對的事,是不需要怕的。

拘捕蔡玉玲是警方離譜報復

談到聽到這一新聞的第一感受,潘小文稱「太離譜了,神經病的」,他不知道香港警隊發生了甚麼事情,但這「很明顯是一個報復的行為。」

他表示,他看不到警方真的是要說她不誠實使用車牌,只看到香港警隊沒有正視「7.21」這件事情,反而將調查這件事的人拘捕,是很匪夷所思的,很荒誕的一件事。

「我想我們這行裏面的傳媒朋友,九成九都不贊同這件事情。先不說我們傳媒人贊不贊成,而是無論是屬於甚麼類型的報章雜誌,我想對於這個拘捕大家都不會接受。」

潘小文介紹說,以前他們做查冊車牌,有幾個選項可選,第一是做汽車買賣,第二可能牽涉交通意外,第三條忘記了(為進行法律程序),之後還有一個選擇叫其它。

「那麼我們做查冊一定是選其它目的的,因為我們不是汽車買賣,不是交通意外,就一定是其它目的。」他說,「但是今年年後,大概年初三四月的時候,警察就將運輸署,就將那幾項調查,就將其它這個抽走。那就變成了只有三樣東西讓我們選。」

也就是記者查冊,本來是有一個「其它」選項的,但是現在警方勾走了「其它」。這三樣都不是的時候,這件事就變得奇奇怪怪了。「不就無論甚麼情況,尤其是我們傳媒的,沒有「其它」這一項,他任何人都能抓得了。」

警方改條例後,並沒有聲明會用來拘捕記者,因為此前這類事最多也只是傳票。況且有時是需要套料的,不能告訴別人自己是記者,如果說出來可能就查不了東西,也就無法還原事件的真相。「我覺得都是有這個說法,不然的話以後甚麼事情都是虛假陳述的了。」

查冊過萬 站出來為蔡玉玲發聲

「當天我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我心想我死定了,如果我還在做記者。」

潘小文說,他從入行第一天就做查冊,到現在查冊的資料已經過萬。其實無論是港聞還是娛樂新聞,都會牽涉到資料問題,他們公司幾個櫃子都裝著這些資料,還有專人保管鑰匙,經老總同意才能打開。

問到記者調查時假扮病人等角色,潘小文說,正常情況他都不會假扮甚麼人,但有些時候也是要扮的,原因是正常途徑得不到一些資料的時候,就要想一些辦法。「在那種情況下拿到的資料,反而是最真實的。」

香港的港聞記者通常比較捍衛新聞自由,而娛樂記者就比較輕鬆,很少發聲。但現在已經有娛樂記者站出來,在Facebook主動說其過去在哪些媒體也做了這些工作,如果要抓的話自己也要被抓,表示願意和蔡玉玲一起。

潘小文表示,他更應該站出來,和蔡玉玲一起去面對這件事,因為他從入行第一天開始,就在做調查類型的事情,要說被抓他肯定有份。

「你說寒蟬效應的,你說我怕不怕?我不怕囉。因為我做出來的事情,我對得起自己,對得起香港人,對得起我們整個社會。」他說,「我不覺得是會被抓或者被關起來。如果要抓我的話,我來自首也可以的。」

要站出來發聲,他相信不止是蔡玉玲一個人,千千萬萬人站出來都是可以的。

蔡玉玲調查報告揭警方不作為

他反問道,「為甚麼他們(警方)不主動調查7.21事件呢?如果你正式正經地去調查了,然後公開給別人知道,總比像現在這樣說一點不說一點,像擠牙膏似地告訴給大家,你(警方)沒有足夠的資訊,大家就要猜測了。」

對於香港警隊,他表示很失望,香港電台調查這件事,短短半個小時已經都說出來了,而香港警方調查了一年多了,不知道調查了甚麼出來,也沒有公佈調查了甚麼出來。

「還是你要等所有的人都死了,你才能將這個報告公開出來呢?是否還有意思呢?這件事情,警隊也要去看回這件事情。」

蔡玉玲剛剛入圍了亞洲電視大獎提名,潘小文認為她對「7.21事件」的調查報告非常精采,將大家看不到的一面完完全全地揭示了出來。

「大家都發現,原來是這樣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在當天,原來有這麼多人,而且有警察在當中的。為甚麼警隊你認不出人來嗎?我不相信認不出人來。」

港警三萬多人,全部都是有照片和指紋等紀錄的,「就變成你是沒辦法說得通的,有些事情,你自己不說,你不自白,被別人暴露出來,那你就很難看了。」

「若要人不知,不要當別人是白癡。」他強調,人做完的事情不會沒有人知道,不會滴水不留痕的,甚麼事情都是這樣。

某撐警電影資金不明被打臉

現在調查警方成了禁忌,但撐警的電影拍攝卻沒事。最近有某套撐警電影被揭資金來源不明,所謂的「演員」也沒有一個拿得出檯面。潘小文表示,他不知道製作人,以及整件事情是誰來做宣傳,誰在安排,但是有很多事情都不合理,很難看。

「資金的來源,你沒有去查清楚,你就用來拍一些撐警察的電影。警察被你們用他們的制服,這就很奇怪了,警察你不去查的嗎?警察公共關係科,你收這麼高的工資去做工作,你難道只是坐在那裏嗎?」

「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都不去調查,現在出了事情那就活該了。」他補充說。

網媒興起 娛記生存難

談到娛樂記者的生存空間,他表示很難,因為現在社交媒體太發達,沒有明星了,因此很多娛記都失業或轉行了。整個傳媒界,紙媒已經萎縮,正在膨脹的是網媒。

「事實上,我想從90年代開始,媒體已經開始轉型,轉型的過程就是從紙媒變成網絡媒體。在這個過程裏面,你能夠適應你能夠過渡你就成功了,但是有一些適應不了,那就過渡不了。」

他介紹說,以前香港的記協是不承認網媒的,現在慢慢他們也知道,時代變了,不能不接受這幫人,要自己去改變,去適應這個時代。

佩服《大紀元》記者成功之路

他佩服《大紀元》記者梁珍的付出,稱讚她很厲害,從以前那麼可憐,到現在進去一些地方,人家看到都不用登記了,「你想一想差不多20年前,你剛剛出道的時候你才只是一名記者,你是一個很成功的例子。你是從紙媒轉為現在的網媒,看得到你是越走越成功的。」

「其它媒體,其實他們也有很多可以向你學習的地方。說學習也好,抄襲也好,起碼他們可以看得到,你都可以做得到,為甚麼其他人做不到呢?」

他總結說,路是人走出來的,始終都有一條路可以殺出來。「以前走的路不明顯,但是你越走越明顯的時候,別人就知道你的存在了。」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