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剛結束的中共人大會上,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再次提出要「穩就業」。由於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不少行業出現「裁員潮」,受過良好教育的白領也受到裁員和降薪的衝擊。

中共官方14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大陸今年2月的城鎮調查失業率攀升至5.3%。為近兩年來最高。 但外界認為實際數據遠高於此。

受到波及的除了製造業和建築業人員外,辦公室的白領們也正經歷裁員、降薪、福利減少等狀況。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中國白領的就業困境表明,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幅度比官方數據所公佈的還要大。

互聯網企業難逃就業困境

在2018年到來的這個互聯網冬天,一切被按下了減速鍵,被裁、離職、找工作、不安,構成該行業職場底色。

互聯網科技行業最近經歷了3次裁員潮。2019年的春季,對於這些親歷裁員潮的互聯網人來說,更重要的是陣痛、掙扎過後,如何安放自己——繼續留在互聯網尋找新工作還是徹底換個行業?

「全天氣科技」報道,2019年初,作為剛經歷了互聯網裁員潮的失業人員,王磊開始投遞簡歷找新工作。但他很快發現,若想拿到前東家能提供的高薪,幾乎已不可能。

最低薪資,能接受多少?王磊心理盤算了一會,最後把這一「底線」定在了「原有薪資的70%」。「如果是實力雄厚的公司、合適的團隊,可以接受『降薪』。」王磊說。

張宇辰任職於一家P2P公司。與許多耳熟能詳的P2P爆雷故事一樣,在一天之內經歷了「公司爆雷、老闆跑路、員工全體離職」的全套流程後,他的工作與存款雙雙落空。

失業時,張宇辰曾將目光投向了更多的行業,例如在線教育、電商等。

兜兜轉轉,張宇辰又回到了P2P,在一家朋友的公司供職。新公司並非他理想中的久留之地,如果有機會,他想再去試試保險公司。

2019年求職形勢 互聯網瘦身已成定局

2018年第四季度,互聯網/IT行業大類的招聘職位數同比減少了20%;具體的,僅IT服務(系統/數據/維護)子行業的招聘需求有小幅增長;其它,包括互聯網/電子商務、電腦軟硬件等在內的子行業招新需求均大幅下滑。

此外,從公司層面來看,2018年至今,互聯網企業裁員傳聞也接連不斷,包括騰訊、阿里巴巴、美團、京東、知乎、網易等在內的互聯網公司均先後被爆出大量裁員的消息,甚至擴散到了移動智能終端製造商魅族、錘子手機以及華為等企業。

儘管公司對裁員消息進行了否認、部份公司承認在進行內部人員架構優化和調整,但這些傳聞無疑均釋放出了互聯網行業正面臨裁員危機的信號,行業規模收縮已成定局。

「穩就業」無新意 沒有作用

李克強15日做政府工作報告時強調,「多管齊下穩定和擴大就業。紮實做好高校畢業生、退役軍人、農民工等重點群體就業工作,加強對城鎮各類就業困難人員的就業幫扶」。並提出一系列方案,其中包括,「改革完善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辦法,鼓勵更多應屆高中畢業生和退役軍人、下崗職工、農民工等報考,今年大規模擴招100萬人」。

就當局「穩就業」方面的舉措,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副教授劉爾鐸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些就業政策不會有甚麼新意。劉爾鐸說:「該實施的政策在1995年到2005年期間中國下崗再就業的時候已經用得差不多了。要說新政策的話,也只是提法上新而已,手段上也是用舊的。」

中國獨立媒體人林陽也表示:「中共官方釋放了一個訊號。給不穩定的市場打了強心針。但只能有一時的效果。」

不願透露姓名的北京互聯網教育機構負責人對港媒表示,政府政策對就業不會起到特別的作用,他說減稅降費過去也有,像社保寬減等,但「公司原打算請1,500人,不會因為政策的問題而多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