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朝廷小官,待遇微薄,宋詩常將箇中苦況表露出來。例如:陸游「假中,閉戶終日,偶得絕句」中「官身常欠讀書債,祿米不供沽酒資。」經常欠書店的債,又沒有酒錢。這即使是詩的誇張,想必與實情也相去不遠。

秦觀(一零四九~一一零零年),字少游,又字太虛,今江蘇高郵人,北宋神宗元豐八年(一零八五)進士。曾任蔡州教授、國史院編修官等職。在新舊兩黨的相爭中,他受到新黨章惇諸人的打擊,後貶處、柳、橫、雷等南方邊遠地區,徽宗初放還,死於途中。有《淮海集》。他的詩,修辭非常精緻,敲點勻淨,但常常落於纖巧。

秦觀在他的老師蘇軾引薦之下,作了國史院編修官;到了京都三年,生活依然很苦。他住處附近有位錢尚書,於是秦觀寫了一首七言絕句「春日偶題 呈錢尚書」:

三年京國鬢如絲,

又見新花發故枝。

日典春衣非為酒,

家貧食粥已多時。

三年的京都生活,使我髮白鬢霜。(這時的秦觀,已經年過四十。現在又看到老枝上長出了新花苞。我每日典當春衣,並非為了沽酒。而是因為家貧,只靠喝粥果腹,已有好一段時日了。

第三句「日典春衣非為酒」,典出杜甫〈曲江〉詩:「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頭盡醉歸。」

秦觀向錢尚書陳訴苦情之後,據說月俸加了米二石。顯然的,這首陳情「詩」,還是頗具效果的。由此看來,陶淵明所謂「為五斗米折腰」的事確實不假;古來一直流傳「百無一用是書生」倒是真的。讀書只為求取功名,否則手無縛雞之力啥也不會,衣食無著,還不如一個農夫呢!怪不得鄭板橋要說「我想天地間第一等人,只有農夫,而士為四民之末。」誠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