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在「引導輿論」的最高指導原則下,中共加強審查網絡信息。而中國網民則發揮創意,通過各種方式傳播中共掩蓋疫情的實情。

《人物》(People)雜誌3月10日發行的月刊的封面故事是《武漢醫生》,報道了對「發哨人」艾芬醫生的專訪,當天正巧是國家主席習近平考察武漢。文章出來後立刻被中共宣傳部門緊急全網刪除。

但是,中共宣傳機器還是慢了一步,中國網民已下載了這段專訪,並且翻譯成英語、法語、希伯來語、波斯語、摩爾斯電碼,精靈語(Elvish)和外星文(Klingon)混搭等在互聯網上快速流傳。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在接受《人物》專訪時說,她是武漢病毒的「發哨人」,並分享自去年底發現不明肺炎病人感染「SARS冠狀病毒」迄今的心路歷程。

2019年12月30日,艾芬拿到了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看到上面有「SARS冠狀病毒」字樣時,「我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東西。」她說。

為了保險和重視起見,她立刻打電話上報給了醫院的公共衛生科和院感科,並給同學傳了這份報告,特意在「SARS冠狀病毒」一排字上畫了個紅圈。

當晚,這份報告傳遍了武漢的醫生圈,包括艾芬的同事、隨後染疫而亡的眼科醫生李文亮。他是8名「吹哨人」之一,因為轉發這份報告而遭當地公安「訓誡」。

艾芬沒有被公安訓誡,但是隔天(去年12月31日)早上遭到醫院紀律委員會「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這件事讓她感到「很絕望」,不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

今年2月,艾芬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她在去年12月29日即通知中國(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地區辦公室,看到多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可能爆發傳染性疾病。

中共近期試圖轉移話題,製造病毒由美軍帶進武漢的輿論,以及建立其成功抗疫的形象,但是其在中共肺炎爆發後掩蓋疫情,以及未立即採取公衛措施遏制病毒擴散的作為,仍然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由於《人物》專訪艾芬的內容已遭刪除,中國網民發揮創造力,以各種方式在網上分享該報道全文。

一位在北京的王先生告訴《華爾街日報》,他已經在互聯網上張貼或重貼了那篇艾芬專訪大約100次,結果80%被刪除。周三(3月11日),他想到了一個方法,在條形碼之間附上英語翻譯,並以圖像嵌入。

另一位用戶則將該報道內容改成以草書的方式呈現,使它看起來像一首歌或者一本漫畫書。

有人利用技術,先在中國頗受歡迎的「萬事通」應用程式微信建立一個公共帳戶,要求有興趣的讀者向管理員發送寫有「文本」一詞的個人信息。然後,發件人將會收到一個空白頁面,單擊頁面上的「哨」字後,將顯示出採訪全文。

全文翻譯一直是最受歡迎的解決方法之一,中國的過濾器很難處理其它語種的內容,因此中國網民經常忙於創建外語版本,以方便其他人複製後通過翻譯軟件將其轉換回中文。

除了譯成其它語種外,中國網民還創建了點字(盲人所用的文字)、摩爾斯電碼、表情符號,以及手語等版本。甚至還有人用精靈語(Elvish)和外星文克林貢語(Klingon)混搭、電腦程序語言等。

一位用戶在微信上發帖說:「看到這些版本時,我首先是笑了,然後哭了。」

台灣作家廖信忠在微信上寫道,這個創造力的爆發是一個「黑暗喜劇」,希望新世代「可以無所顧忌地自由使用中文」。

香港大學審查專家傅景華(King-wa Fu)說,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爆發震驚整個中國大陸,幾乎每個人都受到影響,也因此激起了網上抗議熱潮。「這次是整個中國」,他說,「就規模而言,這是我所見過的最大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