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孟德(曹操)的四言詩有云:「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人生苦短,應當及時行樂,何必「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呢?

白雲蒼狗,滄海桑田,是古往今來,人類的共同感受。「今朝有酒今朝醉」是唐末詩人羅隱(八三三~九零九年),在他的「自遣」詩中所留下的名句。

得即高歌失即休,

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來明日愁。

得意時即放歌高吟;失意時,就閉口不語。多愁多恨,都如馬耳東風,與我何干!今日有酒,應趁今日圖個酣醉;待明日憂愁來時,再去發愁吧!「得」是得意。「失」是失意。「悠悠」,是馬耳東風,與我何關的心境。「今朝」,是今日。

此詩題名為「自遣」,實為自嘲。這首詩,有其獨特之處,就是重複使用即、多、今朝、明日、愁。如:即-即;朝-朝;日-日;愁-愁。

他還有一首「蜂」,尚有個名句「為誰辛苦為誰甜」,足以與「今朝有酒今朝醉」相媲美。

不論平地與山尖,

無限風光盡被佔;

採得百花成蜜後,

為誰辛苦為誰甜?

羅隱,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字昭諫,本名橫。貌甚陋,凡十次應試不中,遂改名。光啟中為錢塘令,後官諫議大夫、給事中。性傲睨,詩以諷刺為主,有《羅昭諫集》。唐亡之後,羅隱不事新朝,享壽七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