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謁(約西元八六零年前後在世),唐翁源人。少年時為縣吏,令有客至,使搘床,邵不應。縣令怒,將杖責之。邵棄役而去,截髮懸於縣門,曰:「茍學不成,有如此髮。」由是奮志讀書,博通經史,為有司所薦,隸國子監。為人性剛躁,所作詩多刺時事,竟以此不第。

邵謁年輕時擔任縣令的衙役,有一回訪客到來,縣令指使他鋪床接待,他不答應,縣令生氣了要杖責他。他一氣之下辭職不幹,並且把頭髮剪下一截掛在縣衙門口,說:「如果學業無成,我就如此髮!」從此發憤苦讀,博通經史,被推薦為國子監。

邵謁為人性剛躁,詩風多諷刺時事,竟然因此屢試不第。這首「苦別離」刻畫出一個女子常和丈夫分離的悲哀情感,辭意清新流暢,敘事層層深入,設想愈出愈癡,表現出苦別離的深度。

十五為君婦,二十入君門。

自從入戶後,見君長出門。

十五歲時和你訂了婚,二十歲時才嫁到你家來。想不到,入門之後卻發現你老出遠門。

朝看相送人,暮看相送人;

若遣折楊柳,此地樹無根!

不管是早是晚,我總看到人們分離送別的場面,一如我經常經歷的一樣;倘若送行時要折楊柳相贈的話,那麼這裏的柳樹連根也要沒有了!

折楊柳以送行人,是古代離別時的一種習俗。

願為陌上土,得作馬蹄塵;

願為曲木枝,得作雙車輪;

我願化身為路途中的泥土,讓你前進的馬蹄踐踏成粉塵,飄浮在你左右;我願生成彎曲的木材,製成你乘坐的馬車上的兩個車輪,好讓我陪伴著你四海漫遊。

安得太行山,移來君馬前!

如果這兩種方式還解決不了問題,你仍執意要出門,那麼,老天呀,請幫我想個辦法!我要怎樣才能夠把太行山搬來擋住你馬前的去路呢?

太行山,起自河南省境,北入山西河北。其主峰在山西晉城。

這獨守空閨的寂寞少婦,反正閑來無事,那麼就發揮想像力,天馬行空的癡想、亂想、設想、幻想,如何方能時刻陪伴丈夫身邊。仔細咀嚼詩句深意,體會婦人內心波動,尤其「安得」二字,表達的是一段無可奈何的苦衷,實在令人感到其情可感、其心可憫、其行可嘆啊!這性情剛躁的邵謁,竟能寫出如此細膩動人的詩作,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