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武漢肺炎(又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自去年底傳出後,近日疫情快速增長,上周末兩天內新增了139名確診病例,疫情並擴散到泰國、日本、台灣、美國等地。至1月21日止,兩岸累計確診人數已達319例,香港亦有118例懷疑病例。然而,目前疫情恐將持續擴散趨勢。

究竟,疫情在未來幾周內會不會持續擴散?有哪些因素可能促使疫情實況遭到低估、加速蔓延?中共當局與香港政府有無隱瞞疫情?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今天要來跟大家聊的是當前的火熱話題:武漢肺炎。大家知道,從去年底開始,網絡上開始傳出武漢爆發「不明原因肺炎」,後來官方證實武漢確實出現肺炎疫情,而且疫情不斷向中國各地與海外快速蔓延。

大家從影片中可以看到,醫護人員不但全副武裝,就連病人也被緊密地隔離起來,顯示這次肺炎病毒的殺傷力絕對不容忽視。

目前,肺炎疫情的發展幾乎每天都在快速變化,但我們還是先帶大家回顧整宗事件的發展經過。

去年12月初:武漢地區陸續有病人感染「不明原因」肺炎發病。

去年12月30日:網絡上開始傳出武漢爆發「不明原因肺炎」的官方文件,引發各界關注武漢肺炎。

去年12月31日:官方向媒體證實,關於武漢肺炎的文件是真實的。

1月7日:專家檢測出肺炎是由「新型冠狀病毒」所導致。

1月9日:武漢出現首例死亡病人。

1月13日:泰國傳出首例確診病例。

1月15日:日本傳出首例確診病例。

1月17日:根據英國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推算,武漢當地可能已經有1,700人感染武漢肺炎。

1月20日

中共官方證實,武漢肺炎已經出現「人傳人」現象,並宣佈有14名醫護人員確認感染。同一天,北京、深圳出現確診案例,南韓也出現首例確診病例。

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分部在推特上首度表示,新型病毒有可能「持續人傳人」。

1月21日:台灣公佈首例確診病例。美國公佈首例確診病例。

武漢新增60例,中國大陸累計確診318例,加上台灣確診1例,兩岸感染武漢肺炎人數合計319例。

好,當您看到這集節目的時候,這個數據勢必又發生變化了。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看出,武漢肺炎的病例不但快速增長,而且還迅速向海內外輸出,成為今年世界各地遭遇的首要全球性危機。

當然,關於武漢肺炎或者「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毒來源與更多細節,目前還有待調查研究。不過,我們在這裏要提醒大家關注,有三項風險可能會促使武漢肺炎在未來幾周內繼續快速蔓延:

風險一:中共「進化式維穩」 疫情真相不明

相信很多人還記得,2002年中國爆發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當時中共官方態度是極力掩蓋,多數媒體也都對疫情的進展保持沉默。儘管2002年11月就已經發現首例病人,但中共當局卻拖到2003年2月才首次針對SARS召開記者會,並宣稱疫情獲得控制。

當時,中國工程院院士、知名呼吸內科專家鍾南山公開表示,經過他們研究發現,民眾到公眾場所進行正常活動是不會受到感染的。

時任衛生部長張文康也宣稱,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中國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他還笑著說,到中國工作、旅遊都是安全的,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不過,301醫院退休外科醫生蔣彥永,隨即向美國《華爾街日報》與《時代》周刊發出聲明反駁張文康的說法。蔣彥永披露,當時光是北京的309醫院就已經接收60個感染SARS的病人,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

後來,SARS疫情大規模爆發,造成大量人員死亡,中共隱瞞疫情的做法成為眾矢之的。到2003年7月,中共官方公佈有8,069人感染,774人死亡,但實際的死亡人數很可能遠高於這數字。

這次,武漢肺炎消息爆發後,中共官方的態度表面上不再像過去那樣極力掩蓋,反而很快承認有肺炎疫情,並且派出由鍾南山領軍的專家團隊前往武漢調查疫情。官方承認,目前還沒找到冠狀病毒的傳染來源,也沒完全掌握疫情的傳播途徑,但聲稱疫情仍然是「可防可控」。

這是中共變得開明、透明了嗎?恐怕不是。畢竟還沒找到病毒來源、也沒掌握疫情傳播途徑,那疫情又要怎麼防、怎麼控呢?這種前後矛盾的說詞,是中共官場慣用的維穩話術,簡單說,不管情況怎麼糟,都要跟你說「一切都在黨的控制之中」。

換句話說,中共這次雖然不像過去那樣極力說謊、全面掩蓋,但卻採取了一種「進化式」的輿論維穩,就是主動說出一部份的事實,吸引大家注意,同時掩蓋了其它部份的事實真相。

這種「進化式維穩」,除了讓中共可以主動取得疫情的話語權,同時還營造出一種「黨國有了改變」、「黨還是可信的」、「黨還是可靠的」的進步假相,藉此維護黨的權威感,也有利於中共進行後續的輿論維穩。不過,這種自欺欺人的騙術,阻擋不了疫情的擴散,反而加大了民眾的風險。

最鮮明的例子,就是北大醫院的醫生王廣發,他10天前才強調「整體疫情處於可控制狀態」,10天後他就證實感染武漢肺炎,接受治療。所以,中共這種「表面開明、骨子遮掩」的進化式維穩,將影響海內外社會對疫情的誤判,從而加大疫情擴散的風險。

風險二:確診程序冗長 影響防治效率

根據一名廣東衛生官員披露,目前官方要求武漢肺炎的認定都必須遵照「三步確認協議」。甚麼意思呢?病人首先要通過試劑盒的檢測,出現病毒的陽性反應;然後再通過醫生的專家組臨床診斷,確認病人有武漢肺炎的相關症狀;最後還要等到北京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進行再次檢測,同樣出現陽性反應、也就是「二度陽性」之後,才能宣佈是確診案例。如果沒有通過北京的檢測,那麼病人就只能被認定是「疑似案例」。

這樣的確診程序,表面看起來雖然比較嚴謹,但是整個檢測過程就會相當花費時間,可能造成病人在還沒被官方宣佈確診之前,還會在外面四處遊走,也無法獲得充份治療,可能造成病毒的持續擴散。

況且,病人必須通過北京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檢測才能確診,也等於是讓中共官方握有認定權。這樣一來,中共就有可能根據政治需要,來認定有多少人可以屬於「確診」病例,有多少人只能歸在「疑似」病例。

簡單一句話:你有沒有得武漢肺炎?是黨說了算。

當然,我們不希望中共用這種極端的「政治化」手段來控制疫情,但這項「三步確認協議」也確實提高了疫情擴散的風險。

風險三:年節旅遊潮 擴散風險高

馬上就要過年了,不但有大批民眾要返回家鄉跟家人團聚,還有許多民眾會趁著年假外出旅遊,因此未來這兩三周,很可能會是疫情在海內外大規模擴散的關鍵時刻。

根據估計,今年過年期間,中國將有超過4.5億人外出旅遊,其中有700萬人會選擇出國。加上今年東京即將舉辦奧運,因此預估將有100萬人以上前往日本旅遊。

所以,過年期間繁忙的交通運輸量與出國旅遊潮,不但可能造成病毒在中國境內進一步擴散,還可能把病毒對外輸出,影響世界各地。

● 台灣

目前台灣已經出現第一宗確診案例,不過隨著年節到來,大批台灣企業老闆與員工紛紛返回台灣過年,很可能也會把病毒帶回台灣;雖然台灣當局已經展開檢疫工作,但是如果病毒在潛伏期內還沒發病,也可能造成防疫上的漏洞。

甚至還傳出,有台企老闆疑似感染武漢肺炎,不願留在中國治療,已經想方設法、悄悄回到台灣求醫。這些情況,都難免會對台灣帶來更大的疫情壓力。

● 香港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直到我們拍攝節目前,香港雖然還沒出現確診案例,但「懷疑案例」卻多達118例,相當不尋常。

這麼多的懷疑案例,究竟是程序上還沒完成確診?還是有政治力介入、進行「疫情維穩」?或者這一百多人都真的沒有感染武漢肺炎呢?我們目前不得而知。

但香港與中國大陸的民間往來高度密切,香港政府在反送中運動裏又屢屢說謊、掩蓋真相。因此,香港的疫情數據可信度如何,值得我們格外關注,也請香港的朋友們格外提防這次的武漢肺炎。

小結

好,我們再重複一次這三項可能造成疫情擴散的風險:

風險一:中共「進化式維穩」 疫情真相不明

風險二:確診程序冗長 影響防治效率

風險三:年節旅遊潮 擴散風險高

—疫

詭疾嘯未休

追魂無晝宿

何道避天劫

善德生不朽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