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香港大學博士後研究員閻麗夢近期接受英文《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欄目的採訪,再次講述了中共掩蓋信息的最初情形。

閻麗夢今年四月逃往美國,七月上旬曾接受霍士新聞採訪。她曾發表過兩篇關於病毒研究的論文,一篇於三月在《柳葉刀傳染病雜誌》上發表,另一篇於五月在同行評審類研究雜誌《科學》上發表。

她表示,她所在大學的導師,兼任世界衛生組織顧問,掩蓋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傳人的信息。

從2003年沙士疫情爆發起,閻麗夢所在的香港大學實驗室就一直在研究冠狀病毒。這個實驗室是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頂級機構,她是該大學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員。

閻博士在中國長大,從中國大陸多所大學畢業。據她講,在12月末她的導師潘烈文(Leo Poon)教授交給她一項任務,指示她利用她與中國的關係網,調查那裏的病毒情況。她所在的實驗室隸屬於世界衛生組織。

閻麗夢說:「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的參考實驗室,他們需要向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全世界,匯報他們所了解的全球衛生監測狀況,這就是為甚麼潘烈文教授,最初讓我去做秘密調查的原因。由於來自中國政府的信息匱乏,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參考實驗室的代表,我通過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網,獲取資訊。」

通過她在中國疾病控制中心CDC工作的科學家朋友,閻博士2019年12月31日得知在一些家庭成員之間出現了感染,這是人傳人的明顯跡象。

「做出這樣的判斷不是甚麼難事兒,這些都是非常基本的事實,你和病人一談就了解了。作為公共衛生專家,根據事實得出這是人傳人的結論,或者這不是人傳人,對他們來說非常容易。」

可是,當閻博士把這些信息告訴給她的導師潘烈文教授時,他只是點點頭,告訴她繼續工作。而在同一天,香港媒體引述潘烈文的話說,沒有跡象表明在中共病毒和沙士之間存在聯繫。

據當地媒體報道,2019年12月31日香港大學的另一位病毒學教授——袁國勇(Yuen Kwok-yung)——也向香港城市衛生官員,匯報了病毒引發全球疫情的可能性。

閻博士還講,馬利克·佩里斯(Malik Peiris)教授,另一位世界衛生組織顧問,她所在的實驗室的聯合主任,也知道疫情爆發,但是甚麼話也沒說。

1月9日,世界衛生組織發表聲明,說沒有跡象表明病毒會輕易地人傳人。

閻麗夢說:「世界衛生組織在這場COVID-19(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的行為,包括說謊、與中共政府合作,還有後來發佈誤導性信息,比如這不是全球瘟疫(pandemic),比如沒有必要把中國封閉起來。我說的是旅行禁令,對不對?還說沒有必要戴口罩,沒有必要使用羥氯奎,等等。」

閻博士說,她一直在悄悄地向海外中文媒體,提供中國醫院的內部消息,揭露當局如何審查資訊,可是西方媒體和政府,沒有關注她提供的消息。

閻麗夢說:「我發現,英語國家和漢語國家彼此完全隔離。我們的信息,可以高效地傳遞給漢語聽眾,但是在海外,在人們面臨這場全球性瘟疫之際,他們得到的信息,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國政府的假信息的干擾」。

出於這個原因,她決定來到西方,與世界分享她所知道的一切,但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閻麗夢說:「在我逃離途中,香港政府通知了北京的國安部,於是他們派人去青島,我的家鄉,到我家,威脅我的家人。」

她說當局還用她的名字,在面書上開設虛假帳戶,並且在推特和紅迪網(Reddit)散佈關於她的謠言,企圖破壞她的名譽。

她說:「此外,儘管我在《自然》雜誌發表的論文,署名為聯合作者,他們卻說我在香港是一個『打醬油的』等等。他們竭力想毀壞我和我的名譽,阻止我,不讓我說話。」

「人人都有權了解真相,誰也不能置身事外,包括你的健康、你的生計、你的生命。因此我們應該回去找到這場瘟疫的肇事人。我說的是中共,追究他們的責任。」

香港大學確認了閻博士的研究員身份,但是說她的指控是道聽途說。

中共當局說他們不知道閻麗夢博士,並稱中國對瘟疫爆發一直保持透明。#

原報道見英文新唐人:https://www.ntd.com/whistleblower-doctor-on-beijings-ccp-virus-coverup_491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