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矚目的美日印澳四國(Quad)外長會議10月6日在日本東京召開。四國外長強調,合作目標是要實現「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印太地區盟友合作對抗中共的「剝削、脅迫和腐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關鍵。多名美國官員和專家學者認為,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建立「亞洲北約」的條件已經成熟。

四方會談對抗中共威脅 穩定繁榮印太地區

在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破壞香港自治、印中邊界衝突、台海和南海緊張局勢,以及美國全面遏制中共的背景之下,備受矚目的「四方安全對話」即美日印澳4國(Quad)外長會議10月6日在日本東京召開,探討一個統一戰線的合作方式,對抗中共的威脅,共同為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穩定和繁榮而努力。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4國外長會議上提出統一戰線來對抗中共。他說,所有夥伴都在尋求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印太地區盟友一起合作、對抗中共的威脅。中共近期在印中邊境衝突、台灣海峽及南海等其它地區的行為表明,「現在需要我們合作保護我們的人民和夥伴不受中共的剝削、腐敗和脅迫,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關鍵。」

當提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擴散這件事時,蓬佩奧表示,「中共的掩蓋使疫情無限惡化」,中共政權的專制本質,使中共的領導人打壓那些敢於對疫情拉響警報的勇敢中國人。

澳洲外交部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希望印太地區能夠成為一個有規則的,而非強勢治理的地區。

日本外長茂木敏充說:「近來,現有的國際秩序在各個領域都受到了挑戰,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正在加速這一趨勢。」他說:「我們4國的共同目標是強化一個自由、開放、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印度外交部部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表示,在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之際,這次會議的舉行「證明了聯盟的重要性」。

蘇傑生周二在推特上寫道:「我的東京之行以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雙邊會談開始。很高興看到我們的夥伴關係在許多領域取得進展。將為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印太地區)的穩定和繁榮共同努力。」

綜合多家媒體報道,在4國外長會議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分別與澳、日、印3國外長進行雙邊會談,還包括與日本新首相菅義偉會晤。蓬佩奧稱讚菅義偉為「良善力量」,相信他將會加強美日之間的友好同盟關係。

四方會談或促成「亞洲北約」

為甚麼這次四方會談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重視?據美媒《華盛頓時報》報道,此次四方(Quad)外長會議,正值特朗普政府提出建立「亞洲北約」以對抗中共之際,美、日、澳、印4國為「小北約」的基礎。該構想得到國際間更廣泛的關注。多名美國官員和專家學者的評論表示,隨著中共威脅的增加,落實這一建議的條件已經成熟。

大紀元報道,在9月末美國副國務卿史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提議,美國正式考慮與亞太國家建立北約式聯盟,以攜手對抗中共政權。

此外,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R. Stilwell)10月2日表示,四方會談重點將置於針對共同挑戰的具體合作,針對區域安全、網絡安全及基礎設施等議題進行對話。

史達偉說:「用意在建立及促進印太地區的安全,特別是隨著中國(中共)在該地區的戰術、侵略與脅迫增加。」

國際事務專家表示,雖目前該會議未有具體建樹成果,但不排除未來,可能發展成類似NATO(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那種防務體系。

據美國之音10月6日報道,前「香格里拉對話」論壇的資深研究員尼爾(Alexander Neill)表示,蓬佩奧此次的東京行,雖然只有短短1天,但可能透過此一結盟來凸顯中共日漸「自我孤立」的行為。因為中共除了北韓外,在亞太區缺乏盟邦面臨窘境。

他表示,雖然俄羅斯和巴基斯坦都和中共交好,但都算不上是安全上的盟邦。

至於中共對四方會議的反應,尼爾說,中共會有反彈,並將其定位為美國圍堵中共、打壓中共的冷戰思維,不過中共這樣的論述很難自圓其說,因為,四方會談成員國的關注點已經不單是美國的國家利益,而是區域內、真正來自中共的武力威脅。

美國聖母大學的戈爾茨教授(Eugene Gholz)表示,從跡象看來,四方會談的4個成員國都對中共越來越反感,這可能導致某種程度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