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911」已19周年,當年這場恐怖襲擊事件直接造成近3,000名美國人死亡,給美國帶來難以抹滅的創傷,至今舉國哀悼。而距今只有12年的中國「911」即毒奶粉事件,在官方的打壓和有意迴避下,漸漸淡出人們的記憶。受害者家長呼籲,別忘記中國的「911」給3,000萬個家庭帶來的傷痛。

China911文化衫圖案。(網絡圖片)
China911文化衫圖案。(網絡圖片)

別忘記 3千萬個結石寶寶家庭的傷痛

「美國911,每年都在紀念,但China911,中國『911』,結石寶寶事件剛好是9月11日報出來的,可別忘了,3,000萬個兒童,3,000萬個家庭的傷痛啊。」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家長金寧(化名)對記者說。

金寧的女兒現在上初中,成績優秀,性格開朗活潑,但雙腎經常疼痛,膀胱也出現了問題。其實當時,「3千萬的兒童受到毒奶粉的影響,確診(只有)29萬結石寶寶。」金寧說。

一直以來在官方內部就流傳一個不為外界所知的說法,確診的29萬寶寶是結石大於4毫米的,結石小於4毫米的,官方為逃避責任創造了一個新名詞,叫做結晶,不叫結石,這部份人群是不報結石的。

2008年9月11日「毒奶粉」事件曝光後,食品安全問題的餘波一直未能停息。從奶粉、奶糖到雞蛋,三聚氰胺在食品行業蔓延。當年衛生部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底,全國因食用問題奶粉住院治療的嬰幼兒已超過5萬名。當時的報道還說,中國保險行業協會頒發的《重大疾病保險的疾病定義使用規範》中,對三聚氰胺引發的腎結石或急性腎衰竭重疾險意外險不賠付「腎結石嬰兒」。

2010年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在北京兩會前與網民交流談到毒奶粉事件時披露,接受普查的受三聚氰胺奶粉影響的兒童達到3,000萬,國家花了20億。同時給受到奶粉影響的兒童上了保險,為期20年。然而,很多有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當時就表示,沒有得到國家補償,對政府不肯承擔責任也表示憤怒,並指責當局沒能有效管制有毒奶粉,反而打壓結石寶寶家長。

金寧說,「也就是只要有腎臟疾病的,它就不給保,我想知道為甚麼所有的保險公司都排除腎臟疾病呢?!這麼多孩子的未來到底會是甚麼樣!」

金寧說,12年過去了,這場災難到底對多少家庭、對多少孩子造成多大的影響沒有人知道,「因為沒有一個具體的統計,也沒有人現在敢去做這個事情,具體孩子們甚麼情況,家長就偶爾說一下,但大部份家長都是不出聲了,因為它是連坐的,會影響工作,會影響一系列的東西,所以很多人敢怒不敢言。」

金寧表示,當局對China 911受害人群其實是很恐懼的,「那些政府部門的人看到我們穿上印有China 911的T恤就一窩蜂地找上門,問為甚麼寫China 911?你知道美國911嗎?我說知道,毒奶粉這個事情報出來是9月11日,又不是我報的,是央視報的,你去找央視。」

China 911從發生至今已經「一個輪迴過去了,但是國人都忘了,都忘光光了,世界人民也不知道還有個China 911。」金寧說。

2009年9月11日,結石寶寶家長在北京點燃「911」進行周年紀念。(網絡圖片)
2009年9月11日,結石寶寶家長在北京點燃「911」進行周年紀念。(網絡圖片)

受害者家長:China 911這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我也想起這事,因為這個日子是我的生日,一到這個生日的時候,我會想起這個事。」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家長向宇(化名)對大紀元說。

向宇表示,他很慶幸他們家孩子長大後身體狀況還比較好,這讓他對這件事情有些淡忘,但偶爾在群裏看到其他家庭的悲慘,使他想到過去心裏很難受。

「從心理來說,當時國家出台的賠償和補償政策是不公平的。像我們家孩子情況屬於輕症狀,賠償金都沒給,後來我上法院去告,法院也不受理,奶粉的案子他們根本就不受理。」

「在群裏看到那些重症孩子的家庭都比較悲慘,有些孩子的現況很嚴重,包括現在後續的治療和補助賠償根本就是沒到位,再一個並不是說到了保險公司或者到了賠償機構就能很方便快捷地把這個事情處理好,推三阻四,找不著人,非常麻煩。當時一陣風出台的政策吸引人眼球,後來也就是漠視。」

向宇說,毒奶粉事件對很多家庭打擊很大,「因為中國之前的生育政策是一個家庭只能有一個孩子,如果這唯一的孩子身體狀況出現了問題,等於是把這個家庭都毀了。還有經濟上、生活上、精神上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向宇也表示,讓他對這件事情淡忘還有一個原因,當局強行封掉很多結石寶寶家長群,使大家彼此失去了聯繫,「之前多少個群被人為地給解散了,這些群被封了,後來家長的人數是越來越少,越來越少,所以具體的其它情況(彼此)不是太了解。」

其實,當局對待這群龐大的受害群體不僅僅是採用連坐、封群等手段,China 911兩周年之際,為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維權、「結石寶寶之家」發起人趙連海被判刑兩年半;在北京從事同聲傳譯翻譯工作的結石寶寶父親郭利被構陷冤判5年。

家長: 女兒漂亮又善良 現在患智障

「過去那麼長時間了,孩子已經13(歲)了。現在情況不好。」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家長王虹(化名)叫女兒進到裏屋把門關上。

王虹對記者說,他們都儘量不在孩子面前講這些問題。她說,她女兒在六歲的時候結石基本沒有了,但體型瘦弱,老師反映孩子接受能力有問題。另外,多年來,孩子頸淋巴結腫大,肝、腎功能的幾項生化指標不正常。

「因為當時檢查時說發育不正常,後來可能又引發得了癲癇病,還在治療期間,這兩個病雙重加在一起,現在出現嚴重智障,醫生說智力是一二年級的水平,本來該上初中了,現在只能讓她在家裏,我自己教她。」

王虹說,自孩子再次得病後,經濟和精神遭到很大打擊,「當時賠償2,000元,我沒有接受,後來為此維權,最後錢也沒有了。孩子從5歲多就吃抗癲癇的藥至今。7年了,每個月要近1,000塊錢;現在國家只給了一個低保和殘疾人補助,低保兩百多,殘疾人每個月只有60元,補助都是微乎其微的,不能保障生活。」

「一個家庭孩子是希望,尤其孩子有病,確定智障之後,對我和她爸精神上打擊比較大,因為她今後的整個人生都要依靠人,不能獨立了。再有,我自己身體也是二級殘疾,所以,對於她的將來生活我們不知道怎麼辦。」

王虹在接受採訪中多次哽咽。她說她的女兒長得非常漂亮,性格開朗,也很善良,不說根本就看不出來她有問題,確診為智障的時候,他們夫婦根本接受不了,但接受這個事實後,她開始花精力教孩子學習一些簡單的事情。

王虹在她的推特上寫道:「教女兒做西紅柿炒雞蛋,女兒忽然說:謝謝媽媽!那清甜的聲音如清流流過心底,女兒是智障,呵護女兒是我一生的責任。女兒真的很像天使,把善良和快樂帶給身邊的每個人……」

2015年9月11日,王虹在推特寫下:「今天是毒奶粉事件爆發七周年的紀念日,還記得嗎?七年了,唯一的改變就是七年前當我們知道毒奶粉事件時,還有憤怒,而今天當我們知道吃的喝的呼吸的全有毒的時候,我們還很幸福。」

2008年9月11日,北京CBCT品牌營銷機構董事長李志起在他的搜狐博客上寫道:「今夜,三鹿無眠。甚至,整個行業的大小品牌都無法安眠。這是中國奶粉行業的『911』衝擊波,2008年9月11日,一個注定被難以忘懷的日子。」

金寧表示,其實現在人們只知道美國的911,根本就不知道China 911。「我心裏非常想說的一句話,就是『Take down the C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