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以驚人速度在世界各地持續擴散,唯疫症源頭仍未可知。1月31日,印度生物學研究團隊在bioRxiv發文指出,新型冠狀病毒S蛋白中被插入多個與愛滋病毒(HIV)相似的氨基酸序列,可讓病毒更好地入侵動物細胞。文章強調這在自然情況下不可能發生,暗示是「基因改造」產物。該發現迅速引起關注,哈佛大學流行病專家表示,新發現耐人尋味。

新型冠狀病毒疑植入愛滋基因

1月31日,來自印度理工大學和德里大學的生物學研究團隊在預印期刊bioRxiv發表名為「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2019-nCoV中S蛋白的獨特插入與『HIV-1 gp120和Gag』的異常相似性)」的研究報告。該研究從28位病人中抽取新型冠狀病毒 (2019-nCoV) 序列,並與己知的冠狀病毒株做比較。研究人員發現,在新型冠狀病毒的刺突蛋白(spike glycoprotein)(S)中有4個插入物,這在其它冠狀病毒中並不存在。

研究文章指出:「重要的是,所有4個插入物中的氨基酸殘基都與HIV-1 gp120或HIV-1 Gag中的氨基酸殘基相同或相似。」而且,有趣的是:「儘管插入物在主要氨基酸序列上並不連續,但其3D模型提示它們都彙集構成受體結合位點。」文章特別指出:「這在自然界中是不可能偶然發生的。」

病毒的刺突蛋白(又稱棘突蛋白、棘蛋白或S蛋白)(S)介導了病毒與受體結合及與細胞膜的融合,在病毒對宿主(動物或人)的感染和傳播中發揮重要作用,也是研究病毒疫苗的關鍵。近日希臘學者發表的論文也指出類似的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的序列中段是以往冠狀病毒不曾有的,它可編碼侵入人體細胞的刺突蛋白。

研究文章指出:「重要的是,所有4個插入物中的氨基酸殘基都與HIV-1 gp120或HIV-1 Gag中的氨基酸殘基相同或相似。」(論文截圖)
研究文章指出:「重要的是,所有4個插入物中的氨基酸殘基都與HIV-1 gp120或HIV-1 Gag中的氨基酸殘基相同或相似。」(論文截圖)

哈佛流行病專家:新發現耐人尋味

文章發表後,輿論譁然。哈佛大學資深流行病專家費格丁(Dr. Eric Feigl-Ding)博士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也持續關注病毒源頭問題。31日他發推文介紹了印度科研機構最新的研究進展:「一篇耐人尋味的新論文,研究了上述帶有『S』刺突蛋白的神秘中段:可能起源於愛滋病毒。」

對此,印度專欄作家Anand Ranganathan 亦發推文說:「哦,我的上帝。印度科學家剛剛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發現了HIV病毒樣的插入物,這在其它任何冠狀病毒中都沒有發現。他們暗示了這種中國病毒被設計出來的可能性。如果是真正的就太可怕了!」

雖然人們普遍認為武漢病毒的源頭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但是著名醫學雜誌《刺針》刊登武漢一線醫生的論文指出,在41名首批患者中,有十多位在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的情況下染病,12月1日發病的首位患者也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而在此之後十多天,華南海鮮市場出現集中患者,該地隨後被檢查出30多處冠狀病毒樣本。

費格丁博士結合最新研究進展連發多條推文,對武漢肺炎疫情進行了歸納和質疑:

1)從24日《刺針》發表對武漢最初41例確診肺炎患者的觀察報告來看,「華南海鮮市場」顯然不是「故事的全部」。

2)該病毒不是由冠狀病毒經過近期隨機結合而產生的,有些部份與所有冠狀病毒都「不協調」。其基因組的序列中段是其它冠狀病毒中從未見過的,可「編碼」侵入宿主細胞的刺突蛋白。

3) 而這個前所未見的基因組序列中段正是可以入侵宿主細胞蛋白的關鍵要素。

4)新型冠狀病毒屬於RNA(核糖核酸)病毒,變異非常快。 

費格丁強調,他不是在主張所謂「陰謀論」——這需要證據來支持,但病毒源頭確實是懸而未決的問題,他也呼籲進行更多的調查研究。

中共衛健委:抗愛滋病藥物有效

其實,在印度研究發表4天前,北京市衛健委於1月26日發佈《關於治療愛滋病的藥物可試用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情況說明》,提到抗愛滋病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Lopinavir和Ritonavir)在臨床治療中取得效果。

曾在黨媒宣稱武漢疫情「可防可控」的中共衛健委專家王廣發,自己卻感染武漢肺炎。他後來宣稱,抗愛滋病病毒的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對治療他的病情有效,他只用了一天體溫就降低了,隨後身體有所好轉。

據武漢當地醫生透露,正常愛滋病很容易感染病毒,但收治愛滋病人的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愛滋病人鮮少被感染,可能與應用抗愛滋藥物有關。

美媒:中共研發的最致命武器

早在上述論文發表之前,美國財經網誌網站「零對沖」(Zero Hedge)就曾刊文指,中共此前通過科技間諜盜竊了加拿大科研項目中的新型冠狀病毒,用於生物武器研發。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正是參與中共生物武器研發的機構之一,武漢肺炎爆發疑似源於該研究所的病毒洩漏。

1月31日,「零對沖」再次發文指,中共官方宣稱病毒來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這只是一個借口。現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學家指出武漢病毒基因組中的不規則性,表明該病毒可能出於製造武器的目的被改造過,它不但是一種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近日,美參議員Tom Cotton也在他的推文中提到對武漢P4(生物安全最高等級)實驗室的關注。他說:「我們仍然不知道冠狀病毒起源於何處。或許可能是市場、農場、食品加工公司。我要指出的是,武漢擁有中國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級超級實驗室,可以處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體包括,是的,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