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娛樂風行,有一人是重要推手,即馮夢龍。他一生創作和整理了許多著作,其中《掛枝兒》小曲與《葉子新鬥譜》曾經風靡一時。

馮夢龍原本只是想整理民間文化,未能料到,不少輕薄子弟看了他的書,沉溺於遊戲,甚者聚眾賭博,輸得傾家蕩產。於是眾人群起攻之。馮夢龍深陷誹謗官司,難以解脫。為解決難題,他泛舟千里,向一人求救,此人是熊廷弼。

熊廷弼,字飛百,號芝岡。馮夢龍是他的門下之士(公有領域)
熊廷弼,字飛百,號芝岡。馮夢龍是他的門下之士(公有領域)

熊廷弼(一五六九年~一六二五年),明朝大臣,曾擔任督學使者前往江南,凡是士子的試卷他都要親自批閱,同時甄選人才。每當讀到佳作,他就痛快地喝酒,以快心中之意。如果遇到荒謬的文章,就去舞一回劍,緩解心中的愁鬱。蘇州馮夢龍是他的門下之士。

說起馮夢龍(一五七四年~一六四六年),人們對他及其作品並不陌生,或多或少有所耳聞,比如《東周列國志》、《智囊》、《警世通言》、《醒世恆言》等等。為了整理民間文化,馮夢龍輯評與刊刻了集本,包括《掛枝兒》小曲與《葉子新鬥譜》。

《掛枝兒》小曲是馮夢龍編錄整理的民謠,比如這首「愛」:「你嗔我時,瞧著你,只當做呵呵笑。你打我時,受著你,只當做把情調。你罵我時,聽著你,只當把心肝來叫。愛你罵我的聲音兒好,愛你打我的手勢兒嬌。還愛你宜喜宜嗔也,嗔怪我時越覺得好。」另一首《同心》:「眉兒來,眼兒去,我和你一齊看上。不知幾百世修下來,與你恩愛這一場。」內容通俗易懂,情真意切,契合大眾民聲,很快風行大江南北,不論男女老少,富貴卑賤,人人都愛,成為當時極其流行的時尚小調。

鬥葉子:玩紙牌。圖為明陳洪綬木刻版畫水滸葉子「關勝」(公有領域)
鬥葉子:玩紙牌。圖為明陳洪綬木刻版畫水滸葉子「關勝」(公有領域)

《葉子新鬥譜》是牌譜,由馮夢龍從民俗文化中整理而出。葉子戲,一種紙牌遊戲,據說最早是用葉子作成。關於它的起源,眾說紛紜。一說是楚漢相爭時,由韓信發明,供士兵娛樂。因牌面大小如同葉子,所以稱為「葉子戲」。一說是唐朝高僧一行和尚發明,供玄宗與嬪妃娛樂之用。

這二部書在當時很受歡迎,許多人追之成風。甚至一些年輕人沉溺於鬥葉子,導致傾家蕩產。於是,那些年輕人的父親和兄弟們聯合攻擊馮夢龍,事情鬧得滿城風雨,馮夢龍面臨糾纏不清的官司,也為此傷透了腦筋,沒想到文藝作品引來巨大的風靡潮流,也招致不少的人身攻擊。

熊廷弼休假期間,夢龍泛舟西江,向他求救。二人相見之際,熊公忽然問他:「如今海內盛傳你的《掛枝兒》曲,是否攜帶了一二冊贈予老夫?」

馮夢龍正為此事而來,他不敢冒然對答,只一味地引咎自責,並說明他的來意。熊公說:「這件事簡單,你不要多慮。我先準備飯菜招待你,再慢慢為你想一想。」不一會兒,端出來二簋鹹魚、焦腐以及一盂粟飯。

馮夢龍一見菜色,難以下筷子。熊公見狀,開導他說:「你們蘇州的書生通常都是早晨選嘉肴,晚上吃精米,似這般村野之食,本來不應當拿出來招待你。然而大丈夫處世,不應過於追求精美的飲食。即便是粗茶淡飯,倘若也能吃飽,那也是真英雄。」

說罷,熊公無所顧忌得大吃大嚼起來。馮夢龍勉强地吃了一點。齋畢,熊公起身進入屋內,過了很久,他才出來說:「我寫了一封信,你順道送給我的故人,可不要忘了。」對夢龍所求之事,熊公隻字未提,而是送給他一個大冬瓜。馮夢龍恭敬地接受恩師的饋贈。

由於冬瓜實在太重,達幾十斤,他扛著冬瓜走路,因雙手無力很快就撐不住了,還沒走到船邊,就把冬瓜放下了,繼而登船回家。

船行了幾日之後,他將船停泊在一個大鎮,熊公的故人就住在鎮上。馮夢龍奉命送去書信,不一會兒,這家的主人恭敬地出來迎接他,並將他請到家裏。主人還命人張羅盛大的筵席,請來妙齡歌妓,為宴席助興。

馮夢龍完全蒙在鼓裏,沒有想到素昧平生之人會以這麼大的排場招待他。宴席結束後,主人向馮作揖,以表達對其才學的敬仰,並無償贈予他三百兩白銀,派家僕送至馮的船中。當馮夢龍回到家後,熊公的文書也已傳至地方官府,為其解決了誹謗一事。

熊公器重這名青年才俊,只是為他露才炫名,而不知韜光養晦感到可惜,所以故意以粗茶淡飯招待他,以示薄懲。熊公見他生活窮困,有意厚濟於他,為了不傷他的顏面和自尊,所以特意修書一封,使其借道他處,拜託熟人厚濟於他。馮夢龍著作欠妥,為其招致誹謗怨恨。對於誹謗他的訴訟,熊公也悄悄地為他撤銷了。

馮夢龍一生科考都未能考中,依然奮筆疾書,留下不少傳世著作。他的人生能贏得如此聲譽,遭遇困厄時幸遇貴人慷慨相助,這般境際也羨煞今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