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歲余媽媽是個單親婦女,育有2子,在孩子長大、結婚成家後,原本準備退休享福,卻在一年前出現上腹部疼痛、瀉肚、體重逐漸減輕等症狀,至醫院檢查確診為胰臟癌,且病程已至末期。

這個消息令她心境上難以接受,加上癌症導致的疼痛與服用止痛劑的副作用,更使她痛苦難抑。經麻醉科與胃腸肝膽科醫生合作,施以介入性疼痛治療後,不論是癌症造成的疼痛或是止痛劑的副作用,皆有明顯改善。

癌症疼痛混合2種機制

隨著醫療技術的進步,癌症存活率明顯提高,也代表著臨床上處理病患頑固性癌症疼痛的機率越高。疼痛影響癌症患者的生活品質甚鉅,然而並非所有的癌症患者都會經歷疼痛,而且疼痛的原因也不盡相同。

台北慈濟醫院麻醉科醫生莊淨為說,依照疼痛的生理機制,大致可分為傷害性疼痛與神經性疼痛2種。傷害性疼痛是因軀體(如骨骼肌肉軟組織)或臟器周邊神經的痛覺接受器直接受到刺激,進而產生痛覺,例如:胃痛、肌肉痠痛、女性的經痛等;而神經性疼痛則是因周邊或中樞神經系統的功能混亂或病變,產生自發性的不正常感覺,例如:燒熱痛、刺痛、割傷痛等。然而,癌症疼痛多混合這2種機制。

個體化止痛建議與治療

莊淨為表示,當患者感到絕望、憂鬱或壓力等負面情緒時,通過身心交互作用將可能放大其痛感。由於疼痛是一種主觀感受,因此評估時需詳問患者病史、藥物反應、疼痛指數與模式、好發時間與長短等,再依個體化之間的差異給予止痛建議並加以治療。

原則上,初始以口服或經皮吸收等非侵入性方式治療,但部份患者接受一段規律的藥物止痛治療後,很可能出現止痛效力減弱,或是無法負荷藥物副作用的狀況,此時就需要及早施行介入性治療,以改善生活品質。

介入性疼痛治療的方式

莊淨為說明,以上述個案余太太為例,為醫治其因胰臟癌引發的腹部內臟疼痛問題,除施以嗎啡治療之外,也輔以介入性疼痛治療。首先在內臟神經附近注射局部麻醉藥測試,當腹部疼痛減緩50%以上,即實行進階的內臟神經阻斷術;再通過X光影像或電腦斷層導引,精準定位神經叢的位置、確定針尖位置無誤後,注射高濃度酒精,或是採高頻熱凝針注射療法,達到破壞內臟神經的效果。當內臟神經遭致破壞,使感覺訊息難以藉由這個媒介傳到大腦時,疼痛感就減輕許多。

及早治療免於疼痛纏身

莊淨為補充說,在末期疾病疼痛照護領域有一句話說:「寧可用一天生命,換取一天不痛。」介入性疼痛治療的持續時間雖因人而異,可能3~6個月,也可能只有幾周,但及早輔以介入性治療疼痛控制,再加上傳統的鴉片類藥物治療,即可讓癌症疼痛患者在初期免於很多的不適,除了擁有較佳的生活品質之外,也會更有勇氣面對下一階段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