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哥死了,我妹妹病危了,我侄女、侄女婿現在路都走不動了,醫院不收,要求回家自行隔離。他們的姨媽、姨父現在也出現一些症狀等待檢驗結果。」

一名原住武漢的華裔女士,悲憤向記者披露了自己一家在武漢當地這場疫情中因為官方封鎖消息、醫院延誤治療等因素,遭遇一連串的災難。家庭成員前後6個人感染武漢肺炎,1人已經去世,1人正在醫院搶救,2人已經處於極度危險之中,在發稿時並未得到醫院的收留,還有兩名家庭成員也開始出現一些症狀。

該華裔女士因為在海外僥倖躲過這場災難,她著急說:「我侄女、侄女婿耽擱不起了,再不能住院治療。我們準備掛牌上街——請求全社會關注。」

原籍武漢的一名女士向記者講述她一家最近在武漢肺炎期間的悲痛遭遇,哥哥去世,侄女及侄女婿得不到妥善治療,退一萬步準備掛牌申訴。(Joyce Wei/大紀元繪圖)
原籍武漢的一名女士向記者講述她一家最近在武漢肺炎期間的悲痛遭遇,哥哥去世,侄女及侄女婿得不到妥善治療,退一萬步準備掛牌申訴。(Joyce Wei/大紀元繪圖)

以下內容根據採訪錄音整理,因為考慮到該位女士在大陸家人安全問題,略去她及家人的真實姓名。

「我哥得不明肺炎前後十來天就死了,未列入官方死亡名單」

我哥哥於1月7號因不明肺炎死於武漢金銀潭醫院。

當時他有點不舒服,氧氣供不上來那種打嗝。他在去探望我在武漢協和醫院的腫瘤醫院住院的嫂子時碰到查房的教授,我哥就跟他說:「我現在感覺不舒服總打嗝。」醫生就跟他把了一個脈說:「你好像心臟不好,你在我們這裏住院吧。」

我哥當時就在那裏住院,照CT檢查很多東西。(去年)12月24號,我在挪威這邊,他說現在住院有些東西要檢查,我說你檢查看看有沒有甚麼問題更好。

檢查結果出來他都沒看,全部給醫生啦。後來我妹妹去探望他,就發現他說話都說不上來、喘氣。

我要侄女給我看他的CT檢查的結果,發現他肺部有感染。我侄女說醫生也沒跟她說。

那醫院很奇怪,跟病人檢查之後都不跟病人說(病情),而且每天也不跟他量血壓。後來我妹妹就說:「你這是甚麼醫院,怎麼這樣呢?」後來那個教授說:「你還質疑我們的治療方案?你要質疑我們的方案,你們就出院。」他們強行讓我哥出院。

我就跟我哥說出院好,趕快去協和醫院,他這個時已接不上氣了。第二天早上他們就去協和醫院,急診區一住就下了病危通知,說他的雙肺已經被感染,準備要進ICU(深切治療部),當天ICU進不去,第二天進ICU。

他一個星期前在腫瘤醫院拍的片子只是一點點,但是六天,已雙肺都感染了,所以那個協和醫院馬上下了病危通知。

當時他的血氧很低,一開始輸氧,輸氧也不行就插氣管,為了怕他有甚麼不適給他打鎮靜劑。當時我哥進ICU的時想跟我侄女說些甚麼話,我侄女說,別說,你進去吧,從此完了,我哥再也沒醒過來啦。

我哥哥當時在武漢協和醫院(ICU)搶救時,醫生當時跟我妹妹這麼說:「我們束手無策,所有的抗生素對你哥都不起任何作用。他有一項陽性指標我們都可以去救他,就是一項陽性指標也沒有,全是陰性。但是他的整個肺部,就像艾滋病(愛滋病)人的那個肺,陰性的。」

最後他們用900元一支的藥,兩隻藥打進去我哥就不行了引發其它狀況(併發症),然後就衰竭了。沒辦法(我們)就再轉金銀潭醫院,又救治了三天,人就沒啦。

「我哥哥耽誤了一個星期,就沒治了,前後就十來天就死了。所以這個(病)非常危險。」

金銀潭醫院一個入院的檢查上面,就顯示很多器官都衰竭啦,所以進協和醫院的時候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活下來,然後進那個金銀潭醫院的時候後,說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啦,所以三天以後我哥就在金銀潭死去了。

我哥在(去年)12月24號時還跟我談笑風生,還有他女兒現在在網上發的照片都是12月中旬(我哥)在國外旅遊的照片。我哥身體非常好。入院檢查時說他肺部有點感染以外,其它檢查的結果當時沒病的。但就是一個星期在那個醫院被耽誤了,所以到協和醫院時已非常晚了。

因為我哥哥去世時根本沒有甚麼「冠狀病毒」這個說法,我哥哥是(1月)7號死的,宣佈冠狀病毒是以後的事情了。我哥哥就是被宣佈「不明肺炎」死的。

「多名家屬成員被感染」

我哥在協和醫院時,每天也就是半個小時家屬可以探望,而且還是人喚進去可以看,我侄女跟我哥接觸時間其實並不多,我妹也並不多。

我妹接觸我哥,大概三天一次半個小時不到。然後侄女、侄女婿他們接觸時間也很少,因在協和醫院時,他都隔離了,金銀潭醫院是全封閉,根本就不能進去。

但是這個病傳染起來,真的是很嚇人的。現在還沒有得到(最後)確認的消息,說她的姨媽、姨夫都好像染上啦。姨夫現在已經在黃岡醫院裏面隔離。姨媽也說她不舒服,要去照CT,看看有沒有這個問題。

他們就是見了我哥一次,就是從協和醫院轉到金銀潭醫院時,因為只有半個小時嘛,家屬人喚進去,見了那麼一眼,現在我不知道他(姨夫)染的是不是那個病,但是現在黃岡醫院已經把他隔離啦,下一步等確診。她的姨媽明天也去醫院看看是怎麼回事,如果真是他們也被傳染上這個病的話,那真的是很可怕、非常厲害了。

「妹妹的病情得到控制」

我妹妹是1月4號染病進了醫院,她是一發現就進了醫院,是單肺感染,後轉到金銀潭醫院,現在一直在金銀潭醫院治療,(病情)現在得到了控制。

我妹妹一去醫院就跟醫生說,我是誰誰的妹妹,醫生當時說:「你情況很複雜。」

我看到文件上面寫的治療方法,我妹妹完全是按照那種方法治療的。基本上不用抗生素,先用激素、後輸血的方法。

她還強調:「其實沒有很好的藥去治療。每天都讓他們簽字同意用藥,都是新藥,沒有上市的藥,所以要病人簽字同意用這個藥,所以用的是甚麼藥她也不知道。但是激素她知道,給她輸了兩天血。她現在精神還可以。

昨天要她去照CT,她不去,他們就到床頭來給她拍片子,說它(病毒)不發展,得到控制了。現在能夠控制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侄女侄女婿被醫院拒絕住院治療」

我哥哥是7號去世的,我侄女、侄女婿最後一次跟我哥哥見面是1月4號,這裏有一個潛伏期,然後他們發病(的症狀)是咳嗽、不發燒,醫生說他們是雙肺感染。

他們去後湖醫院,要求住院,告訴醫生,我們家裏我爸爸(侄女的爸爸)死了,是不明肺炎死的。醫生也知道,但還是要他們到門診去打針、吃藥,回家自行隔離,說醫院沒病床。

他們每天要排幾個小時才能打上針,從早上9點排到下午1點,打針的多是肺炎感染病人。我侄女婿路已經走不動了。

當她(侄女)獲悉武漢有3家定點醫院可以救治,讓他們連夜拿著CT片子坐的士趕去其中一家武漢肺科醫院。

她著急說,醫院根本接都不接,門診部不接收。他們說只接收從別的醫院確診了轉過來的。他們說:「那邊醫院不收,我們怎麼確診哪?」他們說:「我爸爸就是這個病,我是我爸爸傳染的,我姑姑在那邊住院哪,你們要把我收進醫院才能確診啊,我上哪裏去確診哪?」

「我們要住院!我們要活命!」

我侄女給市長熱線打電話,今天打了兩次,沒有回覆她。

但是網上的信息是非常好的,說政府已經安排了3家定點醫院,800張病床,還有1,200張病床馬上要出來。我們都歡欣鼓舞了,但是現在事實上是我們住不上院啊,沒有地方可以接我們。其實醫院早就沒有辦法收治病人了。

「沒有別的要求,我們就是要住院,要把我們收進去住院,我們要活命,而且我們自己也是傳染源哪,到處傳染給別人。」

他們去醫院,醫生都知道他們是傳染源,醫生都是穿著防護服。不想傳染給別人,但是現在沒辦法。

我妹妹是一出問題馬上去醫院。所以我侄女,我們非常擔心的是,如果它不救治像我哥那樣耽誤了,那就完了。我著急死了,我呼籲政府讓他們住院幫助控制一下病情,但是現在沒有醫院可以收他們。

我在推特上發推文,我沒有別的意思,甚麼意思都沒有,我就是呼籲政府救救我的家人,我不想再失去親人了,就這樣。

武漢肺炎多人沒發燒症狀

這名受訪者根據自己家族感染情況提醒說,這次武漢肺炎中很多人並沒有發燒的現象,所以診斷遭延誤。她強調這點很危險。

「因為我哥也不發燒,所以當時醫院跟我哥說不確診。」

「我妹妹也不發燒,我哥哥也是後來用藥了以後才發燒,之前一直就不發燒,基本上我侄女他們也是不發燒,但是他們咳嗽,雙肺就感染了,就是這樣。」

她還強調:「其實政府的文件我現在已經看到了,上面寫著很多人是不發燒的。我家人的病狀顯然就是不發燒這一種。」

無奈的抗爭

「當時我哥死的時候,我在微博上發了一個信息,就說我哥是第一例因不明肺炎死亡的病人,我當時也不清楚是不是第一例,我以為是第一例。他們必須要我刪。國內的我就刪了,國外我就沒有刪。因為國內你就是不刪,他們也不讓你……我也禁言了嘛,我的國內微博已經被禁言了。我也不反政府,我也不關心政治。但就是我現在家人遇到這種危險,我要救治他們。我和我哥感情非常好,我都哭乾了眼淚。但是因為那裏是疫區,我不敢回去。」

「沒有醫院可以接收我侄女還有侄女婿。我都到朋友圈群裏面呼籲,說誰能找一間醫院讓我的家人住進去。沒有任何人可以回復我。我們這些小人物根本沒有資源。所有醫院全部不接。」

「因為我妹妹是病人,她叫我侄女明天一定要去住院。如果她們明天不去住院,那我們就打算做一個舉動,就是身上掛一牌子:『我爸死了』『我姑染病了』『我們夫妻雙雙發病了,我們要住院』。就這樣,我讓他們把牌子掛在身上,到時候拍視頻給我。如果到時還住不了院,我就把視頻發youtube,推特。我沒有別的要求,就是要讓(病人)住院。」

「所以現在只能走極端了,就是掛廣告牌『我要住院』,就這樣。我們沒辦法嘛,我們小人物沒有資源,我們要活命嘛。」

◇◇◇◇◇◇◇◇◇◇◇◇

本報記者聯繫上述2家相關醫院。其中一家拒絕收治肺炎病人的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院方回應他們不是國家定點的醫院,這類病人現在統一轉到指定醫院,他們不再接收這類病人。原有的病人也會陸續轉到定點醫院。

本報記者致電武漢3家指定醫院之一的金銀潭醫院,對方回覆不會接收門診病人,他們接收的是來自衛健委指定的病人,讓記者直接跟衛健委聯繫、洽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