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香港警察動用催淚彈、橡膠彈、水炮車等圍攻理工大學,並隨意拘捕和毆打抗爭者的行徑,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英國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Alton of Liverpool)發文表達對香港事件的看法,提出英國應該重新考慮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家人的英國公民權問題。

奧爾頓勳爵於17日發表聲明,譴責林鄭港府和警察濫用暴力,並呼籲港府不應升級暴力,而應緩解局勢。在上周他與另外兩名上議院議員給劍橋大學寫信,要求褫奪林鄭月娥的劍橋沃爾森學院榮譽院士的名銜。

早在11月13日,一直關心香港抗爭者和香港局勢的奧爾頓勳爵,就在他的網頁上寫下了他對整件事情的看法和感受,並建議英國政府重新考慮林鄭月娥和她家人的英國國籍問題。

奧爾頓勳爵爵這篇「As a slow motion Tiananmen Sq unfolds, will you stand with Hong Kong?」文章的節譯如下:

「看著香港的大學和學生們經正受如同天安門式的鎮壓,我再細看一遍最近從一位香港學生那裏收到的明信片。

上面有一首來自《悲慘世界》經典插曲《你聽到人們的歌聲嗎?》中的幾句歌詞:「您能聽到人們唱歌嗎,您渴望看到一個世界嗎? ⋯⋯你會堅強並與我站在一起嗎?」

這不僅關乎香港人想要看到的未來,還關係到他們眼看著他們熟悉的世界正在被摧毀。

昨晚,一位香港女士寫信給我,表達了她的絕望:「我記得香港曾經充滿歡笑和繁榮。 現在,它被眼淚、鮮血、憤怒和絕望所取代。 即使如此,我們仍然熱愛這個我們稱之為家的地方。」

一所大學的一名學生給我發電子郵件說:昨晚催淚彈一直不停發射的強度是前所未有的。 後來我意識到,香港警察一夜之間發射了1000多顆催淚彈。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令人窒息的感受、眼睛和皮膚的灼燒感,受傷和恐懼引起的尖叫,這一定是地獄。 是的,這就是個地獄,……在我們前面,是被橡膠子彈擊中的學生,他們的眼睛,頭部,胸部被射中……

作為《 1984年國際條約》的兩個簽署國之一,該條約保障香港的自治,法治和司法獨立,人權和基本自由,這就是那些無法發聲的香港人有權向英國提出的問題。

我想起了周梓樂(Chow Tze Lok),他由於遭遇了催淚彈、警棍和警察封鎖而死去,他是數千名遭受警察暴行的人之一。

想想那個被警察近距離實彈射中的男孩——他的生命仍處於危險中。

我想起自6月以來和平抗爭的300萬人和那些被逮捕的三千多人——三分之一未滿18歲。

我想起林鄭月娥的固執行為,向她北京主子的怯懦屈從,她的《緊急狀態條例》及多項法院禁令和事實上的戒嚴,這些都是為了扼殺恪守法律並熱愛自由的香港人的聲音。上周末,在英國的學生在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集會,要求取消她的榮譽院士的名銜。

英國政府應該進一步重新考慮林鄭月娥及其家人的(英國)公民權,追究那些昨晚(11月12日)在香港大學校園裏發射1000枚催淚彈,並令超過60名學生嚴重受傷的人的責任,應採取有針對性的制裁措施。

也要考慮林鄭港府勾結三合會、當地幫派、臥底挑釁者和被收買的幫兇,企圖恐嚇、挑釁並為戒嚴、推遲選舉和「紅軍」的鎮壓製造藉口。

本周,在柏林牆倒塌30周年紀念日上,哲學家羅傑‧斯克魯頓(Roger Scruton)提醒我們,在某些圈子裏,暴虐的共產主義威權主義的「魅力」幾乎沒有因人類苦難的巨大遺產而消失。 」但是,在反思東歐人民三十年前成功採取的立場時,他總結說:「壓迫者開始了統治,但是最終人民會說『不』。」

作為英國國會議員,我們必須做的不只是聆聽人民的歌唱,也必須願意與他們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