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巫蠱事件,皇后阿嬌被廢。兩年後,衛子夫生了第一個兒子劉據。六年後,劉據被立為太子,衛子夫也被封為皇后。因寵愛皇后,漢武帝欲將衛子夫的弟弟衛青封侯,但因當年高祖所訂「白馬之盟」的限制,衛青只有打仗立功才可封侯。

公元前129年,就是阿嬌被廢的第二年,漢武帝開始了對匈奴正式的戰爭。當時漢武帝派了四個人,各帶兵一萬攻打匈奴,一個是衛青;一個是當年救了衛青的、他的好朋友公孫敖;一個是太僕(相當於交通部長)公孫賀;還有一個就是著名的飛將軍李廣。

◎龍城戰役 衛青得勝 

公孫賀帶著軍隊出去後,沒找到單于的軍隊,因為單于不是駐紮在一個地方,而是來回走動的,所以公孫賀到大草原上轉了一圈又回來了;公孫敖比較倒楣,他碰到了單于,也就是碰到了匈奴的主力,一萬人出去死了七千,剩下三千跑回來了;李廣比他更倒楣,李廣也碰到了單于,一萬人全軍覆沒,李廣自己被生擒受了重傷。

因為當時匈奴人知道李廣打仗很厲害,有「飛將軍」之稱,所以想生擒李廣。抓到李廣之後,把他放到一個網兜裏,拴在兩匹馬的中間往回走。李廣偷偷觀察,發現其中一匹馬不錯,於是在網兜裏靜養,保存體力。突然間他從網中跳起來,一腳把騎馬的少年踢下去,上了那匹好馬,並搶了那個少年的弓箭,然後策馬狂奔逃了回來。

衛青很運氣,他帶兵進攻了一個叫龍城的地方。王昌齡的詩「但使龍城飛將在」,指的就是龍城之戰的衛青。龍城是匈奴人祭祀天地祖先的地方,所以到那兒去,一定能夠找到匈奴人,不會像公孫賀一樣,轉了一圈找不著匈奴;但是如果衛青運氣不好,也碰到匈奴主力,那衛青也是很危險的。但是,衛青的運氣非常好,當他進攻龍城的時候,龍城匈奴人的兵力非常少,所以衛青去了之後,殺死了幾百人就回來了。

四路出兵,兩路失敗;一路無功而返;只有衛青一個人取得了一個小戰役的勝利,所以他回來後,漢武帝很高興,封衛青為關內侯。關內侯是準侯爵,一般來說封侯有一個自己的封國,給你一塊土地,這個地方的租稅就歸你了。關內侯沒有封地,只有封爵。

◎河南之戰 重創匈奴

從公元前129年的龍城之戰,到公元前90年的最後一場戰爭,漢與匈奴大大小小的戰役打了很多次,其中最重要的戰役有三次。第一次為河南之戰,這個河南不是指中國的河南省。我們知道,黃河是像漢字的「几」字,中間凸起的這部份叫做河套地區,河南之戰就是黃河以南、在河套地區的戰役。這場戰役發生在公元前127年。

這裏先介紹一下單于政府的組織結構:單于是匈奴的最高統帥,相當於皇帝。他當時佔據的地盤很大,東面到朝鮮,西面到蔥嶺,就是帕米爾高原,相當於從中國的東北,一直到新疆的最西邊,整個的中國以北的地區全都是單于的勢力範圍,當然並不是完全由單于直接控制,有一些是單于的屬國,這些屬國主要分佈在西域,即新疆以北。單于自己的王庭在中間,他的左面和右面分別設置了兩個王,一個叫左賢王、一個叫右賢王。左賢王一般由單于的太子來擔任。這裏的左右是指站在匈奴的位置,往大漢方向看,所以左邊實際上是東邊。從山西省的西北,穿過內蒙古的南部,一直到朝鮮,這一部份是歸左賢王管。從陝西的北部到甘肅、青海一帶,這一部份歸右賢王管。再往西就到了中國新疆的北面,那裏是一些少數民族,他們屬於匈奴的屬國。可見當時匈奴的勢力非常龐大,對漢政府的威脅也非常大。

第一次河南之戰,是因為匈奴當時侵擾了漢地的漁陽和上谷,相當於今天的北京和河北一帶。漢武帝做了一個非常英明的決策:當單于的主力集中於漁陽和上谷的時候,由於兵力不足,西面河套地區就空了,所以漢武帝派衛青去進攻河套地區,殺死了匈奴幾千人,俘獲牛羊上百萬頭。

這一戰產生了三個重大的影響:一、重創了匈奴的經濟;二、再一次將匈奴逐出河套,使匈奴失去了良好的天然牧場;三、解除了匈奴對都城長安的威脅。鑒于這次勝利具有如此重大的戰略意義,衛青也被封為了真正的侯爵——長平侯。

◎消滅右賢王主力 衛青登上人生巔峰

河南之戰三年後,衛青再一次出戰。這一次戰役對歷史的影響不是很大,但是對於衛青本人的影響很大。這一次衛青越過陰山六、七百里,去攻擊匈奴的右賢王,是匈奴的一級主力部隊。當時右賢王根本就沒做準備,因為從來沒有漢軍出塞來攻擊他們,過去秦始皇最多打到河套,就不再往北打了。所以當漢軍突然而至時,右賢王正喝醉了酒在那兒躺著。他一看漢軍來了,倉皇中騎上馬,只帶了一個愛妾還有幾百個壯士跑掉了。就這樣,匈奴右賢王的一級主力部隊,就被衛青消滅了。

衛青回到邊塞的時候,漢武帝派人拿了大將軍印到邊塞來,封衛青為大將軍,即三軍總司令。漢代軍制,大將軍下面設一些重號將軍,如驍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前將軍、後將軍、左將軍、右將軍。重號將軍是常設將軍,這些將軍是可以開府的,就是可以設立自己的辦公室,有自己的辦事人員。重號將軍之下,還有些雜號將軍,雜號將軍就是開戰前臨時封一個人做將軍,打完之後回來了,將軍稱號就撤銷,如強弩將軍、輕車將軍等。衛青這次被拜為大將軍,是名副其實的三軍總司令,而且漢武帝封衛青六千戶,還把他的三個兒子全部封侯,他的三個兒子這個時候尚在襁褓之中。

衛青是一個很謙讓的人。他對漢武帝說,我們這次勝利是將士血戰才取得的,我的三個兒子都還抱在懷裏呢,怎麼可以封侯呢?這我沒法向將軍們交代啊。漢武帝說,我沒有忘記這些為我立功的將軍。於是漢武帝封了七個將軍為侯,又封了三個將軍為關內侯。

這一次是漢軍第一次出塞遠征,取得了輝煌的勝利。在大漢跟匈奴整個的戰爭中,有三大戰役是影響最深遠的。第一次是河南之戰(公元前127年),搶河套地區,第二次戰役發生在公元前121年,被稱為河西之戰。

前面提到黃河就像漢字的「几」字,左邊這一撇再往西被稱為河西,相當於現在的甘肅。甘肅是一個從西北到東南非常狹長的區域,北面是蒙古高原,南面是祁連山,也就是說,出了陝西進入甘肅之後再往北,一邊是高原,一邊是祁連山,中間只有一個非常狹窄的通道。這個通道長九百公里,最窄的地方寬度只有幾公里,它的最東面在烏鞘嶺,最西面在玉門關,中間這個九百公里的狹長區域為河西走廊。河西走廊是從中國或者說從中原地區到達西域或者是新疆的一個必經的通道。第二次重大戰役,就是漢武帝決定要打通河西走廊。

河西之戰的領軍統帥不是衛青而是霍去病。霍去病是衛青的姊姊衛少兒的兒子,是衛青的外甥。衛少兒當時和一個叫霍仲孺的人私通,生下了霍去病。霍仲孺有兩個兒子,一個是霍去病,另一個是後來輔佐了四代皇帝的西漢名臣霍光。

霍去病於公元前123年嶄露頭角,當時他跟衛青一起去攻打匈奴,帶著八百壯士衝入匈奴軍中,殺死匈奴兩千人,而且殺死了單于祖父輩的一個侯爵——籍若侯產,並生擒了單于的叔父,因而一戰成名。回來後漢武帝非常高興,把霍去病封為冠軍侯,而此時霍去病只有十八歲。在後來的河西戰役和漠北戰役中,霍去病的光芒甚至超過了衛青,成為最耀眼的一顆將星。那麼霍去病與衛青又是如何在河西戰役和漠北戰役中,給予匈奴致命打擊的呢?請看下一章《英雄傳奇》。◇(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讀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秦皇漢武》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於2019年底面世。

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