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時候,曾經讀過一首兒歌,歌詞是這樣的:「月亮走,我也走,月亮是我的好朋友。」人走的時候,月亮就跟著走,人走到哪裏,月亮也跟到哪裏。這種感覺,是每個人都曾有過的經歷。

唐朝詩人白居易(樂天,七七二~八四六年),寫出了旅客望月的感傷,平易近人,是一首很容易理解的詩。詩題「客中月」,也就是在旅次中所見到的月亮。是一首五言古詩。

客從江南來,來時月上弦。

悠悠行旅中,三見清光圓。

我從江南出發,出發時是上弦月。在漫長的行旅之中,已經看到三次滿月了。

客,行旅中的人,也就是旅客,在此多半是指白居易自己。月亮是「上弦」,也就是當月的八日或九日。悠悠,漫長的意思。看到三次的滿月,也就表示他已經旅行了三個月。

這個旅客從「江南」來。旅客從江南出發,要到哪去呢?不讀完這首詩,是無法知道的。

曉隨殘月行,夕與新月宿;

誰謂月無情?千里遠相逐。

在天方破曉時分,我就隨著殘月趕路。黃昏之際,又在剛剛升起的新月陪伴下,投宿客棧。誰說月亮無情呢?在這三個月當中,我經歷了千里之遙,而月亮竟不嫌棄,一直與我相隨。

新月,剛剛從東邊爬上來的月亮。

朝發渭水橋,暮入長安陌;

不知今夜月,又作誰家客?

清早,我離開了渭水上的那座橋,到了傍晚,已經進入了長安市上的大道,我旅途的終點─家,已到了,卻不知今晚的月亮,又要流落在何方,寄宿在哪兒,作誰家的客人哪?

渭水,流經長安北邊的河川。陌,東西走向的街道。

長安就是這位旅客─白居易旅程的終點。可他到家了,卻又感傷的寫了最後兩句:「不知今夜月,又作誰家客?」他將月亮擬人化,當成是自己的朋友。

這首詩,頭一句「客從江南來」的「客」字,是旅行的人;最後一句「又作誰家客」的「客」,是客人。最後一句的意思是:又要流浪到誰家去寄宿作客呢?這是白居易四十歲以前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