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三家分晉以後,中國就進入了戰國時代,在三家之中最強大的就是魏國,魏國的國君是魏文侯,他是魏桓子的孫子,當時魏國佔領的土地處在戰國七雄的中間位置,西面是秦國、南面是楚國、北面是趙國、東面是南韓,再往東是齊國和燕國,這是黃河流域最肥沃的中原腹地,也是魏國的地利優勢,但是使得魏國興盛起來的一個關鍵原因是人才。魏文侯是一個知人善任的君主,他開創了魏國,超過半個世紀的強盛局面。)

魏文侯的名字叫魏斯,在《史記》上也叫魏都,說他一共做了38年的國君。但是根據《戰國志考訂》的說法,魏文侯從西元前446年到西元前396年,一共做了50年的國君。

關於魏文侯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故事。有一次,他在和群臣吃飯的時候,外面下著大雨,快到中午了,他突然間決定要出去一下。群臣就勸他說,現在外面下著大雨,國君冒雨能出去做甚麼呢。魏文侯說我和虞人有一個約會。在戰國時代,「虞人」是掌管山林田澤的官員,相當於現在的農林部長。

魏文侯說我跟他約好了,現在要去打獵。大臣們就說,現在下這麼大的雨,怎麼可能去打獵呢?魏文侯說,恰恰是因為我不能去打獵,所以我要親自去找他取消約會。於是魏文侯就冒著大雨,從宮裏邊出來。百姓看見國君冒著大雨出宮,都不知道國君要做甚麼。後來聽說國君是為了告訴虞人取消約會,都覺得魏文侯是個非常有信用的國君。

魏文侯非常注重儒學,按照《史記・魏世家》的說法,魏文侯曾經「受子夏經藝」,就是說他是子夏的學生。子夏是孔子的學生,比孔子小44歲。子夏是一個很難接觸的人。《荀子》這本書記載說,子夏非常窮,就有人勸他,說你都窮到這個份上了,為甚麼不去謀求富貴呢?子夏說,如果國君對我傲慢,我不屑於做他的臣子;如果是大臣對我傲慢,我就再也不見他。所以說他能夠作魏文侯的老師,想來魏文侯對他是非常的客氣。

但是,子夏應該沒有教過魏文侯很長的時間,因為當魏文侯把子夏請到西河地區教學時,是在西元前407年,而子夏是西元前507年出生的。就是說那個時候,他已經是一個100歲的老人,而且剛剛因為失去兒子哭瞎了眼睛。所以魏文侯主要可能是跟子夏的兩個學生,一個叫做谷梁赤,一個叫公羊高學習。

凡是研究儒學的人,可能對這兩個名字印象比較深刻。我們知道孔子寫了一本書叫做《春秋》。谷梁赤和公羊高就是負責教授《春秋》的。他們講課的講義,後來被記錄下來成為《春秋谷梁傳》和《春秋公羊傳》。這兩本書後來也成為儒家的經典。漢代有一個大儒叫董仲舒,他就是專門研究《春秋公羊傳》的。

除此之外,魏文侯以客卿的禮對待段干木。段干木也是個非常著名的儒生,也是子夏的學生。每次魏文侯駕車經過段干木住的鄉里,他一定要站起來,手扶著車前面的橫樑,向段干木住的地方致敬。

除了重視儒學之外,魏文侯還非常注重法律。他手下有一個人叫李悝,在《史記》上也寫做李克,曾經為魏文侯做過10年的相。李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制定了一部比較系統的成文法典的人。這本書叫《法經》。所以李悝是非常注重法律。很多人把他歸為法家,但是我認為這是一個不準確的說法。他只是一個非常注重法律的人。但是當年商鞅從魏國去秦國,勸秦孝公變法之前,唯一帶的一本書就是李悝的這部《法經》。

關於李悝的主張,我們在《史記》上已經很難看到了。我們只能夠看到李悝和魏王之間的一些對話。但是在《漢書・食貨志》上,對李悝當時的一些法律和治理國家的方式有一點點的介紹。

李悝的一個主張是「盡地力之教」,實際上就是鼓勵農業生產;另外一個就是推行「平糴法」,就是平抑糧價。這樣百姓才能夠富裕起來。他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做法,就是李悝在管理一個地方的時候,對那些非常無關緊要的小案子,他會讓原告和被告比賽射箭,誰的箭射得好就算誰贏,鼓勵老百姓去習練武功和射箭,使得魏國的戰鬥力大大提高。

(旁白:魏文侯通過重視儒學實現了文治,通過李悝建立了完備的法律體系,在開疆拓土的武功方面,魏文侯也是一個頗有建樹的人。他任用樂羊佔領了中山,任用西門豹治理了鄴城,任用吳起佔領了西河,可謂武功顯赫,這些一代名臣名將又是如何建立他們的功業呢?)

我們先說一下樂羊子,這個人我覺得他的一生有三個方面比較好。第一是妻子好,第二是後代好,第三是打仗好。

先說他「妻子好」。大家可能都學過一篇初中的古文課文,叫《樂羊子妻》,摘自《後漢書・列女傳》。講的就是樂羊子有一次在野外走的時候,看到地上有一塊別人丟掉的金子就把它撿起來,拿回來之後給妻子看。他說,妳看我撿了一塊金子。

他妻子說:「我聽說志士不飲盜泉之水,廉者不受嗟來之食。你怎麼可以去撿,別人掉下來的東西,來給自己的品行增加污點呢?」樂羊子被妻子說得很慚愧,於是就把金子扔回到了原來撿起來的地方,然後樂羊子就準備出去學習。

他只出去學了一年就回來了。妻子跪在家門口問他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樂羊子說,其實沒有甚麼事兒,只是因為離家太久了,很想念你們。

他的妻子就拿著一把剪刀,走到她的織布機前,指著一匹布說,這是蠶絲織成的布,一根一根的蠶絲累積起來才能夠成為一寸,一寸一寸的累積起來之後才能夠成為一丈的布匹。這樣的布才有用,才可以做衣服。如果我織到一點點就把它剪斷,那麼這匹布就廢了。君子的學習就要像織布一樣,每天都能夠知道一些自己以前不知道的知識,這樣日積月累才會有所成就。

於是樂羊子聽從妻子的勸告,出去又學了七年,終於完成了他的學業。

當時在魏文侯準備對中山用兵的時候,就問大臣翟璜誰能夠打下中山國?中山國跟魏國並不接壤,它在趙國的北面。但是魏文侯認為,如果中山被趙國吞併,那麼趙國的領土就會變得更大,國家就會變得更強。所以他當時是從趙國借道,去攻打中山。翟璜就推薦了樂羊。

樂羊在受命之後,魏文侯手下有很多大臣都非常不服氣。為甚麼呢?就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驟然間得到了一個國家的兵權。他們就勸阻魏文侯說,千萬不能夠讓樂羊領兵,因為樂羊的兒子就在中山國為大夫。

中山國國君叫姬窟,這個人經常是晝夜顛倒地享樂,國家的失業率非常高,而且災異屢現,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苦。魏文侯覺得這是一個打擊他的好機會,於是他還是把兵權交給樂羊。樂羊具體打仗的作戰方略在《史記》上沒有記載,但是他一路勢如破竹,很快就打到了中山國的都城。

那麼當時中山國的國君就很惶恐,大夫公孫焦就出了一個主意。公孫焦說樂羊的兒子樂舒現在正在中山國做官,我們就讓樂舒走上城頭,跟他的父親講和。如果他不能夠講和,就把他殺掉。

於是樂舒就到了城頭。還沒有等樂舒開口,樂羊就罵他的兒子,「不肖子!作為一個大丈夫來說,危邦不居、亂邦不入。在這樣的一個國家,國君不恤國政,你又不離開他,本身就等於是在助紂為虐。現在你讓我不攻城也可以,但是你必須要勸你的國君馬上出來投降。」

他的兒子說投降或不投降,不是我作為一個大臣能決定的,但是請你寬限一段時間,我要跟國君商量一下。

樂羊說好,給你一個月。樂舒就回去了。經過一個月,樂羊又問他兒子,商量得怎麼樣了?樂舒說,哎呀,還是沒有商量好。樂羊說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一共這樣三次,就是整整三個月的時間,樂羊沒有攻城。

消息傳回到魏國後,那些當時就阻止樂羊領軍的大臣紛紛上書魏文侯說,我們現在國家對外作戰,經過了這麼遠的路,把糧食從魏國運到中山,每一天都要花很多很多的錢。如果樂羊不攻城池,在那裏就是「老師費財」(即勞師軍隊出征日久早已疲憊,白白耗費錢財,也沒有甚麼好處),就是讓我們的士卒變得疲弊,然後還耗費了國家很多的錢。而且他為甚麼不打?就是因為他的兒子在那兒,所以希望主公能夠把樂羊撤掉,換一個將軍。

魏文侯就問翟璜,因為翟璜是推薦人嘛。魏文侯說樂羊為甚麼現在不攻城?翟璜說他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魏文侯就置之不理,不聽那些大臣的,反而不斷派人到前線去慰問樂羊的軍隊。然後在國都中給他建一個大房子,等待樂羊的凱旋。

樂羊聽到這些消息後也非常感激。他跟手下的人說,我之所以停止攻城,就是因為原來的國君是不管中山國老百姓死活的。如果我攻城攻得急,中山國的老百姓死傷必多,我希望通過這樣的一個方式,能夠收買他們的民心。

我們也不知道後來他的後代樂毅是不是也出於這樣的考慮,在齊國只剩下兩個城的時候,樂毅當時也是圍了好幾年的時間沒有打。(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影片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影片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