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史記》中,司馬遷給范雎和蔡澤做了一個合傳,蔡澤是燕國人,在魏國向相士唐舉詢問命運。唐舉嘲笑蔡澤容貌醜陋,但告訴他會有四十三年的富貴,並將在秦國發跡,於是蔡澤來到了秦國的都城。

蔡澤到了秦國都城後,找了一個最好的酒店,跟酒店的老闆說,你每天要好好伺候我,飯必白粱,肉必甘肥,一定要讓我吃好飯好菜。老闆問,因為甚麼呢?蔡澤說,因為我很快就要做秦國的丞相了。

這酒店也都是諸侯使節住的地方,他這種聽起來很瘋狂的話傳得很快,很快就傳到了范雎的耳朵裏。范雎立刻派人把這個蔡澤找來,蔡澤就去見范雎。當時范雎很怒,范雎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有辯才的人,五帝三皇之說,吾莫不知;百家之辯,遇我而屈。你蔡澤到底有甚麼本事,能夠說服我,把我的相位奪去。

當時蔡澤跟范雎之間有一場辯論,蔡澤的辯論,如果總結起來就是四個字,就是勸范雎「功成身退」。

他舉了三個非常有名的大臣:一個是幫助秦國實現富國強兵的商鞅;一個是幫助楚悼王實現富國強兵的吳起,當時吳起輔佐楚悼王,在北面打敗了三晉,在南面打敗了吳國和越國;再一個就是文種,幫助一個弱小的越國打敗了吳國。但這三個人都不得好死,為甚麼呢?因為他們雖然功成,但是不知道身退,最後死掉了。

蔡澤跟范雎講,你過去是一個匹夫,一個最普通的人,然後得到了秦王的寵幸,幾十年的時間,你所有的仇都報了,你所有的恩也都報了,現在你的功業到達頂點,如果你要是不知進退的話,那麼最後的下場可能會很慘。

當年蘇秦和智伯這兩個人,他們的智力不是不足以庇護自己,但是他們還是死了,就是因為他們貪圖權位,貪圖利益,不知道退下去。就像犀牛和大象一樣,牠們所待的森林,不是離人不夠遠,但牠們為甚麼會被人殺掉呢,就是有一些東西誘惑牠們,使得牠們離開了森林,到了人的面前,結果就被人殺掉了。

所以呢你必須得知道,甚麼時候進,甚麼時候退,就像太陽到了中午之後,它就會往西斜,月亮滿了它就會虧,這就叫日中必移,月滿則虧。你現在已經到了該退的時候了,如果你現在及時退下去,推薦一個人來取代你,那麼這個人會非常地感激你,他會用他的權勢來庇護你,這樣你和你子孫的富貴可以世世代代這樣保存下去。

結果這個范雎就被說服了,范雎去見秦王,跟秦王說,山東那地方來了一個客人,那時候的山東是指崤山以東,這客人非常善於辯論,我覺得他的才能比我還要強,如果他能夠做相,對秦國的幫助要更大一些,所以我推薦他。

范雎從相位上退下,回老家養老,最後善終了。

蔡澤接了相位不久,秦昭襄王就崩了,他的兒子安國君即位,安國君即位三天以後就死了,安國君的兒子子楚,也就是我們說的異人即位,就是秦莊襄王。

秦莊襄王即位後,他對呂不韋非常地感激,因為呂不韋等於把他,從一個人質、一個階下囚,變成了一個天下最強大的國家的王。

蔡澤也知道這一點,就把相位交給了呂不韋,呂不韋從這時開始在秦國做丞相,秦王還封呂不韋為文信侯,在河南洛陽這個地區食邑十萬戶。過去說封萬戶侯就了不得了,呂不韋封邑是十萬戶,所以他是秦國非常非常有權勢的人。莊襄王還把呂不韋尊稱為仲父,相當於叔叔。

蔡澤把相位交給呂不韋後,離開秦國到了燕國。三年後,他成功地說服燕國的國君,把他的太子送到秦國做人質,就是太子丹,也是後來讓荊軻刺秦的太子丹,秦國跟燕國的關係就比較好了。

燕國把太子送到秦國做人質,秦國想派一個人到燕國去做國相,太史占卜之後,說張唐去會非常地吉利。

張唐不肯去,因為從秦國去燕國,中間必須經過趙國,而張唐以前曾經跟秦王攻打過趙國,趙國對張唐恨之入骨。趙王曾經下令,趙國的人誰能夠抓住張唐,賞賜一百里的土地。

張唐死活也不肯去燕國,呂不韋也沒辦法,他親自去張唐家裏邊請,張唐也不肯去。呂不韋回到家裏就很鬱悶,坐在堂上思考這個問題。這個時候就過來一個小孩,這個小孩叫甘羅,他只有十二歲。他問呂不韋,主人您到底有甚麼事情,讓你這麼憂悶呢?

呂不韋抬頭一看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就說去,去,說我在想國家大事呢。甘羅說,主人你所以要養士,因為士能夠為你分憂,像我甘羅這樣也是一個士。當年有一個叫項橐的人,七歲的時候就被孔子拜為老師,臣今天已經十二歲了,比項橐還大五歲呢,你怎麼能夠因為我的年齡而如此輕視我呢。

呂不韋覺得這小孩說話很不一般。他就問甘羅,現在燕國的太子丹已經到我們國家做人質了,我們想派張唐到燕國去做丞相,但是張唐不去,你有甚麼辦法?甘羅說,這事好辦,你要早跟我說,早就解決了。呂不韋說,那我就派你去吧!

於是甘羅就到了張唐的府前,張唐聽說有一個小孩來見他,也很奇怪嘛,就親自出來迎接他。就問甘羅,孺子有何見教?甘羅說,特來弔君爾,聽說你家裏要有喪事,所以說我來弔唁一下。

張唐問,我有甚麼喪事?甘羅說,我問你兩個問題:第一,你覺得你對秦國的功勞,和武安君白起相比,誰更大一些?張唐說,我怎麼跟武安君白起比呢,他為秦國打下七十五個城池,功勞第一,沒有人能跟他相比。

甘羅說那好,我再問你第二個問題,你覺得呂不韋和應侯范雎,兩個人誰更受秦王的寵信。呂不韋,秦王管他叫仲父,像叔叔一樣,范雎只是秦王的朋友,那關係肯定是呂不韋更親近一些。所以張唐說,當然應侯不如文信侯權利那麼大了。

甘羅說,當年應侯讓白起去進攻趙國的時候,白起不聽應侯,最後自刎在杜郵。現在你功勞沒有白起大,應侯的權利沒有文信侯大。現在文信侯讓你去燕國,你不去,你的下場恐怕比白起還要慘。結果張唐一聽就害怕了,他說我現在馬上收拾行李去燕國。

甘羅回到呂不韋的府上說,這事我搞定了。但是呢,雖說張唐現在答應去燕國,我覺得張唐是不想去的,所以我還有第二個計策,請你給我一些車馬、一些僕從和一些錢,我現在要去趙國。

甘羅到了趙國之後去見趙王,他跟趙王說,你聽說了嗎?秦國馬上就要派張唐到燕國去做國相了,燕國已經派他們的太子到秦國做人質了。燕國和秦國兩國如果結盟,中間的趙國就倒楣了,東西夾擊嘛。為甚麼燕國和秦國要打你呢?因為他們想搶漳河和黃河之間的五個城市。我給你想一個辦法:你趕快跟秦國搞關係,你把河間的五個城市乾脆送給秦國,這樣你跟秦國的關係不就很好了嗎?然後你去攻打燕國,燕國是弱小的國家,一下子就可以搶了很多的城,這樣你在秦國這邊損失的,都可以從燕國那邊再補充回來,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計策嗎?

趙王聽從了甘羅的計策,真的就把河間五個城割讓給了秦國,然後去攻打燕國,打下燕國三十個城市,十一個城市送給秦國,自己留了十九個城市。甘羅回到秦國時,呂不韋就封甘羅為上卿,上卿有點相當於丞相了,所以過去說甘羅十二歲拜相。

儘管秦國當時的國力強大到已經沒有任何一個諸侯國可以單獨對付的程度,但是六國仍然不知道聯合起來,還在為眼前的利益互相攻伐,趙國和燕國之間是經常打仗的,其他別的國家也互相打來打去,這就給了秦國各個擊破的機會,這時秦國發生了一場內亂。

秦王嬴政即位時只有十三歲,國家大權掌握在丞相呂不韋的手中。秦王漸漸長大,剛毅果敢,英偉非常。西元前238年,秦王行冠禮時,一個叫嫪毐的人發動叛亂,失敗後被車裂,此事也牽連到了呂不韋。

秦王非常地生氣,當時就下令驅逐國內所有的,從別的國家來的人,叫做逐客,這個客指的是,從別的國家到秦國來的那些人。這個逐客令一下,很多列國過來的人都紛紛地離開秦國。

呂不韋手下有一個非常有名的門客,這人是後來秦國的丞相,叫做李斯。李斯也是被遣返的人員之一,但是李斯在臨走前,給秦王寫了一封信,這封信後來被收錄在《史記》,也被收錄在《古文觀止》裏邊,叫做《諫逐客書》,阻止了秦王逐客的命令。

由於這封書信,秦王也知道了有李斯這麼一個人,他就把李斯召到了宮中。李斯這個人能力是很強的,他向秦王獻上了系統的,統一天下的計策。那麼李斯獻上的又是甚麼計策呢?請看下集《天下一統》。謝謝!(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