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患有抑鬱症、有自殺傾向的聾啞男子,在葵涌醫院留醫2星期後,出院回家的次日跳樓自殺身亡。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張超雄與死者家屬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批評醫管局及葵涌醫院的人為疏忽造成嚴重後果,並呼籲醫管局對聾啞人士就醫的制度進行檢討。

死者妹妹陳小姐(化名)憶述,哥哥陳先生(化名)1個月前因為失眠主動向社工求助,4月21日在社工安排的手語翻譯員陪同下去門診看醫生,之後被轉送瑪嘉烈醫院急症室,再次被轉送葵涌醫院住院治療。一個星期後,葵涌醫院通知家屬病人可以出院,但是在陳小姐力爭下又住院1個星期。5月5日,醫院再次要求病人出院。6日下午,陳先生由女兒接回家,回家後有自殘行為,女兒打電話到醫院求助,但是醫院並沒有提供支援。7日上午10時,陳先生跳樓身亡。

陳小姐批評醫院沒有耐性與聾啞病人溝通,也沒有主動向家屬詢問病史,而家屬要求見醫生則被以疫情為理由拒絕。

立法會議員郭家麒也指,醫院用紙筆與病人溝通,而與病人有10年接觸的翻譯員曾主動聯繫醫院,醫院也沒有理會,後來在家屬要求下才找了一個不熟悉病人的翻譯員。郭家麒還表示,醫院沒有詳細觀察病人的病情,就開了一個很重的藥,讓親屬回家看著病人,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陳小姐指,醫院在出院後沒有提供支援,也沒有對家人解釋清楚藥物的效果,導致悲劇發生。陳先生的妻子已經去世,女兒還在讀書。陳小姐說:「家裏沒有人能照顧他,只有一個年紀很小還在讀書的女兒,怎麼能照顧好他?他回到家有自殘的跡象,女兒打電話到醫院,沒有人支援。」

郭家麒批評醫管局與葵涌醫院高層對事件負重要責任。他指出,公立醫院精神科病人出院並非只由主診醫生決定,而需要由顧問醫生決定,不可以將責任推給下級醫生。「你不去審視每個病人出院,包括有自殺傾向的,這間醫院上司要負所有的責任,而最終的責任是醫管局的。」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聾人的精神健康問題較一般人嚴重,而求診也遇到很多困難。他又指,「醫管局的手語翻譯制度已經建立,為何這次沒有充份利用,也需要立即向公眾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