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4月16日)發推文,稱中、俄趁機貶值貨幣,令外界猜測特朗普是否在暗示美元政策將轉強。

近期,中、美之間貿易「摩擦」升級,同時美國就英國「間諜毒殺」事件加入歐洲國家制裁俄羅斯,且美英法聯合空襲敘利亞生化武器基地,加上美國財政部公佈半年度貨幣報告才三天,而新報告只把中國列入觀察對象,而俄羅斯甚至沒有上榜,特朗普周一的推文讓外界甚是好奇,此舉是否會引發中、俄與美國之間的新一輪緊張局勢。

特朗普推文稱,「在美聯儲持續加息的同時,俄羅斯和中共正玩貨幣貶值遊戲。美國不接受!」

對應美聯儲從2015年末以來六次漸進式升息,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則呈現倒U形走勢。2015年人民幣突然貶值,年末離岸人民幣處於6.55左右,此後人民幣匯率逐漸走高,在2016年底接近破7;但進入2018年後,近期人民幣匯率一路下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周一(16日)晚間23點收報6.2881元。

而俄羅斯盧布在過去一年間,兌美元匯率下降了10%,周一兌美元開盤報62.62。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投資總監德米特里耶夫(Kirill Dmitriev)表示,俄央行可能會在5月上調或下調關鍵利率。

白宮經濟顧問倡導「強美元」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新任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一直是「強美元」的支持者。在進入白宮就職前,庫德洛是CNBC資深撰稿人、《國家評論》(the National Review)經濟編輯。

他在今年2月曾發表聯合署名文章,題為「庫德洛:特朗普需要重返『強美元』時代」,指特朗普經濟議程在稅改以及放鬆管制後,仍缺少繁榮的支柱——一個穩健的美元戰略。

庫德洛表示:「2017年美元走軟,我們希望它穩定下來。」他認為,沒有甚麼能比外匯市場疲軟的美元更快地讓美國經濟出問題。

文章說,以史為鑒,列舉多任美國總統,如尼克遜、福特、卡特、布殊和奧巴馬,認為他們的政績被疲軟貶值的美元、飆升的通貨膨脹、飆升的利率以及金融或商品泡沫所抵消。

但他也指出列根政府時期與眾不同。美元在外匯市場上的價值從1985年上升了67%,而黃金價格、利率、通貨膨脹都從兩位數的高點下滑,同時美國經濟重新活躍起來,股市更是開啟了18年的牛市。

如果再往前看,甘迺迪總統在1962年5月通過稅收法案後,也重申美元和黃金的強走勢,啟動了「60年代」(Go-Go Sixties)難以置信的繁榮。

文章寫到,「伴隨較低的通脹率,強勢美元是美國經濟繁榮的重要支柱,但我們擔心白宮不會採取這一策略。因此,我們敦促特朗普政府重返成功的『強美元』(King Dollar)政策,這些政策在上個世紀60、80和90年間都發揮了作用。」

文章引用庫德洛的話說,貨幣(美元)貶值和疲軟都不會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相反,伴隨著相對的價格變化,美元的疲軟導致貨幣貶值國家的通貨膨脹。

文章指,展望未來,特朗普政府應該倡導健全、穩定、堅挺的美元,因為一個偉大的國家必須要有可靠的貨幣;並建議說,如果美元繼續走低,那麼美聯儲應該介入儲備準備金,收回多餘資金。

特朗普本人也在1月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隨著美國經濟實力變強,美元將會越來越強勁,「最終我希望看到強勁的美元」。而財政部長姆欽在1月也發聲明重申,現行美元政策是對美國經濟基本面的反映。

但也有市場人士對美元走強持質疑態度。荷蘭國際集團(ING)貨幣策略師帕特爾(Viraj Patel)表示, 「這是(特朗普)政府希望美元疲軟的另一個暗示信號 ,尤其針對其主要貿易夥伴。」

他認為,如果特朗普政府繼續重視重商主義政策,美元走軟的預期仍持續在貨幣市場中。按照經濟學原理來看,匯率相對較低,會對國內出口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