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朝時,有一位大臣名叫石奮(?─前124年),為人極其恭敬謹慎。石奮的四個兒子都以行孝謹慎聞名,而且他們和父親石奮一樣,都是官至二千石。漢景帝說:「石君和他的四個兒子都官至二千石,人臣享有的尊寵都彙集於一門。」於是稱石奮為「萬石君」。

萬石君告老退休後,有時出門,經過皇宮大門,一定遵循禮儀,下車疾步而行;看見天子乘車,也必定低頭表示敬意。

萬石君有時出門,經過皇宮大門,一定遵循禮義,跳下車來疾步而行;看見天子乘車,必定低頭表示敬意。圖為清 陳士倌《聖帝明王善端錄(漢)‧漢文帝一》。(公有領域)
萬石君有時出門,經過皇宮大門,一定遵循禮義,跳下車來疾步而行;看見天子乘車,必定低頭表示敬意。圖為清 陳士倌《聖帝明王善端錄(漢)‧漢文帝一》。(公有領域)

萬石君的子孫做官後回家探望他,萬石君出於對朝臣的尊重,必定穿上朝服才去接見他們,也不再直呼他們的名字。

子孫們犯下過錯時,萬石君不會厲聲斥責他們,而是對著桌子坐著,不肯吃飯。子孫們見狀,會互相提醒,找出自己過失所在,然後向萬石君謝罪,誠心改過,萬石君才會應答他們。

後人評價說,石家父子為人恭謹,所以能事君以忠,事父以孝,教子以慈愛,善化家國。

在漢朝,不僅像萬石君一家的高官如此,在鄉間有位小官,也以禮義修己化人。

仇覽,也叫仇香,擔任蒲縣亭長(編註:秦、漢時,鄉村每十里設一亭,亭長掌管當地治安)期間,鼓勵百姓從事農牧業,農務閒暇的時候,則鼓勵子弟們上學讀書。對於性格輕佻、喜好遊蕩的年輕人,仇覽就令他們服役,或耕田、或種桑,並且制定嚴格的規矩。仇覽平時力所能及地幫助鰥寡孤獨,他到任一年後,所管轄的地方有了很大的改觀。

仇覽擔任蒲縣亭長期間,常常勸說百姓從事農牧業。圖為清 冷枚 《耕織圖‧浸種》。(公有領域)
仇覽擔任蒲縣亭長期間,常常勸說百姓從事農牧業。圖為清 冷枚 《耕織圖‧浸種》。(公有領域)

仇覽剛到普京時,鄉里有戶陳家,家裏只有一對母子,兒子陳元和母親居住,一天,陳母狀告陳元不孝。仇覽驚訝地說:「近日,我經過你們家,看到房屋整齊,田地也按時耕種。你的兒子不是惡人,應當是教化不周罷了。」

於是,仇覽來到陳家,向陳元講述人倫孝行,並曉以禍福之理。後來,陳元終成一名孝子。

平日,仇覽閒居在家,也不忘用禮儀約束己身。妻子兒女不慎犯下過錯時,仇覽並不去責備他們,而是脫下自己的冠帽,回過頭來查找自己的過失;認為家人有過,是自己德行有虧,有失教化所致。直到妻子兒女們醒悟,在庭前向他拜謝後,他才帶上冠帽。仇覽有三子,都頗有文史才學,其中仇玄最為知名。

石奮和仇覽以禮義教化人,足以為後世傚法。

事據:
《八德須知全集‧禮篇》初集卷五
《史記‧萬石君列傳》卷一百零三
《後漢書‧循吏列傳》卷七十六