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揚子晚報》報道,五十九歲江蘇淮安市民周翠蘭平時以賣豆餅為生。一天,她在賣豆餅途中,撿到一千七百元現金。幾經周折找到失主周繼偉,誰知周堅稱丟的是八千二百元。就這樣,拾金不昧的周翠蘭收到法院傳票,被失主告上法庭,要求賠償六千五百元。

無辜吃官司的事對周翠蘭打擊很大,每天喊頭暈,豆餅也不賣了,一家人都在全力打這場官司。老太太的兒子找律師要跟周繼偉討回一千七百元,交至相關部門繼續尋找失主。讓周另尋自己的八千二百元。

看到這消息,突然覺得這件事似曾相識,猛地想起古書中有這樣的判例,馮夢龍的《喻世明言》第二卷《陳御史巧勘金釵鈿》開始時寫過一個小故事。我把它變成現代語言,讓大家來看看古代當官的如何審理這類案子吧。

要走歪 老媽勸善

以前有一人叫金孝,家中只有老母親,以賣油為生。一天金孝挑油擔出門,中途上廁所時撿了一個布裹肚,包裏有三十兩銀子。金孝樂壞了,趕緊回家告訴老媽。老太太吃了一驚:「不是你偷來的吧?」金孝說:「我甚麼時候偷過別人東西?這裹肚不知道甚麼人丟在茅坑邊上,我給撿回來了。明天就用這錢開個店,在店裏賣油多好,省得挑擔子出門。」

老太太一聽急了:「兒子呀,常言道:貧富皆由命。你要是命中該享受,就不會生在挑油擔的人家。無功受祿,說不定倒受了牽連。這銀子,不知是本地人的,還是遠方客人的?又不知是自己家的,還是借貸來的?這會兒丟了,多著急呀。弄不好,連命都得搭上。古人裴度還玉帶積了大德,後來當了宰相。你快回到撿銀子的地方,看看誰丟了,還給他。也算是積了陰德,老天也不會虧待你的。」金孝是個本份人,被老太太教訓了一通,連聲說:「說得是,說得是!」放下銀包裹肚,跑到那廁所去了。

怕花錢 負義忘恩

廁所那兒亂哄哄的,一堆人正圍著一個氣哼哼的男人。金孝一問,原來那人是遠方的客人,上廁所時,把裹肚給丟了。現在又回來找,還以為掉茅坑裏了,找了幾個流浪漢幫忙,正要下去掏廁所,街上人都圍著看。

金孝問客人:「你銀子有多少?」客人隨口說:「有四五十兩。」金孝老實,就問:「是個白布裹肚麼?」客人一下就抓住他:「沒錯!你撿到了?還給我,情願出賞錢!」人群中有快嘴的說:「照理,平半分也是應該的。」金孝讓客人跟他到家裏去拿。這夥人一哄都跟了過去。

金孝到了家,雙手捧出裹肚交還客人。客人拿出銀包一看,知道原封不動。但怕金孝要他出賞錢,又怕大家讓他平分,於是動了歪腦筋,要賴金孝。他說:「我的銀子,本來有四五十兩,現在就剩這些,你藏了一半,快還我!」金孝說:「我才撿回來,就被老媽逼出門,尋訪失主,根本就沒動銀子。」客人就跟他吵。金孝覺得委屈,一怒之下就去撞那人。那客人勁兒大,把金孝頭髮一把提起,像抓小雞似的,放翻在地,揮拳就打。金孝七十歲老媽也急忙衝出來叫屈。大家都有些不平,跟著嚷嚷起來。

太貪心 自取其辱

正好縣太爺從這條街路過,聽見喧嚷,吩咐停轎,讓做公的(古代警察)把他們抓來審問。膽小怕事的都溜了,也有幾個大膽的,站在旁邊看縣太爺怎麼斷這樁官司。

做公的將客人和金孝母子都拿到縣太爺面前,當街跪下,各說各的理。縣太爺問大家:「誰做證?」大家都說:「那客人丟了銀子,正在廁所邊上著急,金孝自己走過來承認了,還帶他回去還給他。小的們眾目共睹。但到底有多少銀子,我們就不知道了。」縣太爺說:「你們也別爭了,我自有道理。」叫做公的把那些人都帶到縣衙門。縣太爺升堂,眾人跪在下面。縣太爺讓取裹肚和銀子上來,先把銀子兌準,一共是三十兩。

縣太爺問客人:「你銀子是多少?」客人說:「五十兩。」縣太爺說:「你看見他撿的,還是他自己承認的?」客人說:「是他親口承認的。」縣太爺說:「他要賴你銀子,幹嗎不全拿走?還要藏一半,又自己跑來告訴你?他不招認,你怎麼知道誰撿了?可見他沒有賴你銀子的想法。你丟的銀子是五十兩,他撿的是三十兩,這銀子不是你的,一定是另一個人丟的。」

客人慌了:「這銀子真的是小人的,小人情願只領這三十兩。」縣太爺說:「數目不同,怎麼能冒領呢?這銀子就判給金孝,讓他回家奉養母親;你的五十兩,自個兒找去。」金孝拿了銀子,千恩萬謝的扶著老媽回家了。那客人看見縣太爺判完官司,哪敢再爭辯?只好含羞噙淚而去。眾人無不稱快。

現代版 何去何從?

針對周翠蘭拾金不昧反被誣陷一事,新浪網做了網絡調查,一萬五千餘名網友投票,其中對老太被告表示理解的僅佔2.4%,高達92.1%的人則認為「撿錢歸還反而被冤枉,以後誰還敢做好事」。

正當網上為此事掀起軒然大波時,有民警透露,就在周翠蘭撿到錢的那天,失主周繼偉曾到派出所報警稱自己丟了四千二百元!後來周繼偉的母親又跑到派出所報警稱,其兒子丟了八千二百元錢被賣豆餅的周翠蘭撿去了,但對方只同意還給他們一千七百元錢。

那麼好了,這下周繼偉可露餡了。報案四千二百元,一看周翠蘭見到錢就漲價到八千二百元。

這兩件事中,好心的周翠蘭有點像金孝的媽媽,是個行善的人。反觀周繼偉的母親,不但不勸善,反把他兒子栽了進去。這對他兒子到底是禍還是福?萬一事情敗露,還要不要他兒子在社會上做人呢?這臉往哪兒放呢?

這場官司還沒完,據說還得等再開庭呢。煩請哪位熱心網友,看到此文後能將這個故事告訴周翠蘭或她的律師,也可以順便提醒一下審理此案的法官,根據古代的案例來明辨是非,簡單明瞭。也好讓周老太太可以踏踏實實接著賣她的豆餅。

《喻世明言》在這篇文章的開頭有一首引言詩,很貼切:

世事番騰似轉輪,

眼前凶吉未為真。

請看久久分明應,

天道何曾負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