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祿進了秦國的宮殿後,在一個地方叫做離宮,他就在那個地方等著,這時秦王的車馬過來了,旁邊的士兵喊迴避,范雎故意不迴避,他就大搖大擺地站著。說為甚麼要迴避,誰來了?一個侍衛說秦王來了,張祿說秦國難道還有秦王嗎?我只聽說過秦國有相國和太后,沒有聽說有秦王。

他這話被秦王聽到了,秦王當時沒有發怒,他知道范雎講這個話肯定是有原因的,就把范雎帶到了自己的宮殿裏,長跪請教。

我們知道古人是沒有椅子凳子的,椅子凳子是在宋朝以後才有的。原來都是跪在地上的,他跪在地上問范雎,哎呀,見到你真是不容易啊,你有甚麼來教導我的?

范雎說,唯唯。唯唯就是嗯嗯,或者是好好好,或者是哪裏哪裏的意思,反正就是虛詞。秦王就等著,范雎就不說話。

然後秦王又問,先生何以幸教寡人,你到底想跟我說甚麼?范雎說唯唯,他又不說話。

然後秦王又問第三遍,說先生何以幸教寡人?范雎又唯唯。

范雎這個人他其實很懂得人物的心理,因為他當時說了那一句話:難道秦國還有國王嗎?我只聽說過太后和相國,話的背後刺激了秦王的好奇心;但是范雎這時,很多話是不能講的,因為范雎的身份是羈旅之臣,是流落到這個地方,像一個流浪漢一樣,流落到這地方,居至疏之地,跟秦王從來沒有見過面談過話,雙方之間是沒有任何互信的,而他所講的問題涉及到秦王的舅舅,相國魏冉的一個決定,因為他要阻止相國魏冉進攻綱壽。

所以他不得不非常地小心,所以他就用唯唯,不說話。他就等著秦王問他為甚麼不講話?

秦王後來問他,先生難道覺得像我這樣一個人是太愚笨了,不足以接受你的教誨嗎?范雎說不然,文王在渭水邊見到姜子牙時,只談了幾句話,就立刻拜姜子牙為老師,然後成就了功業,滅掉了紂王,建立了一個八百年的周朝。而比干是紂王的叔叔,他給紂王進諫的時候,紂王不但沒有聽,而且還把比干殺了,把他的心挖出來了。

范雎跟秦王講這話意思是,我講的話呢不在於我和你的關係,有的人是很疏遠的,像文王見姜子牙,兩句話就拜他為老師,成了功業,比干是紂王的叔叔,講甚麼紂王都不聽,雖然這邊是疏這邊是親,這邊甚麼都聽,這邊的話是甚麼都不聽。像我這麼一個人就是羈旅之臣,處至疏之地,而講的話是關係到大王骨肉之間的感情,所以我不得不特別的小心。

范雎說,如果我講的話大王能夠採用,而且讓秦國富強的話,我就是死了也沒甚麼冤枉的,我就怕我講的話,大王不但不採納,還把我殺掉了,這樣天底下那些雄辯的辯士,或者是謀士,從此都會裹足不前,那才是秦國的真正危險。

他這話一講就打動了秦王。秦王跟范雎說,不管你講甚麼,哪怕涉及到太后,涉及到我的母親,涉及到我的舅舅的話都可以直言,我不會治你的罪。

這時范雎才開始向秦王獻計。這事情是很難很難的一件事情,不是說出這個主意難,而是要把這主意傳遞給君王,說服君王聽他的主意是非常非常難的。范雎通過這樣一系列的方式,最後取得秦王的信任,他才跟秦王講。

范雎說,我聽說現在秦國要出兵去進攻綱壽這地方,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我跟你講一個故事你就明白了。當年魏國進攻中山國,雖然把中山國打下來了,但是中山國跟魏國之間隔著趙國,所以魏國沒法對中山國管治,中山國很快就復國了。

范雎說,秦國現在是四面作戰,今天打楚國,明天要打齊國,後天去打魏國,我們等於是四面樹敵,這對秦國沒甚麼好處。范雎在裏面講了這樣一段話,《史記》上講:「王不如遠交而近攻,得寸則王之寸也,得尺亦王之尺也,今釋此而遠攻,不亦繆乎。」

意思說,你啊不如採取遠交近攻的辦法,就像蠶吃桑葉一樣,你吃一寸就是你的土地,吃一尺也是你的土地,對近處的國家,譬如像南韓、魏國,你要(向)他們近攻,對遠的國家,比如齊國和楚國,我們跟他們訂立友好的盟約。

范雎這一番話說得秦王鼓掌稱善,立刻拜張祿就是范雎為客卿。從此之後,秦王對范雎的寵遇日隆,經常在半夜有國家大事時也要把張祿叫來,向他一個人問計,對張祿言聽計從。

遠交近攻戰略是公元前270年提出的,四年後,公元前266年,這時秦王和范雎的關係已經親密無間了。

范雎有一天跟秦王說,雖然大王如此信任我,但還有一件事情我沒跟大王講,因為太危險,所以我在等待時機,這事情不解決,秦國的安全就沒有保障。秦王問他到底是甚麼事情?

范雎跟秦王說,我在齊國時,只知道齊國有孟嘗君,不知道有齊王;在秦國,我只聽說有太后,還有相國穰侯魏冉,聽說過華陽君、高陵君、涇陽君,沒有聽說過有秦王。這說明秦國的國政被這些大臣分得太厲害了,大王的權柄太輕了。甚麼叫做一個國家的王呢,生殺予奪才叫做王,而現在呢穰侯和太后仗著秦國國家的威勢,出兵則諸侯震恐,解甲則列國感恩。過去的歷史教訓不能不吸取,當年齊國的崔杼就是因為他權力太重,所以他殺死了齊國的國君齊莊公,趙國的李兌權力太重,他殺死了趙國的國君和太上皇趙主父,現在穰侯和太后,他們在大王的身邊廣置耳目,我看到大王獨立於朝已經不是一天了,我非常害怕千秋萬代之後,代大王有天下的人不是大王的子孫。

當時秦王就悚然一驚,這個秦王已經做了四十一年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權力被分散得很厲害,但這一次當范雎提出來的時候,不僅僅是他本人權力的問題,還有一個他以後權力繼承的問題,所以他就非常地警醒,問范雎說應該怎麼辦?

(旁白)公元前270年,范雎終於有了見到秦王的機會,他向秦王提出了系統的統一天下的大計,並說服秦王解除了太后、相國魏冉,和涇陽君、高陵君、華陽君的權力,至此大權旁落四十年的秦昭襄王才真正掌握了秦國的最高權力。秦王認識到光靠武力擴張等於四面樹敵,事倍功半,而范雎提出的卻是通過謀略和外交手段取得勝利的捷徑,概括起來就是四個字「遠交近攻」,這四個字把南韓和魏國作為秦國首先攻擊的對象。

范雎當上應侯時,當時把他帶到秦國的那個王稽,他的地位一直沒有得到提高,還有救了范雎一命的鄭安平,到秦國後也沒有一個好的去處,范雎當上相國和應侯之後向秦王說情,秦王任命王稽為河東守,任命鄭安平為將軍,這是范雎的報恩。

范雎他也要報仇,范雎有兩個大仇人,一個是中大夫須賈,他進讒言,還有一個就是相國魏齊,就是打他的那個人。范雎有沒有機會報仇呢,機會是說來就來,秦國當時已經跟魏國發生過幾次戰爭了,而且佔領了魏國的一些城,後來魏國魏昭王死了,他的兒子叫魏安釐王即位。

魏安釐王聽說秦國的相國叫張祿,有一個計劃要進攻魏國,而且打了幾仗,他當時就很緊張。他知道張祿是魏國人,也可能會有香火之情吧,他於是派中大夫須賈到秦國去出使,希望和張祿套一套近乎,阻止秦王,暫時不要再進攻魏國。

須賈到了秦國,范雎一聽仇人來了,這是報仇的機會嘛,但是他做事很有意思,沒有馬上把須賈抓過來痛斥一番,打一頓,或者把他殺掉出氣。

他換了一身很寒酸的粗布衣服,偷偷地跑到館驛裏面去見須賈,須賈看到范雎時很吃驚,他以為范雎已經被打死了,沒想到他還活著。

他說范叔得無恙乎,范雎的字叫叔。他說沒想到范叔你還活著,別來無恙吧。范雎講,我那天被人扔到郊外後,過來了一個商人,聽到我的聲音,就把我給救了,我就讓他帶我到了秦國。

須賈知道范雎這人很有口才,就問范雎,說你想在秦國去游說諸侯,得到一個富貴嗎?范雎說沒有,像我這樣的人靠口舌,本來以為自己嘴皮子很利索,結果不但不能為自己辯護,惹來一場殺身大禍,從此之後,我怎麼還敢靠我的口才生活呢,我現在給別人做傭人,勉強餬口。

須賈問他,你在秦國有沒有好朋友,認識地位比較高的人呢,你的主人是甚麼人呢?范雎說,我的主人跟相國是有交情的。

這須賈一聽就來勁兒了,他正好是想見相國。他就問你能不能請你的主人幫我一個忙,引薦一下去見相國呢?范雎說相國平時都是非常忙的,好在今天有時間,你要想見相國的話,今天去正是時候。

其實這話就有點兒露馬腳了,因為你怎麼知道相國有時間呢?但須賈當時也沒懷疑。(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