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當局突然宣佈收緊公司查冊引起熱議,而財庫局於昨日(4月4日)發聲明表示推出新查冊的安排是為了防止個人資料成為武器,並強調新安排合理平衡,並形容近年涉及濫用個人資料的個案數目增加。但有媒體翻查資料發現,2020年「起底」個案比2019年下降了八成,質疑財庫局的解釋。

財庫局表示近年涉及濫用個人資料的個案數目增加,因此認為急需實施新的查冊安排。表示申請查閲亦須獲得法庭或公司註冊處批准,而在新查冊安排實施後,查冊人士可取覽公司登記冊上的公司董事資料,當中包括董事個人的通訊地址,以取代現有的個人住址,以及部份身份識別號碼(就香港身份證而言,僅為字母另加三個數字)。

不過,據立場新聞報道,2019涉及披露地址以及香港身份證號碼的個人資料個案為750宗,而2020年的個案為134宗,即下降了逾八成的「起底」個案,令人質疑財庫局所稱「濫用個人資料的個案數目增加」的說法。

另外財庫局把相關的條文擱置 8 年亦未落實後,突然在今年以「先訂立後審議」的形式重推相關條文,並宣稱「有實際需要」。但實際情況是當局正在重推2013年已擱置的收緊查冊,而當時社會不同界別已紛紛就有關條文表達反對聲音,才因而被擱置。

記協早前亦發聲明,斥責當局在零諮詢的程況下以「保護私隱」為名,收緊公司的查冊制度,並且嚴重損害新聞自由,呼籲當局撤回相關決定。而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指出當局收緊查冊制度勢必造成腐敗和欺詐等問題,並表示關注議會內的商界代表會否反對收緊公司的查冊制度。

查冊是調查報道的重要資料來源,透過查冊制度調查相關人士的完整身份證及住址,以確認涉事人的關係和報道的真實性。目前查冊制度被運用於揭發多宗包括政府高官涉及的案件,例如鄭若驊僭建,陳茂波囤地等。

不過,近年來港府多次嘗試打壓查冊制度。2020年港台節目《鏗鏘集》透過查冊,深入報導「元朗721白衣人恐怖襲擊」事件,但編導蔡玉玲就遭警方落案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