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平即位之後,他是燕國最有作為的一個君主,叫燕昭王。有一個跟燕昭王有關係的,非常有名的典故叫做黃金台。唐朝詩人陳子昂,他寫的一首詩「登幽州台歌」詩中道: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台。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霸圖今已矣,驅馬復歸來。

詩中提到的黃金台就是當時燕昭王建的一個臺子,這台上堆滿了黃金,以此來招納四方的賢士。

燕昭王復國後,重新整頓了他的宗廟和社稷,他主要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招募人才,他問手下的一個大臣,叫郭隗,他問郭隗我怎麼樣才能夠找到真正幫我復仇的,這種非常有才能的人呢?

郭隗說我給你講個故事:從前有個國君想找到一匹千里馬,他手下的人出去找了整整三年都沒找到,後來有個人發現很多人圍著一匹死馬,他上前問這死馬有甚麼特殊,大家都圍著牠?有人講這是一匹千里馬。找千里馬的人說,我願意出五百斤黃金買這死的千里馬,你們賣不賣啊?那些人當然賣啊,於是這五百斤的黃金就買了這死馬的骨頭。回去後跟國君講,千里馬沒找到,但我買到一匹死千里馬。

國君很惱火,我找千里馬是要騎的,你花那麼多錢買死馬,為甚麼?這人說國君啊,當我花五百斤黃金買死馬骨頭時,這個事情就天下傳開了,從此之後就會有很多真有千里馬的人把千里馬送來。

那個時候沒有報紙,也沒有廣告,你怎麼把買千里馬的消息傳開呢?靠老百姓口耳相傳。五百斤黃金買一匹死馬的骨頭,這是一個奇事,老百姓肯定會把這事傳出去,所以很快這個國君就得到三匹千里馬。

郭隗說,如果你要想招募人才的話,請把我當作千里馬的馬骨吧。於是燕昭王就拜郭隗為自己的老師,每一次見郭隗都要行師徒大禮,飲食起居方面對郭隗非常優厚。郭隗說,天下那些比我有能力的人就會紛紛前來。

果然就招到了幾個非常有名的人才。比如說,有一個人叫鄒衍,在戰國百家爭鳴時,他是陰陽五行家的代表,或者說他是五行家學說的開創者;還有一個人叫做劇辛,他是戰國時的一個將軍;最重要的是,招到了一個從魏國來的樂毅,來輔佐燕昭王。燕昭王靠黃金台招來了很多人才。

同時燕昭王也要收取民心,他生活非常地儉樸,跟百姓同甘共苦。他還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等待。有時覺得時機不成熟,沒有甚麼別的辦法了,這時等待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燕昭王等待這件事情,等了二十八年。

(旁白)在中原地區有一個中等諸侯國,叫做宋,是殷商微子的後裔,都城在商丘。西元前329年,宋國的公子偃趕走了哥哥,自立為君。西元前318年,宋國發生了麻雀的鳥巢中孵化出老鷹的怪事,太史占卜說這是宋國走向強大的徵兆,於是宋王開始四面開戰。

宋王開始四面出擊,他首先滅掉了兩個小國:一個叫滕,一個叫薛。緊接著他就對齊國作戰,奪取了齊國的五座城池,然後他對楚國作戰,又奪取了楚國三百里的土地,然後又跟魏國作戰,又把魏國給打敗了。

齊國、楚國和魏國都是戰國七雄,都被宋國打敗了。宋王偃自己覺得已天下無敵了,因而自大成狂。

我們經常講,天要欲其亡必先使其狂。宋王偃做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他用牛皮做成一個皮袋掛在旗桿上,袋裏裝滿了動物的血,他用箭去射這個皮袋,皮袋被射破,皮袋中的血流在地上,到處都是。他說我這是用弓箭射天,射死了天,看到天降血雨。

他做了很長的鞭子,用鞭子去抽打土地,叫長鞭撲地,表示他對天和地都不敬畏,都不放在他的心上。

他又平毀了自己國家的社稷壇。在中國古代,非常注重宗廟和社稷,宗廟供祖先,社稷實際上指的是社壇和稷壇,社是土地神,稷是農業神。因為中國古代是一個農業社會,所以非常注重農業生產。過去這個故宮的皇帝,清朝的時候,每到夏至時到地壇去祭地,冬至時到天壇去祭天,以表示對天和地的敬重,祈禱來年風調雨順。

作為國君、皇帝一定要敬天敬地,同時對社稷,對農業一定要非常重視。而宋王偃用革囊射天,藐視天;用長鞭撲地,藐視地;平毀宗廟,對祖先也不在意;平毀社稷,對農業生產也不在意。

他叫了很多人高馬大、身長力大的人站在宮殿裏,在他喝酒喝到高興時,讓這屋子裏面的人喊萬歲,然後堂下的人也喊萬歲,宮殿外面的人,武士們也都一起喊萬歲,這萬歲之聲是聲震天地,沒有一個有道國君會這樣狂妄自大。

他不但狂妄自大,而且四面樹敵,他去攻打齊國、攻打楚國、攻打魏國。秦國這麼強大的國家在統一中國前,還要跟各國搞外交的,在打一個國家之前,他都要跟其它別的國家搞甚麼聯姻啊,或者是送國君的親戚去當人質等等,都要搞外交的。

他四面樹敵,西元前286年,齊國、魏國和楚國三個聯軍進攻宋國,宋王領著軍隊跟三國聯軍作戰,這時宋國的百姓對宋王早就討厭到極點了,一看各國軍隊進來,百姓根本就不做抵抗。宋軍很快就失敗了,宋王逃到了一個地方叫做溫(在現在的河南省),被齊國的大軍給抓住後,就把宋王殺了。當時這個宋王已八十歲了,很難想像一個老年人火氣這麼暴,結果把自己給折騰死了。

當時齊國在進攻宋國時,秦國曾經一度想去救宋。蘇代勸秦昭襄王,你不要去救,因為齊國和秦國都是兩個匹敵的大國,齊國如果一旦吞併宋國,齊國就會變得非常地強大,而跟齊國接壤的楚國、魏國會由此而畏懼齊國,他們為了保住自己就不得不和秦國搞好關係,你等於失去了一個宋國,而因此得到了楚國和魏國兩國的依附。

秦昭襄王認為還是不救宋國為好,而且當時的宋王被稱為桀宋,像夏朝最末的一個君主桀。

宋國滅亡後,齊湣王覺得滅宋,齊國出力最多,魏國和楚國好像沒出甚麼力,於是齊國就趁著楚國從宋國撤軍的時候去追擊楚軍,一下子就把楚國打敗了,盡割淮河以北的土地300里,然後它又去打魏國,把魏國也給打敗了。

(旁白)在取得了一連串的軍事勝利後,齊王犯了和宋王一樣的毛病。他認為自己殘燕滅宋,拓地千里,敗梁割楚,威加諸侯,於是準備進攻東周。他攆走了規勸他的孟嘗君,殺死了規勸他的大臣和百姓。隨後,齊國境內發生了三件怪事。按照《戰國策》的記載,其一是天降血雨,方圓數百里腥臭難聞;其二是地陷,泉水湧出;其三是有人當關而哭,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三大異象,實際上是天、地、人三重警告,但是齊湣王絲毫不放在心上。

西元前284年,當齊湣王極其狂傲時。燕國的燕昭王已經等了28年了,他覺得滅齊的時機成熟了。他問大將樂毅,現在是不是一個滅齊的好時機?樂毅說這機會很好,但是靠我們燕國一國兵力還不行,需要聯合其它諸侯國和我們一起進攻。

燕國就聯繫了南韓、趙國、魏國和秦國,5國聯軍由樂毅做總司令去進攻齊國。雙方交戰第一戰在濟西,齊國兵敗後,秦國和南韓就撤軍了,趙國攻佔了河間地區(現在的山東省高堂縣和堂邑縣一帶),魏國佔領了原來宋國的土地。而樂毅一鼓作氣,半年就打下齊國七十多個城市,包括齊國的都城臨淄。

當時齊國在滅了燕國之後,把燕國的寶貝都搬到齊國,這回臨淄被攻破,他們又把原來燕國的寶貝,還有齊國的寶貝又都運回了燕國。

齊湣王一看無法抵敵就跑了,他帶著一個大臣夷維首先跑到了衛國,是原來的齊國的屬國。

到衛國後,衛國的國君對他們非常的客氣,把自己的宮殿讓出來給齊王住,飲食、甚麼供給一切都非常的好,但是齊湣王對待衛國的國君和大臣就像奴僕一樣喝斥,把他們呼來喝去,衛國的大臣就把齊湣王趕走了。

齊湣王又跑到魯國,他派夷維作為前驅去探信,夷維問魯國國君將會以甚麼樣的禮儀來接待齊湣王?(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