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讓趙國在軍事上迅速崛起,不但滅掉中山國和北方的少數民族部落,而且讓趙國成為了可以和秦國抗衡的國家,趙武靈王甚至計劃從現在內蒙古的包頭進兵,從北面滅亡秦國,但這個計劃因為宮廷政變而流產。即位的趙惠文王沒有了父親的豪氣和野心,也從未有對抗秦國的打算,然而對於一個想統一中原的秦國來說,趙國卻是不能不滅的,秦趙兩大強國之間的決戰不可避免。大約在公元前272年,一個人從魏國來到秦國,為秦國制定了一個系統的奪取天下的戰略,以南韓和魏國為首先攻擊的目標,並直接促成了秦趙決戰,那麼這個人又是誰呢?

這個人在《史記》上寫作范睢,在《資治通鑒》上寫作范雎(隹的右邊不一樣),根據後人考證,這個人應該叫范雎。他和張儀都是魏國人,從小家裏很窮,一直沒有一個出身的機會,長大後他投靠了魏國的一個中大夫叫做須賈,給須賈做門客。

須賈大夫是專門負責諸侯之間的外交工作。有一次須賈出使齊國,把范雎也帶到齊國,齊王聽說范雎很有本事,就偷偷地派人送去了牛肉和酒,還有十斤的黃金,希望范雎能夠留在齊國,為齊王服務。被范雎拒絕了。

須賈聽說這件事很不高興,因為當時他是以國家的使者的身份到齊國去,他要辦的事一連好幾個月都沒有甚麼結果,說明齊王不重視他,但齊王現在如此重視他手下的范雎,覺得自己很沒面子,他讓范雎把十斤黃金退回去,只留下了牛肉和酒。

公事辦完之後,須賈一回到魏國馬上就向相國魏齊報告,魏齊是魏國的宗室,脾氣很暴躁。須賈說,齊王無緣無故是不可能給范雎牛肉、酒和黃金的,我懷疑范雎向齊王洩漏了魏國的某些機密。

當時魏齊正在大宴賓客,立刻派人把范雎抓來,問范雎到底向齊國洩漏了甚麼樣的機密?范雎當然不承認。於是魏齊命令獄卒打范雎,打了好幾個時辰,打得渾身血肉模糊,骨折肉爛,牙齒也被打掉了,這個范雎在捶楚之下昏死了過去,底下的人以為他死了,就跟魏齊說這人已經被打死了。

魏齊餘怒難消,命人用草蓆把范雎身體捲起來,扔到廁所裏去,然後讓賓客往范雎的身上撒尿。范雎這人其實是滿講義氣的,他當時不肯留在齊國,因為我是和須賈大夫一塊從魏國來的,理應同出同入;他也很有骨氣,就是他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承認的,打死也不承認。

他被扔到了廁所裏,到了晚上時就甦醒過來,一看身旁邊一個獄卒看著他。他就跟獄卒講,你看我現在這樣子,估計是活不長了,如果你肯讓我的家人把我帶回去,讓我死在家裏的床上,我家裏面還有一點錢,把這些錢都給你來表示感謝。

獄卒去見魏齊,他說相國啊,這個死人在廁所裏已經發臭了,能不能把他扔出去。那時魏齊已經喝醉了,他說那就扔到野外吧,讓野狗野鳥去吃他的肉。於是獄卒就悄悄地通知了范雎的家人,把范雎給帶回家裏。

家裏的人幫他清洗傷口,給他吃一點東西。范雎說家裏邊是不能夠待的,他說魏齊現在是喝醉了,讓人把我扔出去,明天早上他酒醒後,一定會去追查我的下落,那個時候就危險了。我有一個好朋友叫鄭安平,你們今天晚上偷偷地把我送到他家裏去,然後明天早上辦喪事,就像我死了一樣。

魏齊第二天早上果然去追查范雎的下落,一看野外就是一個空蓆子,底下人說可能是被野狗叼走了他的屍首。魏齊又派人去范雎的家裏,一看,家裏邊正在辦喪事,魏齊認為范雎已經死了,也就置之腦後了。

范雎為躲避仇家,把自己的名字改做張祿,在魏國隱姓埋名住了下來。我們看到范雎這個人是很理性的,在那麼痛苦的情況下,他能夠想到第二天魏齊會來找他。

(旁白)范雎將自己改名張祿,隱姓埋名躲避仇家。一段時間後,秦國使者王稽出使魏國。鄭安平以僕人身份接近王稽,乘機推薦了范雎,並安排了兩人的秘密會面。王稽被范雎的才學所折服,於是偷偷帶范雎前往秦國。沒想到,剛入秦國,就又遇到了秦昭襄王的舅舅,相國魏冉。他曾和太后羋八子在宮廷政變中勝出,並和秦王的兩個弟弟高陵君嬴顯和涇陽君嬴悝成為秦國權力的實際掌握者,時間長達將近四十年。

魏冉每年要到全國各地去巡查,作一些審計和監察工作,同時安撫市民,檢閱車馬等等,是一個很風光的職位。這一次正好是在巡行各郡縣時碰到王稽從魏國回來。范雎跟王稽講,我聽說魏冉這個人不喜歡其它諸侯國家來的人才,也不喜歡游說的人,如果他要見到我,他會把我趕走的,所以我最好還是躲一躲。

於是范雎和鄭安平兩個人就在車上藏起來,他們沒有下車。魏冉的車馬到了王稽的面前,就問王稽,公事辦得怎麼樣,外交工作搞得怎麼樣,問了一些情況後,最後問王稽,你有沒有帶從別的國家來的游說之士?王稽說沒有。魏冉說這批人專門仗著嘴皮子,今天說這樣,明天說那樣,這批人是最不可信,也是最沒用的人,這樣的人千萬不要帶到秦國來,警告了一下,然後魏冉就走了。

范雎在車裏看魏冉走遠了,他就從車裏面出來跟王稽說,他說這個地方不能待了,我現在得趕緊找一個地方躲起來,相國魏冉不喜歡游說之士。王稽說你犯不上藏起來,他已經走了嘛,剛剛都已經說過話了。

范雎說,我剛才在車裏偷偷看這個人,這個人眼白比較多,叫色白而多視邪,斜眼看人,這種人的的性格特點是,性多疑而見事遲,就是疑心重,但是下決心慢,所以他走了,一會兒他肯定會派人來搜這車子的。

范雎和鄭安平兩個人下車後就先跑,跑到一個地方藏起來。果然行不上三里,後面就一隊軍馬追上來了,說奉相國魏冉的命令查一查,到底有沒有從別的諸侯國地方來的人,把車翻了一遍,一看沒有就走掉了。

這個王稽心想,張祿這人真是一個智謀之士啊,於是就把張祿,就是范雎帶到了都城咸陽。

王稽回到咸陽,秦王接見他,問這問那,他趁機跟秦王講,我這次帶回來一個諸侯的賓客叫張祿,這個人怎麼怎麼有才,他說秦國現在非常地危險,但是他有一個能夠讓秦國安全的策略,他不想寫信給大王,怕信裏說不清楚,希望大王能夠給他一點時間,當面和他談這問題。秦王當時不相信他。

(旁白)在經歷了九死一生之後,范雎終於得到了人身安全,當時秦國正是在軍事戰爭中節節勝利的時候,靠著名將白起,剛剛在南面打敗了楚國,迫使楚國遷都,在東面打敗了齊國,多次打敗韓趙魏的軍隊,從秦王到相國魏冉都不喜歡辯士,那麼范雎在秦國又是如何出頭的呢?

范雎在秦國整整等了兩年的時間,我估計當時他的處境很窘迫,遭人白眼,到處蹭飯的事可能是經常發生的。根據《史記・范雎蔡澤列傳》記載,范雎後來飛黃騰達之後,他報了很多恩,有的可能是一飯之恩;他也報了很多怨,就是有人瞪他一眼,他也要報這個怨。

范雎在秦國等了兩年,一直沒有見到秦王的機會。當時秦國的相國魏冉計劃去進攻齊國的綱壽,綱壽在現在山東省的東平縣。秦國要從陝西向山東進兵,中間必須經過河南或者河北,也就是說必須要向南韓和魏國借道,秦軍才可能到山東去進攻齊國。

魏冉為甚麼要去進攻綱壽呢?因為魏冉的封地在陶,陶是山東的一個地方,離綱壽很近,是秦國在齊國境內的一塊飛地叫陶。

我們在前面說過,齊湣王當齊國國君時,有一個五國攻齊,主要是燕國挑的頭,當時進攻齊國後,一國搶了一塊地方,秦國在齊國也搶了一塊地方就是陶,秦王把陶封給了魏冉,這是一塊飛地,它和秦國的國土是不連著的。

魏冉進攻綱壽是想擴大自己的封地,當時正在籌措軍餉和組織士兵。

范雎聽說這事後,他給秦王寫了一封信。信中說,我聽說賢明的君主是賞有功而罰有罪;一個昏君呢是專門賞所愛而罰所恨的,他不是根據功勞過錯賞罰,而是根據個人好惡賞罰,這樣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我希望為大王效勞,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機會,給我一點點時間,讓我把想法跟你說出來。如果我說得有道理,你就採納,如果你覺得我說的沒道理,浪費了你的時間,你哪怕殺了我,我都不會埋怨你。

將近兩年過去了,秦王都已經忘了張祿,看了這封信之後,秦王決定召見張祿。(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