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兩會在中共內外交困之際舉行。此次中共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大規模減稅計劃。中共過去也承諾過減稅,但稅負不降反升。現在由於經濟下行,進行這麼大的減稅幅度,國內外對中共這一舉措沒有多少信心。

李克強公佈減稅措施 部長承認內部有分歧

3月5日早上,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作政府工作報告。

在這次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公開了中共的大規模減稅計劃,包括製造業增值稅率從16%減至13%,將交通運輸業、建築業等行業現行10%的稅率降至9%。另外,納稅人增值稅起徵點,從月銷售額3萬元提高到10萬元(人民幣,下同)等。

報告自稱,透過一系列減稅降費措施,今年將可為企業減負近2萬億元。這2萬億元減稅降費政策主要集中在增值稅、小微企業、個稅減稅和社保費降費。

不過報告明言,減稅降費會為各級財政帶來很大壓力,故各級政府今年要繼續過「緊日子」。

對於降低多少稅率,中共高層內部存在著分歧。

3月5日中午,中共工信部部長苗圩在「部長通道」上透露, 「在這裏我給大家透露一個小秘密」,在降低製造業增值稅稅率的問題上,中共高層內部「意見都沒達成統一」,有的認為降低一個點,有的認為應該多降一點。

「但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最後既不是一個點,也不是兩個點。」今天李克強宣佈,「製造業的增值稅稅率要從去年16%,再降低3個點,降到13%。」

中共政協委員公開表示「不踏實」

在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的狀態下,各界對中共政府報告並無多少信心。

港媒報道,中共政協委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副總幹事曲星公開承認,對前景「心裏不踏實」。他解釋,「減稅這麼大的幅度,民生這麼大的投入,發行國債、壓縮三公經費,可持續性究竟有多少?」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季志業表示,「我和其他委員的感覺,報告內容『不是那麼令人振奮』,……好像缺乏一種精神頭兒。」

於此對應的是,李克強當時讀報告的狀態。

當天,李克強在宣讀報告中,大汗淋漓,數十次拿起桌上的毛巾擦汗,汗珠仍不停地從額頭冒出,一度流進眼鏡裏。

法廣分析,李克強不停地擦汗,這大把的汗珠可能不是沒有來由。在這份萬言報告中,中美貿易戰的陰影驅之不散,處處透視著中國艱難的經濟前景。

報道說,李克強明白無誤地指,中國發展面臨多年少有的國內外複雜嚴峻局勢,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挑戰更多更大,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這都是在暗示中美貿易戰產生的負面影響及對未來中國經濟走向產生的不確定因素。

經濟學者:中共「減稅降費」暗藏對經濟發展更深遠威脅

經濟學專家沈凌對德國之聲表示,這次「減稅降費」是為了平息過去一年政府承諾減稅卻沒有得到落實所引發的民怨。他認為,政府減了一些稅,但增加了更多債務,是把負擔延到未來。

沈凌做了一個比喻,「減稅增債」就像是翹翹板。中共政府是翹翹板的支撐點,不管怎麼增減,支撐點是不動的。換句話說,它的開支是維持不變的。「開支沒有減少,就等於只是改變了一下收入的結構。」

沈凌說,地方債今年的安排要比去年增加八千億,原先是一萬多億,現在又增加到兩點一五萬億,「地方債就有八千億的增幅。 國債的話我沒看到這個數字,如果有的話,我估計也是在八千億或是更多的範圍。 」

中共每次減稅最後都變成加稅

中共在報告中強調要「減稅降費」,但實際上,中共在之前多年都大喊「減稅」,最終稅收卻不降反升。

以去年為例,中共也在說「減稅」,實際行動卻是用各種方法補足稅收,如企業交社保查核變嚴、明年起電商將交稅、創投基金將恢復最高35%稅率、娛樂圈加稅至42%等。

再比如,2006年,中共提高個稅起徵點,結果2006年的稅收為3.48萬億元,比2005年同比增長了20.94%;2008年,中共再次提高起徵點,雖然只提高了400元,但當年稅收增加了8600多億元;2011年中共再稅改,稅收增速達到22.58%,是GDP增速的2倍多。

今年1月1日起,中共實行了新的個稅政策。其中社保稅改由稅務局徵收,並實施社保稅新政。此舉被業內認為加重了企業的稅務負擔,同時又增加了中共的財政收入。

分析:中共防垮台 減稅是手段 目的穩就業

李克強在報告中,「風險」一詞出現了24次,「困難」13次,「穩」字被提及70多次。

港媒報道,京東數字科技副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指,今年(中共)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於宏觀政策層面,也間接印證今年勞動力市場壓力加大。

近期,中共提出的「六穩」中排第一位的是穩定就業。

今年中共對就業目標的設置出現了微調。去年政府工作報告設定:城鎮調查失業率5.5%以內——不能超過5.5;今年報告是:城鎮調查失業率5.5%左右——可以超過5.5。

大陸網絡的分析文章認為,從「以內」到「左右」,顯示了就業形勢的巨大變化。

由於中國經濟的下行,最近半年來,大陸各大公司裁員新聞屢屢曝出,中小企業經營也遇到挑戰。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這次工作報告可以看出,中共進行大規模減稅只是手段,其主要目的是:第一是穩定就業,第二是防範風險。中共為防止垮台,已經把最擔心的寫到了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