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迅速擴散後,中共當局對武漢進行了封城隔離。大陸原衛生高官說,中共從地方到中央隱瞞疫情40多天,現在疫情已經失控;武漢感染人數太多,責任太大,當局限制發放檢測試劑盒,層層造假隱瞞,很多病人得不到及時治療,病情被延誤。

疫情迅速擴散

1月28日,西藏也出現中共肺炎疑似病例。1月29日,該病例確診。至此,大陸全境及港、澳、台全部淪陷,還有美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澳洲、南韓、日本、泰國、新加坡等18個國家的地區也都有人數不等的確診病例。

美國、日本、德國等國紛紛撤回本國僑民;法國、西班牙、丹麥和波蘭聯繫飛機撤僑;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和英國宣佈計劃撤僑。

疫情失控 衛健委還在欺騙

1月30日,身在北京的大陸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披露了中共當局掩蓋疫情真相過程,致使疫情發展到全面失控的局面。

陳秉中說,中共國家衛健委現在仍在欺騙國人,衛健委主任馬曉偉說現在是疫情防護的關鍵期,這是一個欺騙的說法,還在掩蓋真相,關鍵期是在最早剛發病的時候,「現在是嚴重的失控期」。

「把失控期還說成是關鍵期,這是在開脫罪責,替他們辯護,本來是應該追究領導責任,還在為他們歌功頌德,這是最讓老百姓煩的。」他說,「國際慣例,第一時間必須向群眾公佈,它沒有公佈,現在還在繼續隱瞞欺騙。」

馬曉偉1月26日在新聞發佈會上稱,目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傳染性有增強趨勢,「疫情形勢嚴峻複雜,處於防控關鍵時期」。

陳秉中說,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如果疫情是12月8日出現的話,中共當局1月20日才首次宣佈防控措施。「從12月8日到1月20日,40多天了,能不惡化嗎?就是失控了,(當局)自己掌握不住了。」

他表示,如果剛發現的時候,那是最好的控制時機,就控制住了,但沒有控制,後來又發展了,到了1月16日,都幾十個成百例了,(而官方公佈出來的)武漢還僅僅是41例,該數字竟然保持了將近半個月,這就已經失控了。

感染人數太多責任大 中共仍隱瞞

陳秉中披露,武漢現在非常危急,內部人傳出來的信息,病人多搶救不過來,一床難求。還有就是當地不敢給確診,確診數目就大了,當地責任就大了。

他說,當地要求不要給確診,並限制發放檢測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檢測盒,如果發放多了,都給檢測出來了,這責任就大了。

陳秉中說:「中央領導責任就大了,限制發檢測盒,層層造假隱瞞,很多病人來不及治療,延誤病情,得不到早發現早治療,這個危機也是當局的大責任,人命關天。」

另外,中共當局現在仍繼續嚴密封殺疫情真相。中共通報,如果相關人員透露疫情,「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將被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嚴重後果的,處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共當局隱瞞疫情 致疫情迅速惡化

陳秉中認為這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迅速惡化有多個原因:

一,中共首先排除不是沙士病毒。

二,(中共聲稱)不存在人傳人。直到世衛確認了該新型病毒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2019-nCoV」,與2003中國爆發的沙士是一個「家族」,而且是人傳人,中共這才被迫承認,隱瞞了40多天。

三,醫院被封口。陳秉中說,北京和中央衛生主管部門給武漢衛生主管部門下令封口,當地衛生主管部門給各個醫院院長下令,院長給科主任下令,這樣層層下令讓有關醫生閉口。

他表示,出於良知,這些醫生應該說,但上面有個緊箍咒、領導不讓說都不敢說,這樣讓醫生違反自己的良知說假話,這是多麼的惡劣——眼看著疫情的發展,以犧牲全國人民的生命為代價,為了中共當局的權力利益,他們隱瞞疫情,十惡不赦。

陳秉中說,老百姓已經發現疫情,但武漢還抓了8個人,現在證明造謠的是政府,真正掩蓋真相的是上層有關領導,他們是千古罪人,必須得追究他們的責任。

「那8個人是及時地說出真相,是英雄,中共打擊暴露真相的人,反人類啊。這是一場人為的大災難,史無前例。」他說。

武漢當局1月1日之前處理8名「傳謠者」,官方近日證實他們是醫護人員,認為他們提前預警的行為客觀上有利無害,不應受到任何處罰。

四,未採取防控措施,致大面積擴散。

陳秉中表示,如果剛發生的時候,第一撥控制住了,那就可以有效地控制住疫情。但中共當時不但沒有採取措施,還抓捕傳播信息者。更可惡的是,地方當局為否定疫情,粉飾太平。

武漢1月19日舉辦了一個四萬多個家庭參加的「萬家宴」;武漢市旅遊局1月20日開始發放20萬張免費旅遊票;湖北省1月21日舉行2020年新年團拜會文藝演出等。

陳秉中說,當時疫情正在擴展中,武漢還歌舞昇平,讓外地人來旅遊,欺騙、糊弄群眾,這是多麼的卑鄙啊,讓這幾十萬人當替罪羊,這些行徑真的到了讓人不可忍受的地步。

還有,在封城前,武漢市已有五百多萬人因為過年、疫情而離開了武漢。「全國流動,給疫情的傳播提供了最好的條件,這是非常危險的,本來可以早點防護不要再流動,可是1月20日才說,已經晚了。」他說。

他認為到2月初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感染者將達到一、二十萬人,是有科學根據的。因為潛伏期是14天,醫生也發現人傳人,當局還不承認,這樣一波一波傳染下去,就可以推測,到一定的時候,就可以達到幾十萬了。

英國《衛報》1月26日援引帝國理工學院公共衛生專家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的猜測說,可能已經有十萬人感染了武漢肺炎(中共肺炎)。

弗格森說:「我現在的猜測是目前可能有十萬個病例」,病例也可能在三萬至二十萬之間,「幾乎可以肯定,有成千上萬的人被感染」。

中共封城 隔離圈太大弊病太多

疫情迅速蔓延,到了不可收拾地步後,中共宣佈1月23日開始對武漢封城。

曾在五十年代參加過吉林的鼠疫防治工作的陳秉中表示,重大的傳染病是需要隔離,建立隔離圈,切斷傳染源。但是武漢封城,從切斷傳染源來說,已經太晚了。如果早40天這樣做會有好的效果。

他也認為隔離圈太大、弊病太多。因為把上千萬人封在城裏,裏面會相互之間傳染,加重病情;交通都給斷了,有病了沒車無法去看病,帶來了很多不便;這種粗暴的隔離不太人道。

病毒傳染性強 專家都中招

中共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北大呼吸科主任醫師王廣發,此前曾隨專家組到訪武漢,1月21日就爆出王廣發被確診感染了中共肺炎。

王廣發1月22日在微博發帖稱,自己感染的原因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到武漢第二天去金銀潭醫院去ICU看重症病人,正好趕上插管。他曾近距離接觸病人,但他當時「全副武裝」,還戴著防濺屏。

二是回京前2天去視察幾家醫院的發熱門診和臨時隔離病房。當時他佩戴了N95口罩,卻沒有配備防護眼鏡。所以他認為「防護盲點為沒有戴防護鏡」。

陳秉中表示,病毒的傳染性強的「都出乎意料」。王廣發等人去醫院時,都是穿的防護服,包得嚴嚴實實的,口罩,防護鏡都有,這樣的嚴密,專家組的成員反倒得了病了。

陳秉中說,如果王廣發是因為沒有戴防護鏡,而造成的感染,那可以看出這個病毒侵透性多強啊,有說該病毒是核武級別的。

陳秉中提醒一線醫護人員對病毒「絕對不可以掉以輕心」。

他說,現在一線的防護服都很緊張,醫生成了疾病大流行的犧牲品了。專家組的王廣發是個「反面的教訓,真是讓人(感覺)既遺憾又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