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互聯網充斥著舉報和敏感詞,充斥著只能為之的錯別字,正常的溝通和交流只能在這些禁錮之間尋找縫隙。更可怕的是,我們已經逐漸適應了這種有病的互聯網,用越來越多的暗語……」

受武漢疫情影響,中國大陸從幼兒園到大學,國內的各個學校都推遲開學,紛紛開始了網絡授課。但在中共特有的審查制度下,由於大量敏感詞的存在,令互聯網授課遇到了一系列難題,以及課件被屏蔽、直播間被封禁等尷尬局面。

日前,大陸網絡上一篇來自像甲書店(微信公號)的文章「學校網課直播屢遭封禁,我們的互聯網有病」在網絡上熱傳,但隨後被屏蔽。

這篇文章列舉了一系列被屏蔽的講課領域。

首先遭受封禁的是醫學生理課,因為多個人體器官名詞是網絡敏感詞。一位醫學護理專業的老師抱怨,她在QQ上講課,幾秒鐘就被封了,原因是涉黃。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友「肉桂色鋪子和一些故事」說:我們婦產科學老師號就被封了。

生物課也成為重災區,這是瑞安中學的高二生物網課直播間被封,也是因為涉嫌傳播淫穢色情信息。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政治課也不能倖免,抖音平台上透露的一個案例顯示,政治老師上課涉嫌政治話題,直播間被封。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友「Leeeeeeee映彤」發帖說:「我人傻了,我回答政治自由的內容,系統提示我敏感詞過多,給我禁了???? 」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歷史課儘管小心翼翼,仍然難以避免直播授課被封。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有網友說:她們歷史課講「人民公社」都屏蔽了。還有人說,「有關近代史的一些文件永遠也傳不過來」;「國史課件文檔沒辦法通過安全掃瞄」。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語文課也不安全,語文課老師講解的內容,在QQ群裏被屏蔽。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英語課相對最安全,畢竟英語對於網管來說是一道語言門檻。然而,英語課直播也出現了被封的現象。

最安全的只有網上體育課,不會涉及到敏感內容。但是,有學校組織線上的升旗儀式,因為出現了「放國歌」照樣被封。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除了上面,美術課也遇到麻煩。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文章質問道:國家教育部欽定的教學內容,居然成為了互聯網上屏蔽和封禁的內容。如果沒有這場疫情下大規模的網絡授課,學生和老師們大概還不會如此直觀地認知,我們的互聯網病了。

「我們的互聯網充斥著舉報和敏感詞,充斥著只能為之的錯別字,正常的溝通和交流只能在這些禁錮之間尋找縫隙。更可怕的是,我們已經逐漸適應了這種有病的互聯網,用越來越多的暗語和隱喻指代來做交流,把遭受封號刪帖屏蔽封禁當成了日常。」

不無意外,這篇文章也被刪除。

有微博網友寫道:「近期最搞笑的是,好多網絡教學因為敏感詞被屏蔽了。而反映這個問題的文章,也被屏蔽了。是不是好笑得讓人想哭。 」

網友「巴啦啦小魔仙…」諷刺道:生物老師在涉黃的邊緣試探,歷史政治老師在違法的邊緣行走。一言不合小心被訓誡。

還有人嘲諷說,「蘇維埃笑話!」「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上述文章沒有具體列出那些導致課件、直播間被封的敏感詞,不過,網上傳出的另一個影片截圖,內容為班主任老師轉告學生家長,因為軟件識別「鄧小平」是敏感詞,一直發不了,所以把課文「鄧小平爺爺植樹」的鄧小平刪掉了。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中共向來嚴控外界對領導人言論評價,使得領導人成為常見敏感詞。網民們因此創造出了許多代號指代歷屆領導人,而這些代號也隨之都成為敏感詞。

如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有「蛤蟆」「癩蛤蟆」「江蛤蟆」的別稱,也有「三呆表」。他的兒子江綿恆、孫子江志成也被中國網民以「蝌蚪」、「小蝌蚪」取而代之。「蛤蟆+蝌蚪」組合字眼的相關微博幾乎全部被刪。

除了中共的領導人,一系列政治和維權事件相關的詞彙也是敏感詞。

荷蘭網安專家維克多・葛弗斯(Victor Gevers)2019年4月23日曾在推特上公佈了中共可能用於審查微信的八百多個敏感詞(或組合),其中多數與政治和社會焦點事件有關。

葛弗斯通過檢索和分析近38億個微信對話信息發現的這八百多個敏感詞(或組合)包括: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和「六四」鎮壓有關的有「八九六四」、「八酒六四」、「平反六四」、「坦克|王維林|六四」等;

與迫害法輪功有關的有:法輪功|法輪大法|法lun功|獨裁統治|活摘器官|大法弟子|大紀元等;

與「709大抓捕事件」有關的有:大抓捕|709|謝陽|維權律師、人權律師|江天勇|秘密抓捕等;

與中共打壓西藏民眾有關的有:境內藏人|中共的打壓|政治犯數據庫、國際特赦|世界報告|西藏人權等;

有關退黨大潮的有:退出中共、退黨|退團|退隊等。《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這兩本書也在敏感詞之列。

而以上只是中共敏感詞庫的冰山之一角。《紐約時報》報道,總部在北京的博彥科技公司「內容監控服務應用」上,收錄了十多萬個基礎敏感詞和三百多萬個衍生詞,其中政治敏感詞佔了總數的1/3。而且這個資料庫還會不時地更新、擴充內容。尤其是隨著中共政權危機四伏,網絡管控不斷升級。

近期國內爆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中共封口導致疫情失控, 疫情危機變政治危機。

《大紀元》獲得一份湖北省委宣傳部的工作匯報的內部文件。文件顯示,中共組織1,600人來監控、刪帖、找人,用所謂正面宣傳來對沖負面輿情。更有女網警自曝,每天只睡四小時,瘋狂刪帖「查謠」。#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