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美關係惡化,滙豐也因孟晚舟案再度處於風口浪尖。滙控集團周一(3日)公佈上半年業績,利潤暴跌65%;放榜後,滙豐股價跌幅擴大,全日跌4.4%。有投資經理指,中短期內,疫情同政治因素都會持續給滙豐帶來負面困擾。

滙控公佈今年上半年業績,期內普通股股東應佔利潤按年大跌76.8%,為19.77億美元。

期內列賬基準稅前盈利按年下跌65%,為43.18億美元,主要由於期內收入減少,同時預期信貸損失及其它信貸減值準備增加。

據集團公佈數據,上一季,香港區業務除稅前利潤按年跌29%,至22.45億美元,按季則下降21%。上季預期信貸損失及信貸減值升幅較大,按年急升約10.3倍,至3.83億元,按季升1.88倍。

滙豐:中美局勢構成挑戰

滙控業績會並未提及華為現任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CFO)孟晚舟引渡案相關事件。滙控行政總裁祈耀年(Noel Quinn)於業績會強調,疫情是令集團上半年業績轉差的主要因素,中、美緊張關係並未對業績造成實質影響。但他承認,目前中、美兩國之間的緊張局勢,會令集團面臨重重挑戰。

對於投資者較為關注的派息政策,集團指,在公佈本年度年終業績時,將提供股息政策的最新訊息。

█ 滙豐有可能要等到2022年才能恢復派息。未知何時才能走出陰霾。(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 滙豐有可能要等到2022年才能恢復派息。未知何時才能走出陰霾。(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股價跌4.4%  一度低過海嘯價

滙控上半年業績遜於預期,公佈業績後,其股價跌幅擴大,一度跌至32.95,低過海嘯價33元。全日跌4.4%,收報33.4元。

宏高證券投資經理梁杰文分析認為,受疫情影響,滙豐的壞賬撥備已出現上升,工商金融方面的利潤下跌,是由於全球經濟均出現衰退或增長大幅放緩,所以從短線或者中線來看,包括第三季、第四季,滙豐的前景都會較差,未必可以走出谷底。

另一方面,不少投資者都看重滙豐的派息,但是其利潤下跌,今年的股息已縮水,加之來自歐洲及英國的監管要求,滙豐有可能要等到2022年才能恢復派息。

梁杰文還指,滙豐夾在中、美兩國的政治漩渦中,兩邊不討好。這個政治因素會繼續困擾滙豐。所以在種種因素綜合影響下,其前景會較負面。

本港人民幣存款大減 停匯票在防誰走資?

港版國安法立法實施,移民聲浪迭起,日前港府取消12名民主派人士參選立法會資格,打擊香港人對於法治和自由的追求。日前,滙豐銀行宣佈即將停止英鎊等即期匯票業務,亦有數據顯示本港人民幣存款大減。外界再度關注港人移民及資金撤離情況。

滙豐停英鎊匯票  或影響無海外戶口移民

滙豐於8月1日宣佈,自9月1日起,將停止提供可在英國及法國兌付的任何貨幣即期滙票(Demand Draft)服務,並建議客戶使用電滙方式處理滙款。之後大新銀行亦發出停止英鎊匯票服務的通知。

本港時事評論員黃世澤於其自媒體頻道分析認為,滙豐銀行停匯票,主要針對沒有海外戶口或未有英國當地銀行戶口、需要到達當地才能開戶的香港BNO(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移民人士。

屯門區議員、前恒生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認為,對於已經有海外銀行賬戶的人士,可以通過電匯轉移資金。滙豐銀行取消匯票,對這部份人士影響不大。

他並解釋,匯票(Demand Draft)是由香港的銀行發出類似支票或本票性質的匯款工具。以英鎊匯票為例,市民可以持匯票去到英國當地的銀行取匯。

對於移民人士,想將資金一併帶走,但又沒開立海外戶口,則需持匯票去海外銀行取匯。

據滙豐銀行稱,停止該服務是由於滙豐英國及滙豐法國方面停止接受兌換英鎊及歐元的即期匯票。

此前有中資企業內部人士透露,北京已擬定「留港不留人」計劃。但此前香港一直是「藏富於民」,大量移民或意味著大量資金撤離,令當局擔憂。

據《蘋果日報》引述網民消息指,其計劃提取強積金(MPF)離港,但被強積金公司暫時以未有PR(永久居民)為由拒絕其申請。

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香港移民趨勢明顯。據積金局統計數據,去年第三季度,以「永久離港」為由而提取的強積金金額高達13.98億港元;第四季度該金額持續增加,達14.35億港元,按年急升約46%。

一位香港貿易發展局前官員李先生(化名)此前曾向本報表示,若香港有70萬人決定離開,且不計算300萬BNO合資格人士及其家人,移民需出售港元資產,包括賣樓、賣股票,每人至少帶走100萬港元,這個金額將會衝擊到香港聯繫匯率制度。

資金外逃跡象明顯 本港人民幣存款跌7.9%

香港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是中共推行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據點,也是國際資金進出中國大陸的重要通道。

但據香港金融管理局7月31日公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6月,香港人民幣存款按月減少550億元,環比下跌7.9%,存款餘額為6,399億元人民幣。

有分析認為,在香港的人民幣存款餘額下降,極可能是香港國際貿易地位惡化,中國投資環境變差,資金從香港撤離的一個現象。

在現時情況之下,港府是否會透過銀行實施更多的外匯管制,從而限制資金自由進出,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