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應對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已進入膠著狀態,衛生系統全面癱瘓。雖然新冠病毒目前無藥可醫,但大陸幾乎所有醫療資源都在武漢肺炎上,那些身患其它疾病的人,即使可被醫治,也被拒之門外。

《華盛頓郵報》和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的記者,近日通過電話採訪了多名武漢居民,以聽取第一手資料。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失控,很多醫院都被病毒所淹沒,很多其他病人求治無門,痛苦不堪,患者家屬對醫院關閉其它治療部門表示困惑,專家也對「政策失衡」表示遺憾。

缺醫護 缺床位 其他病人無人管

聶明濤(音譯:Nie Mingtao)身患晚期肺癌,病魔讓他無法進食,也無法入睡。2月9日他來到武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希望繼續接受化療。但是,一名醫生出來向他道歉,並表示,為了收治冠狀病毒患者,醫院正在清空癌症病房。

在疫情震中的湖北省,醫院已經被新冠病人所淹沒,缺乏醫護人員,也缺乏床位,幾乎無法治療其它疾病人者。除湖北醫院外,從西南的重慶到北部的北京,各地醫院都在應對新冠病毒。這些醫院選擇關閉專科治療部門,並拒絕接納需要手術、腎臟透析、糖尿病藥物治療及需要幫助的其他各種疾病人者。

根據聯合國二月下旬的一項調查,三分之一的中國愛滋病毒感染者表示,他們有可能用盡抗逆轉錄病毒藥物,而且許多人不知道如何獲得下一次藥物補充。

聶明濤28歲的兒子發出這樣的質問:「這是不對的,沒感染冠狀病毒的生命就不值得挽救了嗎?」

另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報道,由於醫護人員稀少,一名已經癱瘓的武漢糖尿病人的導管,已經連續數周無法更換。

一名患有急性白血病20歲女孩的父母描述了他們如何被困在武漢市,自1月23日起武漢封城後,他們無法將孩子轉移到有條件的醫院接受治療。

武漢市居民王兵(音譯:Wang Bing)的62歲母親張秀河(音譯:Zhang Xiuhe)在1月份完成了針對一種白血病的最後一輪化療,直到上周才發現她還患有其它癌症。醫生告訴王先生,他的母親現在需要輸血,但現在沒有醫院可以進行輸血。

王兵說:「這裏的醫院沒有病床,也沒有辦法治療,因為沒有醫生,也沒有藥品。」

在疫情震中的湖北省,醫院已經被新冠病人所淹沒,缺乏醫護人員,也缺乏床位,幾乎無法治療其它疾病者。(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疫情震中的湖北省,醫院已經被新冠病人所淹沒,缺乏醫護人員,也缺乏床位,幾乎無法治療其它疾病者。(Photo by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病人被迫做出犧牲 家屬困惑

中共政府一再要求民眾作出犧牲和寬容,中共領導層把對抗武漢肺炎稱為是一場「人民戰爭」,官方媒體則稱對抗病毒的努力為「戰疫」。在與《華盛頓郵報》的電話交談中,有家屬對「被迫犧牲」表達了困惑。

湖北西部的一個家庭快要崩潰了,他們正在為一周大的嬰兒尋求幫助,該嬰兒患有血液疾病,被醫院拒絕治療。

內蒙古一名男子在北京租了一間公寓,幾周以來,他每天去醫院詢問醫生是否會幫他父親做腫瘤手術。

北京的另一名腎功能衰竭婦女在幾條城市緊急熱線中請求幫助,但得到的回答都是沒有提供透析服務的設施。

「我並不是說武漢肺炎患者和其他所有人之間應該有相等的重視,但是為甚麼不為非發燒患者留出更多的醫院呢?」聶文傑說。

中共國家衛生委員會新型冠狀病毒專家小組成員、北京大學的劉教授(Gordon Liu)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說,抗病毒政策「失去了平衡」。

他說:「為避免1%的感染機會,我們是否選擇了99%的機會讓這麼多人承受痛苦?要創造一種比病毒本身造成人員傷亡更多的局面,這將是所有人最大的遺憾。」

網絡求助熱門 跨省醫治障礙重重

陳選義(音譯:Chen Xuanyi)是在澳洲的一名研究生,她是一個由30人組成的網絡志願者團隊成員,該團隊試圖游說醫院接受尋求醫療救助的人。她說,她已經編制了一份清單,列出了全國175名被拒門外的病人,但她表示,不知道使用互聯網尋求幫助的人無計其數。

陳選義和同事們給尋求幫助的人打電話,評估他們的病情,然後將病得最嚴重的人與附近仍然可以接受他們的幾家醫院聯繫起來。她表示,患者經常需要透析、手術或緊急補充藥物,但許多人被拒絕,因為醫院不想冒險接納患者,或進行可能會使他們受到感染的侵入性手術。

中共當局一直嚴控疫情報道,近日政法委越過中宣部發通知,要求推出「暖新聞」。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當局一直嚴控疫情報道,近日政法委越過中宣部發通知,要求推出「暖新聞」。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陳選義表示,這個志願者團隊已經為40多名重症患者提供了幫助,但是有5人在家中等待治療的過程中死亡。「我們與等待兩天、三天、四天的人聯繫,他們的病情正在持續惡化,最後他們沒有了選擇餘地。」她說。

隨著時間的流逝,許多有病人或垂死病人的家屬表示,他們面臨著一系列障礙。安安是湖北西南兩周大的嬰兒,她的父親和祖母說她患有血液病,需要醫院的高度重視。但是,他們說,湖北省的大型醫院都被冠狀病毒所感染,沒有能力處理特殊的兒科病。當局提出要為他們發放離開湖北的特別旅行許可證,但鄰近湖南的醫院對接受湖北的病人持謹慎態度,因為他們被認為更可能攜帶這種病毒。

「她還能活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天?」 安安的父親王宏斌(Wang Hongbin)情緒低落,其祖母趙玉龍(Zhao Yulong)對著免提電話說。

其它城市謹慎接納患者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報道,即使在疫情更易於控制的城市和省份中,非新冠病毒病人求醫仍然受阻,專注於冠狀病毒患者的醫療機構根本沒有空間。令人更加擔憂的是,接納非新冠病毒的患者可能會使這些病人面臨被病毒感染的風險,特別是當他們的免疫系統已經受損時。

在上海,有33家主要醫院宣佈將停止提供腫瘤、心臟和肺外科等專科治療。多數引用市政府所指示的主要原因:避免在醫院病房內感染。

那些搬到上海的人也面臨著障礙。湖北省一名姓王的女士和她患有宮頸癌的母親一起搬到上海進行治療。在終於讓她母親的手術排上手術時間表後,上海的醫院告訴她,武漢肺炎爆發期間不再允許外地人接受治療,他們不得不無限期地推遲手術。

為防止擁擠,北京許多大醫院還關閉了門診,並開始要求大家提前幾天預約。

對冠狀病毒的重視使王女士很不高興,她懇求說:「他們至少應該首先治療垂危病人。冠狀病毒只是一種疾病,人們不會得其它的病嗎?」

圖為新冠病毒示意圖。(Shutterstock)
圖為新冠病毒示意圖。(Shutterstock)

我們不得不乞求幫助

俞洪偉(音譯:Yu Hongwei)患有晚期腎癌,是1月25日武漢協和醫院腫瘤中心出院的患者之一,他當時正要接受手術,但他必須為冠狀病毒患者讓路。他的妹妹俞洪艷(音譯:Yu Hongyan)回憶說,醫生前來道歉,並說這不是他們的決定。

回到家後,由於胰腺衰竭,俞洪偉的皮膚變黃,吃很少的東西也會嘔吐,僅靠滴入營養維持生命。經過一周的在線請願和志願者團隊為俞洪偉游說後,武漢一家規模較小的地方醫院同意接納他,一名外科醫生於2月16日幫他做了手術。

一天後,如釋重負的俞紅艷告訴《華盛頓郵報》,在武漢醫療體系廣泛崩潰後,救她哥哥的是志願者、善良的醫生,以及一家違反了規定的醫院。

她說:「我們從未放棄。我們不得不在線尋求幫助,因為沒有其它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