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距縣城三四里。由於家境貧窮,吳生到城裏為一家當鋪挑水為生。他每次得到工錢,都留著孝養母親。從不敢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浪費一文錢。

雖然他又聾又啞,可是天資聰敏,能根據母親的動作和表情,揣測出母親的心意。

每天,孝子必會呀呀地「詢問」母親,想吃甚麼,然後到城裏去買。吳母用四個手指比作一個圓圈,他就知道那是大餅;手指撮在一起蓋住手腕,他知道那是饅頭;如果手指分開成八字,他知道那是水餃;如果手掌伸平,他就知道是魚;如果垂手像提東西,則知道是肉之類的東西。吳孝子能心領神會母親的意思,從來不曾有誤。

漸漸地,吳母變得老邁多病,每次都吃得很少,且經常噎食。吳孝子在沒人的地方,就暗自傷心落淚。當他看到鄉鄰時,必用手指比劃,好像在說:「我母親吃得越來越少。」攢眉蹙額露出憂慮傷心的表情。

如果吳母吃了很多,他會對著母親發出「呀呀呀」的聲音,好像在高興地唱歌,又張開雙手跳舞,模仿演戲人的動作,以博取母親歡心。當他見到鄉鄰時,也會高興地指指畫畫,好像在說:「我母親吃了很多。」拍手大笑做出快樂的表情。

時光飛逝,轉眼吳孝子也50歲了,依然每天侍奉母親,從來沒有改變過。每到寒冬降臨,吳母睡覺之前,吳孝子必會先用己身為母親暖被窩。被窩暖熱後,侍奉母親安寢,自己則趴在床邊,直到聽到母親的酣息聲,才悄悄離開,到自己的草床上去睡。

每當夏天來臨,吳孝子在門口懸掛蘆席簾子,讓母親睡在中堂的竹榻上,自己則解下衣服睡在門口,吸引蚊子叮咬自己,替母親擋住蚊蟲。

雖然吳家靠近田野,最容易滋養蚊蟲,然而蚊蟲竟在這裏絕跡。鄉里人有感於他的孝行,都稱他為吳孝子。由於家境貧寒,他終生未娶,始終如一地孝養母親。

一天,吳孝子挑著一擔水,準備進入當鋪,恰逢縣太爺的公子穿著華麗的衣服也來到當鋪。孝子誤撞到對方,桶裏的水濺到梅公子的衣服上。

梅公子當即大怒,厲聲呵責他。這時當鋪的主管急忙走出來,向公子拱手致歉:「公子不要生氣,這是吳家的啞孝子。」梅公子心中一驚,向他詢問孝子的事蹟。聽聞孝子的孝德後,遂即轉怒為喜,向當鋪借了五貫錢送給孝子。

孝子堅持拒絕,不敢接受。當鋪主管向他豎起無名指。按照當時的啞語,以拇指代表天,食指代表地,中指代表父,無名指代表母,小指代表妻子。

孝子見到無名指,知道公子是憐憫他的老母親,於是跪倒在地,叩首拜謝,並「呀呀」地指著天地,表示感激。

幹完活,孝子帶著錢回家。剛進村,就看到母親正靠著門等他呢!吳母見他帶回來那麼多錢,大為震驚,連忙問他這些錢從哪兒來的?孝子一面「呀呀」地說著,一面用手比劃著。

吳母擔心他因為貧窮,誤入歧途去行竊,於是遍問鄉鄰,誰也不知道那錢是從哪兒來的。吳母呵斥他跪下,憤怒地說:「我寧可有一個殘疾挑水的兒子,也不願有一個有邪心穿牆行竊的兒子!」

她自己拄著枴杖,親自來到當鋪。問過店裏的主管後,才知道金錢原來是梅公子相贈。於是一面唸著佛號、一面走回家。

從吳家到縣城,往返七八里路。吳母年老體弱,步履蹣跚,半天才回到村裏。見兒子還跪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吳母笑著安慰兒子,吳孝子也擦乾眼淚,一面笑著、一面舞著,牽著母親的衣服,看著母親的床鋪,想為她做新的,卻又不知從何做起。

恩縣縣令梅公知道後,贈給孝子一塊匾,以嘉獎他的孝德。孝子哭著不敢接受。鄉鄰就將匾懸掛在土圩門(土圩,圍繞村落的障礙物)上,作為全村人的榮耀。

後來,捻軍造反,流竄鄉里,到了此地,見到了這塊匾,立即雙手合掌加額以示敬意,說:「這是孝子的鄉里,不要驚動他。」

既然已來到這裏,這些捻軍就想見識一下孝子的風範,於是對守護鄉村的衛士說:「如果肯讓吳孝子登上城垛,讓我們瞻仰一下他的容貌,我們馬上就撤退。」

但吳孝子始終牢牢地守著母親,搖搖手不敢離開。雖然捻軍未能如願見到孝子,終是感念他的孝德而撤軍離開了,全村百姓因這一方孝子匾,避免了一場刀光血影,得以保全。

(據《夜雨秋燈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