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武帝十六歲登基,皇后阿嬌一直沒有生育。直到漢武帝即位十三年之後,公元前一二八年,衛子夫才給漢武帝生下了第一個兒子,此時阿嬌已經被廢一年有餘。漢武帝得了皇子非常高興,便把衛子夫立為了皇后。七年後,漢武帝把這第一個兒子立為了太子。但三十多年後卻發生了一場重大的宮闈變故。

◎太子劉據

第一個兒子出生的時候,漢武帝非常高興,給他取名劉據,並讓當時的詞賦家東方朔和枚皋兩人專門寫了一篇《皇太子生賦》,感謝神明。由此可見,漢武帝在這個兒子出生的時候,已經決定立他為太子了,但是實際冊封是在七年以後。等到太子成年之後,漢武帝給太子修了一個很大的花園叫博望苑。我們知道漢武帝是非常反感大臣們養士的,漢武帝對養士的人,如竇嬰、灌夫等都很反感,但是太子是一個例外,漢武帝特許太子養士,可以和天下豪傑們結交,討論天下大事,因為這樣,太子就有機會接觸各種各樣的人才。

太子從小就學習儒家的學問,他的性格非常好。《資治通鑑》用四個字描述了太子的性格:「仁、恕、溫、謹」。意思是,仁愛、寬厚、溫和、謹慎,這就和漢武帝的性格差異很大。漢武帝是一個個性十分張揚的人,所以漢武帝也說,這個兒子不像他。衛子夫在生這個兒子的時候,已經進宮十幾年,至少也將近30歲了。這個兒子被封為太子的時候,衛子夫應該是35歲左右。又過了一段時間,衛子夫就40多歲了,年長色衰。這個時候,漢武帝又開始喜歡別的女人了,那些女人也給漢武帝生了兒子,衛子夫就覺得,自己這皇后的位置和太子的位置都不太安全,心裏有些擔憂。

衛子夫 (圖/新唐人電視台)
衛子夫 (圖/新唐人電視台)

此時,衛子夫的弟弟大將軍衛青還活著。漢武帝知道這娘倆包括衛青心中的憂慮,有一次特別召見衛青,對他講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漢武帝說:「漢家庶事草創,加四夷侵陵中國,朕不變更制度,後世無法;不出師征伐,天下不安;為此者不得不勞民。若後世又如朕所為,是襲亡秦之跡也。太子敦重好靜,必能安天下,不使朕憂。欲求守文之主,安有賢於太子者乎!聞皇后與太子有不安之意,豈有之邪?可以意曉之。」

這段話當時我讀的時候非常感慨,為甚麼呢?因為我發現漢武帝的目光非常深遠。漢武帝當時四處開邊,打了很多仗,打得轟轟烈烈,我們感覺好像漢武帝是喜歡打仗的。但是看看漢武帝和衛青的這段對話,你會發現漢武帝其實早就想到,等戰爭結束以後,把國家的政策調整為休養生息。

漢武帝對衛青說的這些話,意思是現在中國受到四面少數民族的威脅,尤其是匈奴的威脅,所以我打仗是迫不得已的;再一個,國家有很多事情要辦,而這個國家沒有一個確定的制度。我們知道以前戰國時期的百家爭鳴,到後來秦的法家,到漢初的道家,不同的意識形態,都不適合於一個中央集權的政府管理,就是這個國家的意識形態到底應該是甚麼,如果不定下來的話,後世就沒有一個可以參照的標準,所以漢武帝說,我不得不變更制度,然後他說,對外用兵這種事情是不能持久的,這樣的政策如果持久的話,最後的結果就是跟當時被滅亡的秦國一樣,所以說如果後面的皇帝也像我這麼做事的話,就會走秦王朝滅亡的老路。他說,將來我們一定要把政策調整為與民休息。太子是一個非常穩重、喜歡安靜的人,將來要守住江山的話,除了太子之外沒有更好的人選了。所以他告訴衛青,你去跟你的姊姊衛子夫、外甥劉據說,我絕不會更換他們。

衛青把這些話對衛子夫和太子轉述以後,衛子夫很感動,脫下自己的首飾,向漢武帝謝罪。

但是漢武帝畢竟還有很多其他的妃子、其他的兒子,漢武帝為了安撫太子的心,每一次出巡的時候,都讓太子監國,國家大事由太子直接處理。等到漢武帝回來之後,劉據就挑重大的事情向皇帝匯報,漢武帝從來不否定他做的任何一件事情,有的事情如果不匯報的話,漢武帝連問都不問,以表明漢武帝對這個兒子非常的信任。

◎理念衝突

漢武帝喜歡用一些酷吏,因為他當時要做很多大工程,國家處在那種戰爭狀態,或者是準戰爭狀態,所以法律非常嚴厲;而太子極為寬容。有時,漢武帝對一些事處罰太重,等漢武帝不在的時候,太子劉據就會做一些調整,對老百姓、對官員更寬鬆一點。他的做法引起了衛子夫的擔憂。衛子夫說,你父親做的事情,你當兒子的不要隨便改,你父親喜歡嚴厲的話,就讓他嚴厲下去。但是漢武帝知道了這件事之後,特意找到太子說,你做的是對的,希望太子繼續這樣做下去。這樣就帶來一個問題,就是漢武帝用很多酷吏,而太子非常寬容,那麼大臣和國之儲君之間,就有理念上的矛盾。

在漢武帝的大臣中,有一批人讀了很多聖賢之書,非常寬厚,他們認可太子;而那些嚴酷、奸邪的人就反對太子。奸邪的人容易結黨,因為他們擔心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所以他們就喜歡搞一個小集團,要去整太子;而這些寬厚的人不結黨,所以他們對太子沒有形成強有力的支持。因此可以說太子有敵人,而支持他的人卻很少,他的地位確實是有些不穩。

◎頻遭陷害

大將軍衛青去世以後,那些小人就想把太子換掉。當時陷害太子的主要是蘇文,這個人的官職是黃門,所謂黃門就是天子身邊的侍衛官。他經常在漢武帝身邊說太子的壞話。還有一個叫常融的人,經常盯著太子的一舉一動,然後添油加醋地向漢武帝匯報。太子是衛子夫生的,所以人們有的時候稱他為衛太子。有一次太子去衛子夫的宮裏待了很長時間也沒出來,蘇文就向漢武帝匯報說:「太子與宮人戲」,意思是說太子和宮女在皇后的宮裏亂搞。漢武帝聽後沒有責怪太子,反而賞賜了太子200多個宮女,其實這事是蘇文自己編的。太子回宮後,發現憑空多了200個宮女,非常奇怪,一打聽是蘇文誣告他,所以太子很生氣,當時皇后衛子夫也很生氣。衛子夫注意到蘇文一再這麼陷害太子,所以對劉據說,你能不能找個機會把蘇文殺掉?太子說,不用了,父親是何等英明之人,我不做壞事的話,父親遲早會知道的。

有一次漢武帝生病時召見太子,當時派去傳話的小太監就是常融。常融回來後對漢武帝說,太子聽說皇上病了,面露喜色。漢武帝當時默然不語,因為感覺好像是說你兒子盼著你死了,他好做皇帝。過了一會兒太子來了,漢武帝觀察太子,發現太子果然是有說有笑,好像心情很開朗,但是仔細觀察,發現太子臉上有淚痕。漢武帝很奇怪,就派人去調查,發現實際上劉據聽說父親生病後,痛哭了一場,但是在父親身邊不敢表現得太過傷心,因為當時漢武帝歲數也不小了,怕父親會想,兒子這麼傷心,是不是自己病重不治呀?所以他故意在父親面前有說有笑。這樣漢武帝就了解了劉據的孝心,於是把那個說太子壞話的常融殺了。

漢武帝不是一個偏聽偏信的人,加上皇后衛子夫非常低調,太子又很謙和,所以他們位置就一直保持了下來。(待續)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