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00005)近兩年的國際形象每況愈下,剛剛在上月宣佈成立粵港澳大灣區業務部,周一(22日)又有《蘋果日報》引述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指,該行在與逾600位僱員(以合規部門為主)舉行視像員工大會時,突然宣佈因成本壓力而將展開裁員行動。這可是銀行界罕有之舉,因為炒負責把關的「合規部」(Compliance)往往等同向外界釋放「銀行合規有問題」的訊號。

於整體削減成本的計劃內,滙豐還要把一半合規部職能遷上廣州。正當孟晚舟案(滙豐幾年前揭發她涉欺詐等罪行,而於2月25日孟入稟香港高院要求滙豐披露文件)、康明德的人質風波事件愈演愈烈、全球聚焦滙豐企業治理等問題(包括支持破壞一國兩制的港版國安法)之際,它竟貿然於如此敏感時刻向合規開刀,完全與常規背道而馳,不禁令人猜測它是否在向中共獻上「人頭」謝罪。

對於很多長年撐滙豐的香港人來說,這又是一次失望。於反送中運動開始後,這家英資老牌屢次做出令港人跌眼鏡的事,正如荀子道「先義後利者榮,先利後義者辱」,相信更糟糕是只懂享利而忘恩負義。當然中共乃一切的罪魁禍首,但一而再、再而三跪中便是為虎作倀,別忘記1949年後內地滙豐的業務就是給中共一手摧毀及搶奪的,今天向它磕頭與「認仇人作父」有甚麼兩樣?

滙豐近年業績一般,股價3年跌近四成。(大紀元製圖)
滙豐近年業績一般,股價3年跌近四成。(大紀元製圖)

反洗黑錢部門成重災區

業界與不少港人均在消化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據報道指專責反洗黑錢的EIR(External Investigative Reporting)部門成為了重災區,將減少半數以上員工,估計超過 100人受影響。管理層向合規部員工表示,裁員是為了節省成本並維持可持續的合規成本,該消息人士也出席了此次員工大會,表示目前銀行尚未公佈裁員名單以及裁員準則,具體被開除的人數和賠償等詳情亦有待公佈。管理層雖然鼓勵員工可以申請銀行內部空缺,但是也表明空缺數量無法吸納全部涉及離職員工。

金融機構的合規部在雷曼爆煲後火速壯大,因全球監管機構緊盯銀行的一舉一動,一旦違規即予以懲罰,往往牽涉巨額罰款,而亦因合規變得如此重要,被行內視為「鐵飯碗」。它的具體操作包括確保公司及員工的商業與執業行為遵守當地及國際法律、法規,負責處理牌照、審查KYC(包括客戶的身份及資金來源等)與提供培訓,設立系統以監察交易及市場買賣,飾演著內部「金管」或「證監」角色。

以上提及的EIR屬金融犯罪危險防範部門(Financial Crime Threat Mitigation)旗下,專防洗黑錢及對可疑事件作出不同程度的調查,處理很多高度機密cases。根據該消息人士披露,3年前EIR的員工規模達500人,但至今次裁員事件前已經被縮減至 200人,降幅六成。

他更直言現已人手不足,員工十分辛苦,留下來的同事將負責監察廣州員工的調查報告質素。此前滙豐銀行已削花紅,現在又宣佈裁員,他指令人感到突然兼極為影響團隊士氣,加上目前工作不好找,就算能逃過一劫的同事也會做得不開心,因為多人被裁後工作量定必倍增。

以中資企業治理惡劣的紀錄,常爆出造假、貪污及牽涉政治相關醜聞,一旦像滙豐這樣的跨國銀行日後發現內地客戶(包括國企或任何紅色資本)出現像孟晚舟的違規行為時,內地聘來的員工如果有黨員身份或共產黨家庭背景,抑或屬親黨人士,他們會否如實舉報(大陸跟外國不同的是舉報後很可能會被中共查出,員工明知還會以身犯險的有多少,且看孟晚舟一事市場已盛傳此乃直接令滙豐CEO范寧「孭獲」落台的理由),這難以令人釋懷不存在conflicts of interest(利益衝突)。

報道稱,滙豐仍會在港保留部份合規部員工,某程度上乃須向監管機構如金管局、證監會等問責。另有不願明名的業界人士分析,這次滙豐是將部份較「paper work」(文書類)的資料整合工作轉移到廣東,而決策層仍留在香港。

前滙豐法規部主任盧俊宇表達關注

本報就事件採訪了前滙豐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他曾專注負責遵循防止洗黑錢條例,防止銀行被利用成為洗黑錢其中的一個渠道。裁員消息傳出後,盧俊宇從舊同事中了解到,這並非純粹「士氣低落」或「將會很忙碌」的問題,而更重要是「究竟這個裁員或者這個人手重新再配置,這方案最終會否使滙豐違反或者達不到有關法規要求的水平,這個才最是令人擔心的」。

至於將敏感度極高的合規部設置大陸,盧俊宇表示,滙豐整個調查金融法規的生產線裏面分3個級別,第一個級別叫「第一步」,第一步和第二步由廣州去做,處理基本資料收集或文件準備,第三個級別(即最高一個級別)會由香港做分析和決策。但若將人手調到廣州將會出現2個問題,一是將有大量個案不能夠在短時間內處理,因為第三級別在香港做決定的人數少了,不是那麼容易處理,屬於營運風險。

第二個問題是,如果不是將決策權完全放在香港,而是把部份決策權分給了廣州,他們的知識水平、專業水平能否應付到這個金融法規程度,或者是風險監管程度,包括了解金管局要求以及歐美法規等。有些經理反映在內地很多時候就連上網的資訊都受到許多限制,他們根本無法進行充足、全面的調查。

就許智峰戶口被凍結事件,盧俊宇指「完全不專業、不合規、不符合程序公義」,滙豐沒有守住以往規則,撇除政治因素,他認為滙豐應符合專業與合規水平。盧俊宇相信美國當局一定會緊盯滙豐,若滙豐再違規或可導致財政部如幾年般又一次重罰。

普通市民會否踩到紅線而被凍結戶口?甚至被取消戶口?盧俊宇指都值得擔心,因為現在我們不知道那把尺會怎麼畫。滙豐銀行裏面的士氣低落,有部份原因就是對外的公眾形像都比以往大大的降低了。

轉移到廣東大灣區被指是「自尋死路」

香港現時失業率較內地要高(7.2%比5.5%),滙豐此舉無疑百上加斤,令香港這塊讓滙豐發跡的土地雪上加霜。說實話,大陸銀行業眾所週知「供過於求」,多一間滙豐不多,少一間不少,東亞銀行(00023)在內地已撞個焦頭爛額;近年零售銀行市佔份額又被金融科技公司搶去一大截,北上根本「無肉食」,又失民(港人)心,內地人壓根底兒不會把滙豐看成自己人,完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希望滙豐別忘記若計營收,其海外業務佔比絕對不少,超過了五成,如這樣繼續一意孤行,恐怕屆時「兩頭唔到岸」,整間銀行連半個真實靠山、一個忠誠各戶都沒有,從此告別市場。

滙豐2020年營收逾半來自亞洲以外(大紀元製圖)
滙豐2020年營收逾半來自亞洲以外(大紀元製圖)

滙豐近年把大灣區視作未來發展重要來源,持續增加投放資源,於業績公佈前一天還傳出有3位高層會由倫敦總部派往亞洲,包括環球銀行及資本市場聯席主管Greg Guyett和Georges Elhedery。上個月又宣佈新成立粵港澳大灣區業務部(總部設於廣東),簡直是送羊入虎口。

滙豐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於本月初出席中共兩會期間,曾經向大陸媒體明確表示,計劃未來5年將增逾5,000個財富管理職位,其中會在大陸增聘3,000名相關顧問,拓展財富業務,惟當時他並沒提到連部份合規工序也會送往廣東省。

截至去年底,滙豐僱用了香港員工約2.9萬人(包括恒生銀行員工)。去年初,滙控制定了2022年底前全球裁員3.5萬人的計劃,約佔當時僱員的15%。而管理層曾經多次指出香港不是主要裁員業務區域。

不少香港網民就滙豐「向北」留言,許多人指出滙豐轉移到廣東是「自尋死路」、「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一路路(一點點)漸漸國有化,收歸國有!」、「一旦被大陸政府擁有監控權,將來要滙豐交出甚麼資料都由上頭政府規定」、「共匪想共你的產也方便得多!」

還有人調侃說,「把金融犯罪危險防範部門(Financial Crime Threat Mitigation)移去洗黑錢的地方,滙豐決定真有趣。」

滙豐近年業績表現並未如理想,股價3年來大挫近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