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四30周年,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舉行研討會以及年度頒獎典禮,不過4位得獎者都無法出席,能來港出席的大陸會員也寥寥無幾。

相隔兩年,獨立中文筆會星期五(19日)在香港再度舉行頒獎典禮,但只有10位大陸作家能夠赴港出席。4位來自大陸的獲獎者有3位被囚禁,包括劉艷麗、劉飛躍和唐荊陵。另一位獲獎者譚松流亡美國。

譚松以14年的時間走訪12個縣市,採訪了上百位土改親歷者,寫下近40萬字的口述史書《血紅的土地:中共土改採訪錄》,揭露了這段中共暴政最黑暗的部份。他曾在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任教,因研究調查土改真相,2017年被學校開除,被迫流亡美國。

譚松在筆會網站上發表獲獎答謝辭,他坦言在專制的威壓下曾想過退縮和放棄,但支撐他堅持下來的一大原因就是他所調查採寫的苦難本身。每當他感到害怕想放棄時,他所了解到的那一幕幕悲劇就湧上心頭,尤其是那一個個慘死在暴政下的無辜生命,總是覺得他們沾滿淚水和鮮血的臉在自己眼前晃動,總是感到他們的在天之靈在注視著自己,這讓他很痛苦,也讓他更堅定。如果不知道就算了,但既然知道了,他就無法沉默。

對於大陸作家來港人數比上一屆更少,筆會協調人蔡詠梅認為,除了中共控制越來越緊之外,也是由於今年年份敏感,今年既是六四30周年,又是五四運動100周年,所以最近這個情況看得很緊。

獨立中文筆會協調人蔡詠梅。(宋碧龍/大紀元)
獨立中文筆會協調人蔡詠梅。(宋碧龍/大紀元)

筆會會長廖天琪表示,現在大陸的言論、出版和新聞自由的形勢越來越嚴峻。在香港舉行這個活動好像是風向標一樣,可以觀察有多少大陸會員能夠出席,畢竟香港的言論自由也受到限制。

有一位大陸會員稱,自己吸收了上一次出來參加筆會會議的教訓,今次提早4天出發至澳門,並關掉手機,才得以入境。

大陸筆會會員趙達功則擔憂香港自由越來越退步,一旦「一國兩制」不存在、「淪陷了」,也許研討會就不能在香港開,要去其它地方。

當天還舉行多個研討會,探討香港新聞自由等議題,出席者包括香港著名記者程翔、前記協主席麥燕庭、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庭、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