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科技脫鉤加速,十月,市場更加關注美國是否會對中共當局開啟金融脫鉤。中共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日前稱,美國與中國在金融領域「脫鉤」等同自殺,並指中共當局有三個因素應對。有評論人士表示,這三個論點並非解決方案,與問題核心正相反。同時,美國將在十月推出的兩項金融制裁引發市場關注。

黃奇帆提三因素應對金融脫鉤

10月9日,中共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在中國中小企業投融資交易會的「小企業大夢想」高峰論壇上演講時稱,美國若在金融領域與中國「脫鉤」,是「殺敵一千,自損兩千」,等同自殺。

黃奇帆指,中共當局有三大因素可抵禦美國的金融脫鉤;第一:中國資本項下沒有自由兌換,「沒有自由兌換就無法隨意衝擊中國」。第二:中國300萬億人民幣的金融資產中,外資僅佔1.8%,「翻不了大浪」。第三:在中國運行進行金融業務,須受中共當局規則的限制,否則「照樣處罰」。

對此,香港時事評論員鄒文禮表示,黃奇帆的以上三個論點,其實不是解決方案與解決中國外匯短缺及美元在全球國際貿易結算中佔主導地位亦無關係。美國若要與中國金融脫鉤,只需禁止中國用美元做國際貿易結算,無需理會中國內部金融法規。

他強調,中、美金融脫鉤問題的核心,不在於美國想用金融工具衝擊中國的貨幣或金融系統,正相反,美國是想禁止中國使用美國的金融工具,包括美元及全球美元結算系統。

黃奇帆的應對「法寶」也與中國大陸不少經濟學者的看法相背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國世界經濟學會會長余永定,於今年8月曾公開表示,在金融方面,中共當局的確面臨「美國一系列的威脅」。

余永定稍早前對路透社表示,中美全面脫鉤並非不可能,例如,被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美元結算系統排除在外。不能用美元、不能用和美元相關的結算體系來進行業務。

中共當局於今年7月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令香港「一國兩制」不再,外界曾關注美國會對中共當局採取何種制裁方案。對此,香港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曾表示,美國擁有實施制裁的「核選項」,「真正的武器在於是否限制美元的使用或是美國金融體系的運用」。他並指,「如果針對政府,這會是其中一個核選項。」

十月金融脫鉤風險增加

除了禁止使用美元及美元金融體系之外,十月,美國或可能在兩個領域對中共當局進行金融制裁。

美國政府於今年7月14日出台《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法案的制裁級別分為兩級,包括對破壞香港自治與自由的中國大陸和香港政府官員施加「一級制裁」,對所有與之有業務往來的金融機構施加「二級制裁」。

美國財政部於8月7日宣布制裁11名中國大陸和香港現任或退任官員。據香港律師會網站介紹,《香港自治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在法案通過的90天內向國會提交破壞香港自治的個人名單。在此之後的30至60日,美國財政部長必須提交一份報告,列出與以上被制裁人士有重要交易的金融機構。

10月7日,美國並未公佈相關的「二級制裁」名單,外界估計名單最快或在10月12日公佈。

對於被制裁的金融機構,將面臨禁止向美國金融機構借貸、禁止銀行交易以及禁止外匯交易等一系列制裁。

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今年下半年的《國際經濟和主要貿易夥伴匯率政策報告》預計將在10月出版。外界關注中國在內的9個在匯率操縱觀察名單上的國家,是否會被定為匯率操縱國。

以南韓為例,南韓在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之後,在1988年11月至1989年4月期間,韓圜累計升值5%以上;同時,南韓總出口額,尤其是對美國的出口增速大幅下滑,1989年南韓經常項目順差同比減少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