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而不移,富而不驕,那就有更大的福德等著了。五月初五,那復仁坐化的時候,正好是世冑之家-蘭陵蕭順之的妻子張氏將要分娩的時候。蕭順之就是齊高帝的族弟。張氏夜裏夢見一個身長丈餘袞服冕旒的金人。一群紅衣人,車從簇擁,來到蕭家堂上歇下。這個金身人,獨自進到張氏房裏,望著張氏下拜。張氏驚慌之下正要問,恍惚間夢裏醒來,就生下一個兒子。

此子自生來便會啼嘯,狀貌奇偉,虎目龍顏,頸項有一道圓光,右手有紋印曰武。取名蕭衍。八九歲時,身上異香不散。聰明才敏,文章書翰,人不可及。亦擅長談兵,料敵制勝,謀無遺策。蕭衍稍大,博學多通,好籌略,有文武才幹,時流名輩都對他推崇十分。他的居室上常有雲氣,見到他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肅然起敬,連長輩都不敢隨意和他開玩笑。

當時他與沈約、謝朏、王融、蕭琛、范雲、任昉、陸倕等好友被稱為「八友,」其中蕭衍最有膽識。黃復仁化生之時,卻原來奶娘轉世為范雲,二侍女一個轉世為沈約,另一個轉世為任昉,與蕭衍同在竟陵王西府為官,既然有這麼大的緣份,自然義氣相合。後來范雲在蕭衍手下任諮議,任昉為參謀,沈約為侍中。蕭衍稱帝後沈約寫了《宋書》、《齊紀》等書,而謝朏則是當時有名的詩人。

一朝君子一朝臣,輪迴轉生中,恩也好怨也好,大家遇到的其實都是故人。

師父看護避大禍

齊明帝蕭鸞在位只有五年就病死了,他無能的兒子寶卷即位,只知道吃喝玩樂、荒淫無度。寶卷治國無術,卻很殘忍,做皇帝後殺掉了很多大臣,對功臣也妄加殺戮。當時擔任雍州(在今湖北襄陽)刺史的蕭衍逐漸和他對立起來,暗地裏招兵買馬、屯糧積草,砍伐竹木,沉入檀溪之中以備造船之用。寶卷聽到蕭衍的舉動,便派鄭植到雍州要刺殺蕭衍。

此事驚動了光化寺空谷法師,就托夢給蕭衍:法師拿著一卷天書,書裏夾著一把利刃,遞與蕭衍。蕭衍醒來,思忖一個僧人拿這夾刀的書卷給自己,莫非有人要來殺我?

次日有人來報,朝廷使鄭植奉詔書要加爵。蕭衍心裏全明白了。先不與鄭植相見,使人在寧蠻長史鄭紹寂家裏安排酒席。宴會上蕭衍對這名刺客說:「朝廷派你來殺我,今天的酒席上可正是下手的好機會啊!」參加宴會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把鄭植弄得十分尷尬。蕭衍又說道:「朝廷使卿來殺我,必有詔書。」鄭植賴道:「沒有此事。」蕭衍喝一聲道:「與我搜看。」立刻就把鄭植拿下,搜出一把快刀來,又有殺蕭衍的密詔。蕭衍道:「我不負朝廷,如何要殺我?」宴會後蕭衍陪著這位刺客參觀所有的府庫和軍備,看得他鄭植心灰意冷,哭著回去了。

業力輪報從未錯

蕭衍策議起兵。其他大臣,帶兵夜入皇宮,殺死在國難當頭還在醉生夢死、歌舞不斷的寶卷(東昏侯),然後將他的頭顱送出,獻給蕭衍。東昏侯死的那一天,一個叫侯景的人出生了。

天監二年,有一天,武帝問寶志法師道:「國有難否?」 寶志用手指指喉和頸(暗示侯景)。後來侯景在梁作亂,攻佔建業,武帝被囚禁餓死。簡文幽禁被壓死,梁武帝的宗族子弟幾乎全部被侯景所殺。當時的人都說侯景是東昏侯的後身。武帝殺東昏侯是天意,可是不該枉殺其無辜族人;結果侯景不殺武帝,卻幾乎殺盡其族人。天網恢恢,業力輪報看來是從來不差錯的。

蕭衍登得帝位之後,改國號為梁。佛性人人都有,他一心修佛,並且受了戒。他很喜歡尋找得道高人。當時有個叫榼頭的僧人,修煉十分精進,梁武帝非常敬佩他。一天派使臣下詔書叫榼頭進見。當時武帝正和沈約下棋,想要殺上一段,這裏使臣連稟三次,他全不聽得,口裏說:「殺卻。」使臣以為要殺榼頭,馬上就把榼頭推出去殺了。武帝下完棋就說:「叫榼頭師進來。」使臣回答:「已奉旨殺了。」 武帝大驚,才明白是殺棋時誤聽之故:「他臨死前說甚麼沒有?」使臣說:「他說,我沒有罪,前世做小沙彌的時候,用鐵鍬鋤草,錯送了一條蚯蚓的命,武帝當時是那個蚯蚓,今生該還他命。」武帝聽了流淚悔恨,不過也沒用了。雖然那榼頭僧人欠武帝一命,可是榼頭此生已經是一個修煉人了,殺修煉人的罪過可是天大的。

梁武帝晚年時期(公有領域)
梁武帝晚年時期(公有領域)

休休同泰終荷荷

因為榼頭的事情,武帝一連好幾天悶悶不樂。沈約看出了他的心思,於是派人四處探訪高僧。聞得都城十里外,有一個法號叫道林支的高僧結廬修行,於是趕緊報告梁武帝。武帝聽了很高興,就起鑾輿,旗幡鼓吹的一齊出城去那茅庵迎支公。支公已先知了,庵裏都收拾停當準備起行了。武帝與沈約到庵裏,武帝屈尊下拜,尊支公為師。行禮已畢,支公說道:「陛下請坐,受小僧的拜。」武帝說道:「那曾見師拜徒?」支公答道:「亦不曾見妻抗夫。」只這一句話,武帝聽了,就如提一桶冷水,從頂門上澆下來,遍身蘇麻,心不知怎地豁然洞徹,就省悟了前世黃復仁、童小匯之事。原來那童小匯投生在支家。二人一笑解意。武帝就請支公一同回朝,支公住在便殿齋閣裏。武帝每日退朝便到閣中與支公切磋。支公與武帝道:「我在此終是不便,與陛下別了,仍到庵裏去住吧。」武帝道:「離此間三十里,有個白鶴山,最是清幽仙境之所。朕去建造個寺剎,請您到那裏去住。」支公應允了。武帝差官資費百萬督造這個山寺,極土木之美,殿剎禪房數千百間,僧人千百餘。取名同泰寺,夫婦同登佛地之意。

東魏的叛將侯景投奔梁朝,可不久又舉兵反梁。這時江陵地方有一居士叫陸法和,在侯景遣將進攻江陵的時候,陸法和與他的弟子八百多人,把侯景擊敗了;欲協助武帝討伐侯景,武帝恐怕他作亂,不聽,陸法和對武帝說:「我一個修佛的人,怎麼會垂涎你的王位?只不過與你有緣,知道你正在遭宿報,所以才打算救你。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你和侯景之間當是定業,不可轉移。」

侯景殺進了建業,侯景自稱丞相。時年已八十六歲的梁武帝被困於台城。一日武帝夢見榼頭笑瞇瞇地向他走來,醒來後懊惱地說:「唉,真是報應啊!我如果不是誤殺了榼頭大師的話,佛祖將讓我活到百歲開外的,區區侯景又何足道哉!我既已修佛,卻又嗜棋,這不是對佛最大的不敬麼?」

一日武帝覺得嘴裏極苦,叫內侍找蜜找不到,口中已經不能說話,於是「荷荷」中死於文德殿。同時那道林支法師也在同泰寺中坐化而去了。

~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