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肺炎給武漢,整個中國,乃至世界帶來巨大災難。疫情因中共官員的不作為、遲報、瞞報等,擴大數倍,造成巨大災難!堪稱人禍。然而,在大陸的媒體、包括自媒體微信上,卻發現一個怪現象,很多是讚頌共產黨的聲音,它製造人禍卻收穫吹捧,讓明白人痛心疾首。那麼中共是怎樣做到的呢?本文將加以分析。

一、揭露中共在人禍天災中的宣傳手段「危機公關」

1月31日,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在央視上接受採訪,說:我現在是一種內疚、愧疚、自責的心態,如果早採取嚴厲的管控措施,結果會比現在好。

我們來看一些大陸媒體的新聞標題,比如這五個來自大陸媒體的新聞標題

◆國務院辦公廳面向社會徵集疫情防控線索建議!防控不力、緩報瞞報一經查實嚴肅處理

◆火神山醫院建設的中國速度

◆拼了,遼寧再次派出一千人醫療隊馳援湖北

◆財政兜底!湖北共計預撥醫保資金10.3億元,確保中共肺炎疫情醫療保障工作

◆閃耀在戰「疫」中的文明之光

看,這就是大陸傳媒現在的狀態,一派「正能量」的聲音。但是以上消息真假、能不能最終落實,我們都不敢保證。

一位深諳大陸宣傳套路的媒體人爆料,每每到了這種中共的危機時刻,從「公關學」角度來看,大陸就會進行一種全國性的「危機公關」,以上官員有限自責還有媒體輿論的統一宣導,都屬於這種「危機公關」的套路。

方式上,至少能講出六種。

一種是,「主持公道的正義化身」,比如:國務院辦公廳面向社會徵集疫情防控線索建議!防控不力、緩報瞞報一經查實嚴肅處理;

一種是,「強力救災,還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比如:火神山醫院建設的中國速度;

一種是,營造一種「救災心切的即視感」,比如: 拼了,遼寧再次派出一千人醫療隊馳援湖北;

一種是,「資源充足、信心滿滿」,比如:財政兜底!湖北共計預撥醫保資金10.3億元,確保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醫療保障;

一種是,「災民得到妥善安置,心態穩定,得到溫暖關懷」比如:閃耀在戰「疫」中的文明之光;

一種是,「全民助威,造勢」,比如:武漢加油,中國加油。

這些元素組合到一起,共同營造出一派美好社會的景象,每次災情都是如此。在某種程度上,似乎給在災難中的緊張情緒解壓。但實際上,這都是宣傳手腕,它會起到幾個作用。

第一,避開問責,出問題的人成了英雄。

大家看到了,我們最近分析的,這次疫情,當局再一次出現瞞報,但是到目前,有幾個責任人,我們不知道;要怎麼檢討,以便下次不出問題,我們不知道。但是,經過宣傳,你神奇地發現,你又愛上了出問題的那個人;或愛上了黨和政府高層的主持公道。

第二,渲染太平,避免拍到百姓真正苦難畫面。

誰也不反對講正面的東西,但在這種嚴重疫情前,最真實的聲音總是被封號,最真實的畫面,總是很難在大陸傳播,全國上下輿論一起「正能量」,這是一種十分不正常的現象。

第三,統一塑造輿論,邊緣化真實的聲音。

當全國時時刻刻都泡在這樣的輿論環境下,就會給民眾,造成一種感覺:誒,我的生活很好嘛,社會環境多好,你們不要批評大陸政府嘛。這種全國24小時不斷的所謂「正能量」宣傳,邊緣化實質問題,會潛移默化地改變人心,看不到真實問題,也就沒有解決問題的動力,問題就會一直存在、擴大。

二、「危機公關」中宣傳的內容根本站不住腳

中共媒體精心編織的「危機公關」謊言對大陸一些人起到了一定的迷惑作用,實則這些宣傳內容是站不住腳的,下面我們逐個加以分析:

1.「主持公道的正義化身」。比如:國務院辦公廳面向社會徵集疫情防控線索建議!防控不力、緩報瞞報一經查實嚴肅處理。

表面上看,好像是黨中央和政府高層不了情況,被下面緩報、瞞報了。然而,事實是這樣嗎?

咱們先從這個眾所周知的節點說起。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在同學微信群裏披露,「急診科隔離了七名來自於華南海鮮市場的SARS病人。」因此,他被派出所訓誡。第二天,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確認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並聲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從這點看出,至少在12月底,作為地方政府部門的武漢衛健委已經對此事進行了調查。

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在接受中共央視採訪,回應為何瞞報疫情時說:「前面這個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信息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人不理解。」

周先旺還表示,直到1月20日國務院確定了該病作為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管理,「而且要求屬地負責,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亦即,武漢1月23日突然封城。

央視新聞記者專訪武漢市長(影片截圖)
央視新聞記者專訪武漢市長(影片截圖)

武漢突然封城說明甚麼?起碼說明,武漢的疫情已經非常嚴重,等待中央政府的批示,一得到批示了,馬上進行了對策。周市長畫外音是責任在中央政府!

1月31日,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接受央視採訪時,從另一個側面透露高層早就對疫情知情。馬國強說,有幾個時間節點「一直在他腦海裏」縈繞,其中一個是2019年12月27日有醫院發現幾名患者,在醫治過程中普通抗生素不管用;12月30日至31日,武漢其它醫院也有類似的患者,所以上報了國家衛健委。

國家衛健委是直屬國務院的政府機構。說明在2019年12月底,中央政府已得到了地方報告。

其實,在中共官場,像周先旺這樣敢於在央視明說責任不在地方,在中央。這樣的官員是少見的。可能是因罪責太大,實在不願自己承擔了。

以上表明,中央政府說下面瞞報是推卸責任,地方政府不敢主動積極應對疫情,是體制問題。

2.「強力救災,還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比如:火神山醫院建設的中國速度。

疫情因中共從下到上欺瞞百姓、不作為,錯過了過年前的黃金防控期,造成了迅速擴大。病人多到無處安置,這本身就是社會主義制度的弊端。試想,如疫情得到及時處理,用勞民傷財火速新建醫院嗎?

咱就說它這個中共治下的建設速度是怎麼來的吧。中共不惜代價的調集七千餘人,在八天中建了個醫院。我當時就在想:武漢疫情那麼嚴重,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管理不好被傳染了可壞了。從網上傳出的雷神山醫院建設工人就餐照片,確實讓人感到恐怖。一大群工人,在一起就餐,當然,吃飯就不能帶口罩了,真是太危險了!

雷神山萬人食堂(影片截圖)
雷神山萬人食堂(影片截圖)

當然,還有睡覺,我想按中國現狀,這麼多工人共產黨不可能給他們安排單間住吧。大家一起住,工人們能八天一直帶著口罩嗎?細一想,這些工人的處境太可怕了!

至於工程質量如何,有報道雷神山醫院有漏水情況。當然,中共對這些不太看重,只要爭個世界第一,給自己弄個炫耀的噱頭最重要。國家衛健委主任對疫情的指示是:政治第一(亦即維護中共執政穩定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這才是共產黨的真實想法。

中共一直就這樣,為了自己的面子,根本不管甚麼工人,軍人,醫生等人的死活。民主國家確實不能這樣做,它要這樣做了,總統可能早就下台了。

3.營造一種「救災心切的即視感」。比如: 拼了,遼寧再次派出一千人醫療隊馳援湖北。

一個地方有難,其他地方的人支援,這本無可厚非。是應該讚揚的。然而,從各方面反饋的情況來看,中共是讓這些人去玩命的。1月25日,先期到達武漢的上海136人醫療隊,住在金銀潭醫院對面的賓館裏,向社會求救:「現在不但物資缺乏,連吃飯都成問題,每天只能吃自己購買的公仔麵。」

武漢封城後,武漢十多家官方指定的定點醫院23日就曾向民間求救,有的哭訴物資短缺要求援助防護服、口罩、護眼罩等。然而,大量的醫療物資被紅十字會扣押,或給到莆田系醫院或政府部門去了。

醫護人員這次在武漢疫情中承受巨大壓力,很多醫生、護士感染,也有一些精神壓力處於崩潰邊緣,不少醫護人員痛哭的影片在網上流傳。

國家衛健委在周五(2月14日)公佈的數據是,全國有1,716醫療人員被感染,其中6人死亡。但外界認為,實際數字要比這更高。

4.「資源充足、信心滿滿」。比如:財政兜底!湖北共計預撥醫保資金10.3億元,確保中共肺炎疫情醫療保障。

也不知道這些錢到位了嗎?很長一段時間武漢各醫院的醫療物資都十分匱乏。得不到保障。另一方面來說,投入的錢越多,說明災情越嚴重。各地支援的醫生越多,說明感染的病人越多。製造了這麼大的人禍,浪費了這麼多納稅人的錢,有甚麼顯擺的呢?

5.「災民得到妥善安置,心態穩定,得到溫暖關懷」。比如:閃耀在戰「疫」中的文明之光。

讓我們來看看這篇新華社的文章內容:「近日,來自武漢『方艙醫院』的消息,頻頻在海內外社交媒體刷屏:先是一張『讀書哥』照片,一名青年男子靜臥病床專注閱讀一本大部頭著作,背景是一張張白色病床;接著是一段『廣場舞』影片,『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帶領一眾患者在病房輕快起舞;還有人打起太極,曬出『有蝦有肉』的醫院餐,大家相互鼓勁,以積極的心態與病毒作戰。」

這篇文章的內容可真是……,應該主要是給外國人看的。國內人也只能說:呵呵。太離譜了!

在國內,連湖北外的人,在這個期間,要得個普通發燒,都得嚇個半死,還有心思在那個「方艙醫院」裏跳廣場舞,有這麼心大?

大家看看這個「方艙醫院」吧,那麼多病人集中到一起,交叉感染,咳嗽聲此起彼伏,對病情的未知恐懼,哪能有那些心思呢?又被政府排演一下,做秀了吧。

「方艙醫院」內景(影片截圖)
「方艙醫院」內景(影片截圖)

6.「全民助威,造勢」。比如:武漢加油,中國加油。

在這種中共的困境中,它又拿起了它的看家手段,標語口號宣傳。大陸內各種標語、口號、橫幅鋪天蓋地。讓老百姓喊一下加油的口號,會增強信心。增強甚麼信心呢?中共這些年來的宣傳,把中國和中共混為一談,其實執政黨只是個管家,執政黨可變而國家不變。這在外國是誰都知道的事。而在中國,給中國加油,就跟給中共加油似的。後面總會跟上一句話: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一定會戰勝病毒的。

疫情總會過去。過去時,中共就會說:看,我們在共產黨的領導下又勝利了!

簡直太無恥了,用明白人的話說:你共產黨不給我們製造災難就好了。不用你去浪費人力、物力、財力再戰勝甚麼災難啦。

至於「武漢加油」,武漢市民的真實感受是甚麼呢?沒感染的生活在恐懼中,感染的住不進醫院,被在醫院(包括跑好幾個醫院)→社區→社區隔離所→醫院之間推來推去,最後只好回家等待煎熬、內心無助。政府公佈出來的幾萬確診病例後面,不止是幾萬人,牽扯的是多少家庭,多少親友啊!這心情下,聽到外面的加油聲,也精神不起來啊!

以上舉的例子都是很有代表性的中共「危機公關」手段,它雖然不很高明,但是在得不到外界真實信息的環境中,確實需要有善於思考的頭腦才能明辨。

三、中共如何能做到製造災難,卻收穫吹捧的

這點很多人也能想到,中共靠的就是它的看家本領「暴力+謊言」。

本次疫情中的暴力主要體現在,開進武漢一批武警、軍隊,鎮住場面。封鎖醫院等現場的實際狀況,不讓外人知道。最重要的是看住媒體、自媒體言論,一大批的網警,輿情監察。在李文亮醫生剛去世那幾天,就拘捕了三百多網民,平息、刪除指責言論。這樣就出現了這樣一種情況,網絡上批評的言論幾乎看不見。剩下的都是所謂「正能量」了。

至於謊言,那就更得好好說說了。中國人為何壓力那麼大?因為需要供養兩批官員。一批是通常的政府官員,另一批是黨官(這在外國是沒有的)。黨官是幹啥的啊?拿著比政府官員還高的工資。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琢磨怎樣看住老百姓的!怎樣維持穩定的騎在老百姓頭上的!所以,它會指導筆桿子如何去引導輿論的。官媒自不必說了,都是吹捧與口號。

對於自媒體微信、微博等,它不但管制,還要「灌水」(也就是引導)。有人可能聽說過「五毛黨」啊(就是發一條中共喜歡的言論得五毛錢的那個,現在物價漲了,已經漲到一元了也有可能),網絡水軍啊。浩浩蕩蕩的人馬,花著老百姓的錢,給老百姓洗腦。我看到往微信裏灌的水也是啥都有,包括前面提到的神速建醫院啊,火速派軍隊啊,急速派醫生啊,共產黨領導的好啊。再有就是官網不能說的小道消息,罵美國罵日本啊,對共產黨三呼萬歲啊,在官網不敢定性的專家,在微信裏早已經被罵成這場疫情的千古罪人了,等等,真是淋漓盡致。

給人的感覺是共產黨又勝利了,撇清責任了,對它製造災難的指責聲越來越遠。其實,我知道這次疫情中,很多老百姓又清醒了,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那些唱讚歌的,有些是別有用心的人;有些是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這裏不做詳述,請自己上網搜索了解,簡單的說就是中共綁架了國人,使被綁架的人得了這種症狀);有的就是不會自己思考而隨和的人,後兩種人是最讓人痛心的,這篇文章也是最希望讓他們看到的!!!

中共就是這樣,把真實的聲音壓下去,留下、灌入它要的聲音,最終在它製造的人禍天災中解脫、甚至充電。

結語:

如果中共在製造人禍後,還能成功收穫讚歌,那麼我們試想一下,它是不是樂得出現災禍呢?共產黨真是魔鬼啊!魔鬼貌似強大,其實不然。蘇聯及東歐的共產集團看起來無比強大,卻在神的安排下突然解體。對於中共,神已指明解脫它的辦法,順天意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解除把生命交給它的誓言,得救的人都得救了,神會迅速滅掉它。這就是目前我們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