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情迅速升級,全球科學家和時間賽跑,試圖找出解決方案。一名香港專家發表專文指出,想要遏止疫情,必須先解決三個問題。

世界衛生組織定於2020年2月11日召開緊急會議,邀請科學家討論中共肺炎疫情及其應對措施。預定出席該會議的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梁卓偉 (Gabriel Leung)2月10日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文指出,WHO的緊急會議是一場「拚圖」大會,與會的科學家將拼湊目前已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可能來源、傳播方式、潛伏期,以及相關研究成果,期能對這個新病毒有更清晰的認識,並且從中找出解決方案。

梁卓偉認為,對追蹤傳染病的科學家來說,現在最緊迫的三項問題是:如何估計中共肺炎的致死性以及哪些是最容易被感染的人群;取得有關新冠病毒傳播方式的詳細信息;評估截至目前為止的控制措施是否有效。

臨床冰山下的感染人數及誰最容易被感染

對於第一個問題,梁卓偉指其是典型的「臨床冰山」問題,包括:有多少人是隱藏在表層以下的輕度感染者或者無症狀的感染者?這些人通常不知道自己已被感染。

為了解中共肺炎的嚴重性,梁卓偉的團隊協助中國專家分析武漢當地早期425名確診病例的臨床症狀,發現其中65%的人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也沒有與其他出現肺炎症狀患者接觸。這意味著,某些感染者有可能不會出現明顯症狀。

此外,由於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及死亡人數都在不斷地變化,而且速度各有不同,因此也很難在現階段估計致死率。

梁卓偉在文中寫道,有很多研究團隊正在估算這個新病毒的致死率,本周WHO緊急會議後,科學家或會更有信心地指出,新冠肺炎的致死率究竟是類似季節性流感、SARS,還是1918年到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

根據維基百科,全球季節性流感的年均致死率小於0.1%;SARS的致死率平均為11%;1918年到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的全球致死率並沒有相關數字,估計在10%到20%之間。

「如能知道可能的死亡、重病,以及無症狀的人數,將有助於衛生當局確定必須採取的應對措施的強度,例如可以更好地估算需要多少張隔離床、心肺機和藥品。」梁卓偉說。

除了掌握嚴重程度外,還要弄清楚容易被感染的人群。梁卓偉說,截至目前為止的數據表明,長者、肥胖者和有潛在健康狀況的人是高風險群。

值得注意的是,迄今兒童被感染的人數雖然較少,但是有可能是他們沒有表現出肺炎症狀,或者他們真的是免疫的族群?那麼他們有無可能是感染他人的「沉默的載體」?針對這些問題,梁卓偉指出,科學家有必要須研究未滿18歲的族群,以找出答案,幫助政府調整措施,例如,是否需要關閉學校。

新冠病毒如何人傳人?

梁卓偉領導的研究團隊1月31日在知名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發表論文指出,依其模型分析,截至1月25日,武漢市當地75,815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這個數字遠大於中共公佈的病例數據。


「這項研究的目的是要警示衛生部門,儘速採取措施,以避免發生嚴重結果」,梁卓偉說,現在需要找出中共病毒的基本繁殖數(R0),才能作為未來衡量疫情是否往下降的參考指標。

此外,他推測未來幾天或幾周內將獲得更多數據,以了解中國以外的地區是否出現大流行。截至周一,在中國大陸以外確診病例數最多的地點是停靠在日本橫濱的「鑽石公主號」郵輪,至少135人確診。

目前控制措施的成效

最後,梁卓偉說,科學家還需要評估自爆發以來所採取的各項控制措施或隔離措施的成效。

他指出,科學家面臨的挑戰是,如何量化評估戴口罩、關閉學校和封鎖城市等措施,可以降低多少感染人數。

在科學家找到所有的答案之前,梁卓偉認為如果每個人都發揮作用並保持警惕,也有可能擊敗中共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