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周二(10月13日)批評四方會談(Quad)說,華府想要建立一個以美國、印度、日本和澳洲為基礎的「印度太平洋北約組織」。印度媒體則表示,促進四方會談的真正原因是中共,怨不得別人。

王毅周二正在馬來西亞訪問,這是他東南亞訪問的第二站。首站是柬埔寨,接下來將前往老撾和泰國,並在新加坡停留。

王毅曾在2018年試圖淡化四方會談的作用,形容這是美國譁眾取寵的做法;不過,他在周二接受媒體採訪時改口說:「本質上,(美國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旨在建立一個以涉及美國、日本、印度和澳洲的四方機制為基礎的所謂印度太平洋北約組織。」

王毅批評說,四方會談追求的是冷戰思維、希望維持美國的統治和霸權體系,將使歷史倒退。

印媒:四方會談 中共是房間中的大象

《印度斯坦時報》(Hindustan Times)刊登分析文章說,10月6日的四方安全對話雖未取得表面上的突破,但《印度斯坦時報》獲悉,中國(中共)確實是會議室裏的大象(註:隱喻被眾人刻意忽視或逃避的一個擺在大家眼前的大麻煩、大問題),中共在(印度)拉達克、台灣、南海或釣魚台(尖閣諸島)的行為被解讀為新的在全球霸權上升勢頭。

報道說,四方會談的合作夥伴選擇進行面對面會晤,比如:澳洲外交大臣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從東京返回後還要進行為期14天的強制隔離,這已表明對話的嚴肅性。

「儘管四個民主國家對北京的解決方案各不相同,但顯然與會四國之間的良好對話仍然存在。如果拉達克的軍事對峙對印度構成威脅,那麼中國(中共)對台灣的侵略是日本和美國都嚴重關切的問題,而澳洲在與北京的貿易問題上處於接收端(指中共不斷傾銷商品到澳洲)。」報道寫道。

特朗普已打開印太大門 中共戰狼卻沒交到朋友

報道還提及,美國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沒能兌現其許諾的亞洲樞紐,但特朗普政府已經能夠打開印度太平洋的外交大門、只要藉助四方會談的合作夥伴以及美國的主要東盟國家。相比之下,除巴基斯坦、柬埔寨和北韓等,北京的戰狼外交幾乎沒有交到任何朋友。

報道還說,俄羅斯對北京介入莫斯科的傳統影響區域——中亞,白俄羅斯,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等——以及中共不斷跟莫斯科長久穩定盟友印度之間保持摩擦的意圖深感懷疑。印度是俄羅斯國防裝備的最大進口國,其次才是中國。

事情更加複雜化的背景是,中共對俄羅斯向印度提供S-400導彈系統表示關切,同時又要求俄羅斯向中方提供最新的S-500導彈系統、以保護其邊界。S-400系統的射程為400公里,而S-500的射程為600公里。換句話說,中共不僅在防備陸地對手、同時也在防備海洋上的對手。

專家:中共最怕被圍剿及特朗普連任

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外部顧問、智囊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5月時說,中共害怕的三件事中的兩件分別是被圍剿(encirclement)以及特朗普連任。

「(中共)它們認為,它們的鄰國加在一起的軍事力量和經濟力量遠超過中國(中共)。」白邦瑞說。

他表示,對中共的圍剿需要美國跟中共的周邊鄰國討論協調措施。「最基本的,我們需要建立印度洋地區的秘書處和聯盟協議……我想,如果(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不能在中國(中共)的幫助下入主白宮的話,總統(特朗普)會考慮做這件事。」

即使白宮換人 美對華政策已180度大轉彎

印度媒體周二的報道還說:「即使下個月美國行政當局換人,跟理查德·尼克遜(Richard Nixon)與毛澤東友好(Mae Zedong bonhomie)時代相比,美國(的對華戰略)也已經發生了180度的變化。」

特朗普政府曾點名批評,中共在拉達克和台灣是侵略者姿態;美國現在不僅為其在印度太平洋主要夥伴提供支持,而且希望與該地區的中等規模國家之間的長期關係奠定基礎。

不僅如此,印度、日本和澳洲也敢於突破過去的不點名外交,站出來對抗中共。

「儘管印度、日本和澳洲確實與中國(中共)存在實力差距,但過去八個月發生的事已從根本上改變了四方會談合作夥伴與北京之間的關係。」報道說。

報道認為,2020年5月,中方對拉達克的入侵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的中、印非正式對話外交畫上句號,印度已經不怕點名對手、並站出來對抗;此外,四方會談也清楚表明,在菅義偉首相領導下的日本和在斯科特·莫里森(Scot Morrison)領導下的澳洲都無意屈服於中方的壓力。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印度邀請澳洲參加下個月在孟加拉灣舉行的馬拉巴爾海軍演習,同時日本和美國也是參加國,已不足為奇。」報道說,「推動四方合作夥伴攜手共進,中國(中共)只能怪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